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辰的父亲萧居正在年轻时就打下了一份基业,建立了萧氏集团。

    在海陵市,萧家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平日里萧家大门都是访客不断,如今却冷冷清清。

    萧辰走进了萧家大院,这个熟悉的地方让他一时间感慨万千。

    咚咚咚。

    萧辰敲了敲门,很快门内就传来一个熟悉的女人声音。

    “今天不接待客人,请回吧。”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萧辰忍不住喊了一声道:“妈,我回来了。”

    大门突然打开,一位大约四十岁左右的女子,一脸欣喜的看着萧辰。

    这是他的母亲,李宜珊,虽然已经四十多岁了,但是皮肤包养却是极好。

    “儿子,你终于回来了。”

    李宜珊眼圈有些发红,多年没见面,突然看到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好了,有什么以后再说,我们先进去吧。”

    萧辰笑了笑道。

    李宜珊点了点头带着萧辰走了进去喊道:“居正,宛如,小辰回来了。”

    “什么?哥哥回来了?”

    坐在沙发上发呆的女孩闻言猛然回头,朝着萧辰冲了过来。

    萧辰还没有反应过来,怀里已经窜进了一个身材娇小的女孩。

    “哥,我想死你了。”

    萧宛如如同小孩子一般扑在他怀里说道。

    萧辰摸了摸她的头说道:“行了,都这么大的姑娘家了,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萧宛如脸色有些微红,撒娇似得吐了吐舌头。

    转眼就十五年过去了,以前那个躲在他背后的小女孩都长的亭亭玉立了。

    沙发还坐着一个男人,他的脸色略微有些发白,精神状态也不太好。

    但是他依旧强撑的坐直身体,欣慰的对着萧辰点了点头。

    父爱如山,不需要太多的言语,有时候一个眼神就足够。

    一家人再次团聚,寒暄了片刻。

    萧辰率先开口问道:“爸,家里现在什么情况?”

    谈到这个话题,气氛骤然降温,众人都沉默了不说话了。

    萧居正长叹了一口气道:“你爸没用,不仅保不住这份家业,现在连自己的女儿也保不住了。”

    “公司这几个月财务赤字愈发严重,负债累累,已经到了濒临破产的地步。”

    萧辰皱了皱眉头又问道:“宛如的事又是怎么回事?”

    “江氏集团的少董江邵天,他想让萧宛如嫁给他,如果不答应的话,他会立刻联手其他几家公司,恶意并购萧氏集团。”

    恶意并购是指采取非协商购买的手段,强行并购目标公司股份。

    萧氏集团已经上市了,萧居正作为大股东,但其实手中只有百分之三十的股份,股份占比低于百分之51就没有绝对的话语权。

    只要江邵天有足够的钱,萧氏集团就成了砧板上的鱼肉了。

    “那我们不能找人借钱,回购那些卖出去的股份嘛?”

    萧辰问道。

    “现在我们萧家势微,谁会冒着得罪江邵天的风险借给我们钱?”

    萧居正苦笑着摇了摇头。

    很显然,江邵天是有备而来,把萧氏集团的退路都堵死了。

    一旁的萧宛如听完这些话,脸色微微有些黯然。

    萧氏集团可是父亲一辈子的心血啊,父亲不能失去它。

    她心里挣扎着,在做出一个艰难的决定。

    这时,大门突然打开,一群人气势汹汹的走了进来。

    为首的一人是一名二十余岁的男子,带着邪魅的浅笑,鹰钩鼻上顶着一副金丝眼睛。

    那双细小的眼睛如同伺机而动的毒蛇般紧盯着目标。

    “江邵天!你想强闯民宅不行?”

    萧居正看到来人,气愤的站了起来指着江邵天。

    “呵呵,我为什么不能来?我的‘岳父’大人,很快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江邵天毫不动怒,反而笑着说道。

    “你就死心吧,我不是不会嫁给你的。”

    萧宛如皱着眉头,断然拒绝道。

    “那可由不得你了,你们要明白,现在萧氏集团现在负债累累,它的命运完全掌握在我的手里。”

    江邵天自顾自的坐下,四处张望了一下说道:“这房子不错,大概值个两百万吧,就算你把房子卖了,也填不上资金漏洞吧?”

    江邵天的话让萧居正脸色一白,他说的都没错。

    就算自己把能卖的东西都抵押掉,也是杯水车薪,堵不上巨大的资金缺口。

    “据我所知,你已经有未婚妻了,为什么还要揪着我家宛如不放?”

    江邵天和萧宛如以前素未相识,而且江邵天早就有婚约在身,身边也根本不缺女人,这件事显然有问题。

    江邵天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也没有否认。

    萧居正混迹商场多年,很快就能想明白,江邵天是想通过萧宛如得到萧氏集团的控制权。

    为了钱,江邵天都能放弃自己的未婚妻,只要江邵天得到了想要的,宛如肯定会被他一脚踢开,他怎么能把女儿交给这样一个禽兽。

    “我今天来不是征求意见的,是通知你们,明天我就准备订婚宴,所以我要把我的未婚妻带回家。”

    江邵天身后的几名保镖立刻朝着萧宛如走过来,气氛顿时变得紧张起来。

    “你敢!信不信我打电话报警了!”

    萧居正怒斥道。

    “萧总,你还是先想想怎么拯救萧氏集团,再考虑救你女儿吧。”

    江邵天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根本不担心。

    退一万步讲,就算萧家要跟他闹个鱼死网破,他还有杀手锏呢,这块肥肉,他是吃定了。

    “动手,把我的未婚妻带走。”

    江邵天冷冷的下了命令。

    几名保镖很快行动起来,想要抓住萧宛如。

    “你征求过我的意见卡嘛?”

    一道冷冷的声音突兀的响起。

    这声音如同极地的寒风般让人毛骨悚然。

    江邵天这才注意到,萧家多了一个二十岁左右的青年。

    他狐疑的上下打量了一眼萧辰,并没有贸然动手,而且问道:“你是?”

    “萧辰,宛如的哥哥,这个家由我做主。”

    在那一瞬间,江邵天猛然感觉自己仿佛被一只嗜血猛兽给盯住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