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陵市医院,顶楼的特级病房中。

    这间特级病房有八十多平方,各种设施一应俱全,堪称豪华了。

    余欣柔坐在病房边,眼眶有些发红,病床上躺着一位白发老人,脸色有些憔悴,看起来情况不容乐观。

    “咚咚咚。”

    敲门声响起,余欣柔起身打开门笑着说道:“谢谢你能来帮我。”

    萧辰点了点头道:“让我先看看病人吧。”

    他走到床边给余老爷子把了把脉,又用手指探了下其腋下。

    “怎么样?我爷爷还有救嘛?”

    余欣柔紧张的问道。

    “嗯,问题不大,我施一针就行了。”

    萧辰含糊的说道。

    余老爷子真实情况已经很差了,他只是不方便说给余欣柔听。

    而且他体内还有一个肿瘤连接着大动脉,若不是萧辰用透视眼查看,根本发现不了。

    由于余老爷子年事已高,也不能动手术,否则有可能会直接一命呜呼。

    萧辰只能用银针刺激他的穴位,为他强行提一口气,再开几服药吃下,用药膳也许能将体内的肿瘤排出。

    “那就麻烦你了。”

    余欣柔闻言顿时松了一口气,眼中充满了希望。

    正当萧辰拿出银针准备动手时,突然走进来一群人。

    一名大约二十七八岁的男子带着五六名中老年男子走了进来。

    “王文斌,你干嘛?”

    余欣柔皱了皱眉头,有些不满的说道。

    “欣柔,你别生气,你看我带谁来了。”

    王文斌示意她看看自己身旁的众人。

    余欣柔扫了一眼,不禁诧异的说道:“南海医学院的刘教授!京城中医院的王教授……”

    余欣柔越看越心惊,脸上有掩盖不住的喜色。

    这些都是国内有名的医科专家教授,当初她花重金都没能请来这些人。

    没想到今天,王文斌居然将他们一齐带过来了。

    王文斌见余欣柔脸上的惊喜之色,十分得意的说道:“欣柔,你放心,有这些顶尖的专家教授在,余老爷子肯定能好起来的。”

    “小子!你在干什么?”

    王文斌目光一瞥,这才注意到余老爷子病榻旁多了一个人。

    萧辰放下了银针皱了皱眉头道:“我需要安静,请你们都出去,不要耽误我治病救人。”

    “欣柔,他是谁?”

    王文斌问道。

    “我请来为爷爷治病的,他好像懂一些中医。”

    “欣柔啊,你真是太单纯的,现在这社会人心险恶,你又不清楚他底细就贸然让他为余老爷子治病,万一是庸医怎么办?”

    王文斌话中隐藏意思很明了,暗指萧辰是个招摇撞骗的庸医。

    “小子,你快让开,别耽误我们给余老爷子治病。”

    王文斌不客气的说道。

    萧辰没有理会他,目光转向了余欣柔,意思是让余欣柔决定。

    余欣柔脸色有些尴尬,她倒不是不信任萧辰,但是王文斌带来的这五名专家教授都是业界鼎鼎有名了。

    相比萧辰,她更愿意让这五人试试,把握也更大。

    萧辰从她的表情就明白了她心里想的是什么,自觉的起身让开。

    王文斌轻蔑的瞥了一眼,转身客客气气的说道:“还请麻烦你们几位为余老爷子治疗了。”

    “没事,不过是小事一桩,我等五人联手,再难治的疑难杂症也不过尔尔。”

    来自京城的王教授先用中医诊断方法为余老爷子把了把脉。

    片刻后,他点了点头道:“余老爷子只是年事已高,身体虚弱,所以受了风邪。”

    刘教授也点了点头道:“嗯,在西医上,这叫出血性肺热血栓,不是什么大病,一个小手术就好了。”

    两人都是中西医界的权威,说话的分量极大,这让余欣柔也松了一口气,心里悬着的一块石头也放下了。

    “欣柔,请你把闲杂人等都请出去吧,他们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

    这屋子里除了萧辰外,都是和余老爷子有关系的人,显然王文斌口中的闲杂人等,指得就是萧辰了。

    王文斌瞥了一眼萧辰道:“小子,你还不走等什么呢?难不成要我亲自请你出去?”

    “不是我不愿意走,我只是担心你带来的这群人会害死余老爷子。”

    萧辰没有给他们留一点面子,直言不讳道。

    “放肆!小子你说谁呢?”

    王文斌大怒道。

    “现在的后辈都如此狂妄了嘛?”

    五人闻言都勃然大怒,他们都是业界的知名专家,如今被一个无名小辈暗骂,如何让他们不动怒。

    王教授摆了摆手示意他们停下,他笑了笑道:“看来小伙子也是学医之人?有何高见,不妨直言,医术这一道,活到老学到老,大家可以相互借鉴交流。”

    “王教授果然不愧为医术界的著名专家,这份胸怀就非我等可比。”

    “王教授实在太过客气了,这个小子怎么能和您相提并论。”

    国人最重谦逊,做人不能锋芒毕露,凡事留一手。

    他的这种气魄、态度让众人对其钦佩不已,赞扬之词不绝于耳。

    “我没有什么高见,但是我知道你错了。”

    萧辰淡然说道。

    此言一出,众人都有些沉不住气,想要发作了。

    就连王教授也皱了皱眉头,萧辰的口气太狂妄了。

    自己的姿态已经放的足够低了,可是萧辰却只是轻描淡写的一句‘你错了’。

    这种口气就像长辈训斥不懂事的晚辈一样。

    “小子,你说我错了,那我错在哪?你若能让我心服口服,我自会亲自赔礼道歉。”

    王教授声音已经冷淡了许多。

    “不止是你,你们所有人都错了,从头到尾都是错了,余老爷子根本就不是你们所说的风邪或是出血性肺热血栓。”

    萧辰的话如同一石惊起千层浪,他不仅得罪了王教授,还一起带上了所有人。

    他们五名国内知名医学专家误诊了?这仿佛就是一个笑话。

    “欣柔,我去叫保安,把这小子赶出去吧,他明显就是想闹事。”

    王文斌皱了皱眉头建议道。

    余欣柔也有些尴尬,不知道该怎么说,的确,萧辰说的话太过狂妄了。

    这五名专家教授可是非常难请得动的,萧辰这么一闹,可能会影响到他们给她爷爷治病。

    萧辰继续开口道:“恕我直言,你们所有人都是废物,连余老爷子的病情都诊断不出,妄称什么狗屁专家教授。”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