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等!你们不要误会,我可没有偷窥她,我学的是中医,从一个人的气色上就可以看出她的身体是不是有隐患。”

    “你们看她的眉冲穴到承桨穴这一条线,隐隐发黄,这是毒素积累在体内的征兆,再看她的额头天冲穴有细密的汗珠,这表示你的病根在大腿部。”

    萧辰也见众人都被他的话给吸引住了,暗自松了一口气。

    女子皱了皱眉头,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眼神里还有一丝不信任。

    萧辰趁热打铁继续说道:“小姐你这红斑是不是时而瘙痒,时而痛疼。去医院检查会被误诊为股藓,就算擦了药也没用,对不对?”

    “你!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女子终于有些诧异了,萧辰所言丝毫不差,自己去医院看过,医生都说是股藓,只是小病,擦了药就没事,但是这么久过去了也不见好转。

    萧辰见女子惊讶的表情就知道自己全说中了。

    “我随自幼随我师傅学习中医,之前只是个误会,我并不是耍流氓,而是为你诊断罢了,如果我没猜错,你应该是因为压力过大导致郁气郁结体内,再加上海陵市的天气湿热,导致这毒疮爆发,如果不早点医治会有很大的隐患。”

    萧辰干脆背了这口黑锅,顺理成章的解释道。

    “那你说了这么多,有办法医治嘛?”

    虽然萧辰解释的合情合理,但是她还是半信半疑。

    毕竟中医这东西,现在年轻人没几个懂了。

    一个年纪看起来才二十岁左右的青年,还会中医?

    而且萧辰说的头头是道,只可能是两种情况,要么他是在胡编乱造忽悠众人,要么他真的是神医,单单看面相就能判断病症。

    “小子,我怎么觉得你是觉得我们不懂中医,故意用这个幌子哄骗我们吧?”

    一位好心的大哥率先发出了质疑。

    “是啊,你看他才二十岁左右,就算学过中医又能厉害到哪里去?单凭面相就能判断病症?我不信。”

    “海陵市中医院的老教授估计也没这么神吧,这小子肯定是在骗我们。”

    也有不同意的人说道:“人不可貌相,小伙子我相信你。”

    “我虽然不懂中医,但是从这小姑娘的表情来看,这小伙子显然都说对了。”

    人群中出现了两种声音,两伙人立刻叽叽喳喳吵了起来。

    “好了!大家安静一下。”

    执勤保安走了过来,众人立刻不再多言。

    为首的执勤保安扫了一眼萧辰道:“刚刚你的话我都听到了,想证明你清白的话,只有一个办法。”

    “当场治好这位小姐,我们就都相信你了。”

    执勤保安话一出口就得到了众人的肯定,这个办法好,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就知道了。

    “行,那要看这位小姐同不同意让我为她治病了。”

    萧辰点头道。

    众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女子的身上,想知道她会不会同意,因为都想亲眼看看萧辰是如此治病的。

    女子闻言犹豫片刻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

    “小姐,请你把手臂露出来。”

    女子摞起衣袖,露出了白皙的手臂。

    萧辰从怀里取出一个破旧的布袋,打开后上面别着十几根银针。

    “咦,他居然随身带着银针,看来他是想用针灸治疗了。”

    针灸是中医治病的一个重要手段,也是非常难学的一个领悟。

    别说名牌医学院毕业生都学不会这个,就是一些工作十几年的老中医也不一定能融会贯通。

    当萧辰拿出银针的一刻,所有人对他的话不禁更信了一分。

    萧辰取下一根银针分别在她手臂上的曲潭穴、尺潭穴、少海穴上各自扎了一下,又飞快的拔出来,手法之快让围观众人都诧异不已。

    这三个穴位是手臂上的主穴位,穴位下是身体重要的经脉,很多毒素都在积累在此。

    银针扎下,但是让女子奇怪的是,这银针扎在手臂上竟然没有刺痛感,反而有一股轻微的酸胀感。

    萧辰接着一口气又扎了数下,随着萧辰的施针,女子手臂上出现点点血迹。

    “为什么不将银针留在穴位上?这种施针手法好奇特,我简直闻所未闻。”

    有人诧异的开口道。

    “我曾在京城的中医院有幸见过一位老中医施展针灸手法,这叫挑针,扎针的时间、长度都十分讲究,需要极其娴熟的手法和经验才能做到,这小伙子不一般啊。”

    另一人看着萧辰施针,不禁看入了神。

    “这么说来,这小子不仅真的是中医,还是一位神医了?”

    “是不是神医我不知道,但是他肯定是个高手,一定是师承高人。”

    众人闻言,都纷纷擦亮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萧辰,想看看最最后结果到底是什么。

    萧辰此时全部心神都集中在为女子施针上,只要治好了女子,那么误会自然解除,他也能自证清白。

    随着时间过去,女子手臂上扎了十几个血孔。

    “啊!”

    突然女子吃痛的闷哼了一声。

    “是不是红斑处有刺痛感?”

    萧辰问道。

    女子点了点头,脸色有些发白。

    “你忍耐下,马上就好了。”

    萧辰从针袋上取下一根稍微粗点的银针,看准一个穴位,立刻扎下。

    这一针和以前的有所不同,银针足足扎入了三分,女子也感觉到了刺痛感。

    “不行,好疼啊。”

    女子忍不住开口道。

    萧辰没有回应她,而是用手指在银针的半截针尾上轻轻一弹,银针陡然颤动!

    女子手臂上的十几个血孔却诡异的干涸、结痂了。

    仅仅一秒后,萧辰立刻拔出银针。

    滋!

    一股紫黑色的血水猛然从针眼喷出,溅射在空中。

    “快看!这血是紫黑色的!”

    “怎么会有黑血?太奇怪了!”

    “……”

    众人诧异的叫出声来,惊呼声此起彼伏。

    这情形确实太过诡异,针孔里流出的黑血居然射在了空中,让大家震惊的久久回不过神来。

    萧辰收了针,凑过去低声说道:“你回去看看那颗红斑,应该已经消退了,以后多注意休息就好了。”

    女子闻言脸色微红,虽然在大庭广众之下不方便查看,但是她能感觉身体骤然轻松了许多。

    “谢谢你。”

    女子看着萧辰的目光已经变得有些异样,充满了感激。

    此时,围观人群中,有一双怨毒的眼睛紧盯着萧辰。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