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邵天凭借多年混上流圈子的社会经验,很快就镇定了。

    就是一方巨富,大佬级的人物他都见过,一个小小的青年想吓住他?

    “呵呵,原来你就是那个十五年没回家的萧辰?我听说过你。”

    江邵天显然把萧家的底细查的很清楚,萧辰的出现让他有些意外,不过在他眼里,萧辰只是一个小人物罢了,算不上什么,也不会影响他的计划。

    “给你一个机会,带着你的人滚出去。”

    萧辰冷冷的下了逐客令。

    “好大的口气,你是不是在大山里待久了,不知道我是谁?”

    江邵天冷笑着看着他。

    “知道,你不过是一个做梦想癞蛤蟆吃天鹅肉的傻逼。”

    江邵天闻言,眼中冷芒一闪道:“牙尖嘴利,给我把他抓起来。”

    他带来了六个保镖,都是一等一的高手,就萧辰这个小身板一个都对付不了。

    六名保镖立刻将萧辰围在中间,堵住了他的退路。

    “给我打断他的双腿,废了他,教教这小子什么叫天高地厚。”

    萧居正脸色一变立刻开口道:“住手!江少,你真的要赶尽杀绝嘛?”

    “哟,现在改口喊我‘江少’了?我的岳父大人,你倒是比你儿子识时务。”

    江邵天冷嘲道。

    萧居正额头青筋暴起,压抑着心中的愤怒。

    形势比人强,只要能救他儿子,他就算丢了这老脸又何妨。

    “江少,有什么事,我们可以好好商量,犬子不懂事,希望您高抬贵手。”

    萧居正脸上已经有些哀求之色了,他已经十五年没见他儿子了。

    这才刚见面,儿子就要被人打断双腿,他拼了老命也不能让这事发生。

    “那好,我也不是不讲理的人,只要宛如嫁给我,那么萧辰就是我小舅子,我怎么可能对付自己的小舅子,您说是不是?”

    江邵天的话已经说的很明白了,萧居正如果不答应,那么萧辰今天就难逃一劫。

    “我……”

    萧居正脸色挣扎着,一个是他儿子,一个是他女儿,他谁也都不想放弃。

    “我答应你!”

    萧居正听到这个声音一怔。

    说话是萧宛如,她脸色惨然的笑了笑,十分勉强。

    “哦?萧小姐终于回心转意了?那就皆大欢喜了,不是嘛?”

    江邵天笑着挥了挥手,示意保镖退后。

    “我答应你了,你走吧,放过我家人和我爸的公司,明天订婚宴我会准时出席。”

    “宛如!你真的要嫁给他嘛?”

    萧居正痛苦的看着她,他能看出女儿心中的挣扎,为了救萧辰和公司,女儿居然决定委身求全。

    “我…已经决定了。”

    萧宛如脸色惨白,点了点头。

    顿时,萧居正的眼泪情不自禁从眼眶中流下,他痛恨自己的无能。

    “哈哈哈,好,那明日还请各位都不要缺席我和宛如的订婚宴。”

    江邵天笑的极为猖狂,这么轻而易举完成了计划的第一步,让他心情大好。

    “你是聋子嘛?我说了,这个家由我做主,没有我的同意,你谁都带不走。”

    萧辰再次开口,声音愈发寒冷,这个江邵天已经让他彻底动怒了。

    “哥哥,你别冲动。”

    萧宛如瞥到了江邵天毒蛇般的目光,心中一秉,立刻开口劝道。

    “妹妹,你躲在一边去,从小我就挡在你前面,有我在,没人能欺负你,现在也是一样。”

    萧辰摸了摸她的脑袋,笑着说道。

    但是萧宛如依旧是一脸担忧,那六名保镖看起来气势汹汹,显然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真是不知死活,我看在宛如的面子上,已经放了你一马,你如果现在跪下给我道歉,我能大人不记小人过。”

    江邵天不屑的瞅了一眼萧辰,他查过萧家的资料。

    萧辰五岁时就被人带走,住在大山中,一个没钱、没人脉、没势力的土包子想威胁他,太可笑了。

    正如螳臂当车,自不量力。

    “如果你跪下给我妹妹和父亲道歉,我也可以大人不记小人过。”

    萧辰将这话还给了他。

    “啪!”

    江邵天猛得一拍桌子,萧辰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他,让他已经失去耐心了。

    “动手,不仅给我打断他双腿,把他那张嘴也给我抽肿!”

    江邵天一声令下,六名保镖应声而动。

    两名保镖一左一右堵住他,正面有三人一齐动手攻了过来,身后还有一人在伺机而动,让萧辰四面受敌。

    这六人配合的天衣无缝,就是一般的当兵退伍的军人面对这种情况,也会手足无措。

    萧宛如已经吓的闭上了双眼,不敢看这一幕。

    “砰砰砰!”

    三声闷响。

    紧接着三名保镖也随之倒飞出去,重重的摔倒在地。

    他身后那名保镖也看准机会偷袭他后背,萧辰不挡不避的硬抗了这一下。

    然而这一拳打在他身上,他只是闷哼一声,然后转身抓住保镖的腕骨,用力一扭。

    喀嚓!

    “啊!”

    手骨骤然错位,保镖惨叫了一声。

    萧辰并没有停手,继而抓住他的臂膀,轻轻一拉。

    又是‘喀嚓’一声!

    臂膀脱臼了!

    萧辰在大山中待了这么多年,师傅没事就拿出一个木头人让他练习擒拿、断骨术。

    他闭着眼睛都清楚知道人身体上的206块骨头在何处,怎样才能快速让一个人失去战斗力。

    这电光火石的一刹那,令另外两名保镖有些反应不过来。

    萧辰拿出两根银针甩了出去,径直扎在了两人的大腿上。

    顿时,一股酸麻感席卷全身,两人立刻站都站不稳了。

    这诡异的一幕让江邵天瞪大了眼睛?

    这是什么武功?国术大师、泰拳高手、散打冠军他都见识过,没有一个能像萧辰这么诡异的。

    轻而易举就制服了他六名保镖,而且萧辰的动作快如闪电,转眼就结束的战斗。

    “江邵天,轮到你了。”

    萧辰手指夹着四根银针,脸色平静的走向了他。

    “你!你!你别过来!”

    江邵天这下是真的感觉到恐惧了,他只是一个普通人,连那些保镖都不如,如何能和萧辰对抗。

    萧辰将手上夹着的四根银针放在他眼前说道:“你猜我接下来会做什么?”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