七月的海陵市在海风和烈日的交融下显得十分湿热。

    地铁里,一位大约二十岁左右的青年眉头深皱,看起来心事重重。

    他穿着洗得发白的衬衫,裤子上也满是布丁,让人感觉他是从大山里出来讨生活的山民。

    他叫萧辰,自从五岁那年他生了场大病,被路过的老师傅带走后,到如今已经有十五年没有见过亲生父母了。

    就在两天前他接到父母的电话,家里公司濒临破产,自己的妹妹即将被迫嫁给一个纨绔富二代,父亲也累病倒了。

    突然得知这一件件事情,让他心情骤然沉重起来。

    他依稀记得小时候,妹妹被人欺负,是他把那些人都打跑的,只有在他身边,妹妹才不会哭闹。

    如果没记错,妹妹如今才十九岁,还在读大一,却要被迫嫁给一个纨绔富二代。

    他不能眼睁睁看着家人受苦,于是毅然告别了师傅回到了海陵市。

    “放心吧,妹妹,哥哥回来了,我不会让任何人强迫你做不愿意的事。”

    “叮。”

    地铁到站,车门打开后,一位身材高挑的女子提着一款lv的手提包走了进来。

    再次回到海陵市,萧辰对什么都特别好奇,他不经意瞥了一眼过去,微微愣住了。

    这女人太漂亮了,跟自己在山里见过的那些女孩完全不一样。

    她穿着黑色如琉璃般的露肩短纱裙,似羽毛般的轻柔。

    碧瞳如夜海波澜,有着淡淡且妖娆的白雾,更显迷人,浑身都透露着一股成熟女人的韵味。

    樱唇柳眉,白皙的肌肤和娇俏的瓜子脸,似画中走出来的妖精般好看,美的完全不像是一个人。

    单单这身打扮就能看出这女人身份不一般,非富即贵。

    就在萧辰欣赏美女的时候,一个贼眉鼠眼的男子在拥挤的人群中往前蹭了蹭,悄悄靠近了女子。

    他四处悄悄张望了一下,慢慢的把手伸入她的lv包包里拿出了一个钱包。

    萧辰在大山中跟随师傅修炼了十几年《九品玄典》,耳聪目明,瞬间就注意到了这个小偷。

    他拿到钱包后,又低头瞥了一眼女子,眼中闪动着不怀好意的目光。

    不得不说这女子穿着一件短裙,将一双修长白皙的大腿露出来,让很多人都移不开目光。

    正当小偷想趁着人多混乱时伸出手,突然另一只手伸了出来,一把抓住了他。

    “喀嚓。”

    一道清脆的骨裂声让小偷瞳孔一缩,他涨红了脸却不敢大声叫出来。

    “小子,适可而止就行,把钱包交出来,我放你一马。”

    萧辰走到他身边懒洋洋的说道。

    “行,老子今天认栽了。”

    小偷将钱包交了出来,眼中满是怨毒之色。

    萧辰接过钱包刚塞回女子的lv包包中,只见小偷突然拍了一下女子的屁股。

    “啪!”

    声音不大但是萧辰却听的清清楚楚,他也是一脸懵逼,没想到这小偷胆子够肥啊。

    那女子也惊羞的猛然转过身,怒目而视盯着身后的萧辰厉声质问道:“流氓!你想干什么!”

    萧辰见她脸色不对刚想解释时,小偷突然喊了一句。

    “小姐,我看到了,就是他干的!大家把这个流氓抓起来。”

    这时,附近的众人纷纷对萧辰投向鄙夷的目光。

    “这小伙子看起来想个老实人,居然干出这种事。”

    “年纪轻轻就在地铁公然猥亵,快报警吧,让警察来处理。”

    “通知地铁的执勤保安,不让这个人渣跑了。”

    “……”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所有人对此都无不义愤填膺。

    萧辰也懵了,他见义勇为不成,反倒成色狼了?

    而小偷这时也趁乱溜了出去,隐藏到人群中,静观其变看事态升级。

    面对众人的谴责和女子几欲杀人的目光,萧辰只觉得头皮发麻。

    他刚回海陵市就被一个小偷给摆了一道,而且还面临着坐牢。

    这事如果不能妥善解决,他就要在警察局待了几天了。

    可是自己的亲妹妹还等着他呢,父亲也病倒了,家里已经没了主心骨,这个节骨眼上,他不能出事!

    “执勤保安来了,大家让一让!”

    众人让开一条路,三名穿着特勤服的男子走了过来。

    萧辰心中一秉,得赶紧想办法了,否则就算他是无辜的,也得在局子里等上三五天让警察调查清楚。

    “没办法了,我只能用那个了……”

    想到这,萧辰暗叹了一口气,双眼蓦然亮起一道微光!

    萧辰双眼微光闪动片刻,立刻急中生智改口道:“小姐,你弄错了,我不是耍流氓,其实我是医生,你有病。”

    他这话也不是乱说的,这女子的确有病。

    他自幼修炼《九品玄典》到十岁时,突然有了透视能力。

    如果不是形势所迫,他也不愿意利用透视眼去窥伺女子的身体。

    “你才有病,我看你是脑子有病!”

    女子根本不信萧辰的话,反而愈发气愤。

    萧辰又继续说道:“你大腿根部是不是有一颗红斑?”

    女子闻言有些震惊,他怎么看到的?

    难道这色狼趁着人多混乱的时候,不止摸了她一下?

    自己居然还一丁点都没发觉,她越想越气,愤怒的呵斥道:“住口!你这个色狼!”

    “是啊,这人太不要脸,自己做了那种事,还好意思大庭广众之下说出来。”

    “这个人渣应该让他把牢底坐穿!自己不要脸了,还不顾及人家大姑娘的颜面。”

    “快让保安把他抓起来,法律会制裁他的!”

    “……”

    萧辰的话如同一石激起千层浪,瞬间引来了众人再一次的谴责。

    他瞬间也明白了自己说话有些欠考虑,这种女孩的私密事,自己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来,也难怪众人反应这么大。

    萧辰只好继续硬着头皮继续编下去,否则已经自己就得栽这里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