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邵天再也保持不了镇定了,寒光闪闪的银针在他面前晃悠,让他汗毛都快竖了起来。

    “大…哥,有事…好…好商量。”

    江邵天结结巴巴的说道。

    “那我问你,你还想癞蛤蟆吃天鹅肉嘛?”

    萧辰冷冷的问道。

    “不敢了,不敢了,我立刻就滚,再也不敢痴心妄想了。”

    江邵天也是能屈能伸的人,话锋立刻就变了。

    “给我妹妹和父亲道歉,让他们决定怎么处置你!”

    “是是是。”

    江邵天像小鸡啄米般点头,连滚带爬的走到萧宛如和萧居正说道:“是我被猪油蒙了心,希望你们大人不记小人过,放我一马。”

    萧居正和萧宛如都愣在当场,没有没有反应过来。

    这才一分钟不到,之前咄咄逼人的江邵天居然像一条狗一样跪在他们面前。

    而消失了十五年的萧辰怎么会变得这么厉害?

    断骨擒拿术?银针飞射?一分钟干掉六个职业保镖?

    这一件件事情,简直颠覆了他们对萧辰以前的认知。

    “妹妹,你决定怎么处置他吧。”

    萧辰见两人都呆如木鸡不说话,开口提醒道。

    “我……”

    萧宛如看向江邵天的眼神中充满了厌恶,但是她毕竟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女孩,心地善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沉默了片刻的萧居正开口道:“让他走吧,江邵天,我希望你不要再打宛如和萧氏集团的主意。”

    “谢谢萧总,我以后一定痛改前非,不会再打这些歪主意。”

    江邵天脸色一喜,立刻带上人,连滚带爬往外跑,生怕萧居正反悔。

    萧辰却皱了皱眉头,他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江邵天出了萧氏大院后才松了一口气,眼神又阴冷下来。

    “好一个萧辰,看老子怎么玩死你们萧家。”

    ……

    直到江邵天走后,萧辰才开口道:“爸,你是不是太天真了,江邵天此人狼子野心,他说的话你怎么能信?”

    “我又何尝不知道不能放虎归山,只是我们不能再得罪江家了。”

    萧居正叹了口气继续说道:“江邵天只是江家的一个支系族人,江家本族的势力庞大,不是你我能得罪的,如果得罪死了江邵天,引来江家本族报复,麻烦就大了。”

    萧居正刚说完,突然脸色一白,身形不稳差点摔倒。

    “快扶爸坐下。”

    萧宛如扶着萧居正坐下,给他倒了杯水,又从房间里拿了些药出来,准备给他服下。

    “等等,把药给我看看。”

    萧辰开口打断道。

    他接过药检查了一下,只是一些治疗体虚的普通药品。

    “爸,我跟师傅学了些医术,你把手伸出手,我给你把把脉。”

    仅仅几秒钟后,萧辰眉头就拧在了一起。

    “怎么了?你怎么这幅表情?”

    李宜珊问道。

    “你们去医院检查,医生没告诉你们,爸中毒了嘛?”

    萧辰奇怪的问道。

    他父亲根本不是劳累过度,气急病倒的,而是中毒!

    “中毒?”

    此言一出,李宜珊惊住了,萧宛如也一脸不知情。

    “哥,你会不会弄错了,医生检查过了,说爸爸这是体虚导致的,只要按时吃药,多注意就会好转。”

    萧辰摇了摇头道:“爸这是中了一种叫花陀草的毒,此草是一味极其珍贵的中药,有轻微毒素,无色无味,久服则会慢性中毒,中毒症状和普通体虚一样,除非将血液化验,否则无法检查出来。”

    他检查了结果是,萧居正已经中毒很久了,起码已经有三个月了!

    “肯定是江邵天搞得鬼!刚刚就应该把那个人渣给打死!”

    萧宛如肯定的说道。

    否则又会有谁会废那么大周折,处心积虑的置萧居正于死地。

    萧辰联合种种迹象,可以推测出江邵天的计划了。

    自己常年不在家中,在外界看来,根本不知道萧家还有一个儿子。

    江邵天只需要娶了萧宛如,等萧居正死了,便可以名正言顺接手萧氏集团。

    想比强行并购萧氏集团的股份,需要花大量的钱,这种办法代价最小,也最快。

    “先扶爸躺下,我先替他治疗。”

    萧辰来不及多想,吩咐了一句道。

    他将身上的银针布袋拿出来,取了一根稍微粗点的银针。

    银针刺入萧居正的手臂上,流出的血液隐隐呈现紫红色。

    萧辰用手沾了一点闻了闻道:“幸好,毒还没有侵蚀到五脏。”

    他接着又为萧居正扎了几针,无一例外都流出紫红色的血液。

    萧宛如十分好奇的看着萧辰,心中满是疑问。

    她哥哥这些年到底经历了什么,不仅有一身好功夫,还会医术。

    不到片刻时间,萧居正身上被扎了几十针,李宜珊在一旁看着有些忍不住说道:“小辰,你爸情况怎么样了?”

    “快了!”

    萧辰说完,速度极快的将最后一针扎在脖子后的天柱穴上。

    “噗!”

    萧居正猛得吐了口血,众人一惊。

    这猝不及防的一幕差点吓到李宜珊。

    “怎么会吐血了?”

    原本白色的沙发染上鲜血后,竟然从红色慢慢变成了紫色,十分诡异。

    “好了,这毒应该都逼出来了。”

    萧辰收了针说道。

    萧居正也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手脚,惊喜的说道:“真的好多了,之前的胸闷、四肢乏力、头疼等症状也没了。”

    “小辰你的医术果然厉害,仅仅只是扎了几针就逼出了体内的毒素。”

    萧居正很是诧异的赞许道。

    “哇,哥哥的医术这么厉害,快给我看看,说不定江邵天那个混蛋也对我下毒了。”

    萧宛如调皮的说道。

    “你就不用看了,有病也是脑子上的问题,难治。”

    萧辰回了一句调侃道。

    萧居正没事了,一家人重新聚在一起,仿佛有聊不完的话题。

    但都是他们向萧辰提问,萧辰也不隐瞒,将大山中十五年的生活一一道来。

    次日,萧辰还没睡清醒,就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

    “喂?”

    电话那边传来了甜美的女声让萧辰微微一怔。

    这个声音略微有些熟悉,他很快就回忆了起来。

    “余欣柔?”

    萧辰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对,是我,你有时间嘛?”

    余欣柔的声音显得有些焦急。

    “嗯,有什么事?”

    萧辰没有多想就一口答应了,立刻匆匆出了门。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