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

    刘教授忍无可忍,立刻拍案而起厉声道:“老夫学医几十年,治好过无数病症,就是美国的CDC疫情控制中心都想花高价聘用我去。”

    “2003年,国内发生大面积非典疫情,当时是我和世界卫生组织的专家,一起研制了疫苗。”

    “2009年,国内再次爆发H1n1流感,是我和国内诸位同仁远赴美国CDC,夜以继日研发出疫苗。”

    “你一个无名小辈居然敢质疑我的诊断?”

    刘教授是国内西医中知名人物,每一个字都铿锵有力,掷地有声,让人听完不禁肃然起敬。

    余欣柔也明白了,自己当初花天价请刘教授前来为什么会遭到拒绝,这样的人物根本就不在乎钱了。

    “呵呵,小子,你不是很能说嘛?你倒是说说你的诊断。”

    王教授冷笑道。

    中医不同于西医,需要丰富的经验和阅历才能凭肉眼诊断病情。

    萧辰看了一眼余欣柔,犹豫了片刻,不知道该不该说。

    如果把真实情况讲出来,恐怕余欣柔会担忧,因为他也没有十足把握治好余老爷子。

    “哼,说不出来了吧?跳梁小丑般的角色,还有脸就在这里?”

    “我看这小子就是一个想浑水摸鱼的神棍。”

    “余小姐,这样的人,你怎么能让他为余老先生治病呢?这不是害人害己嘛。”

    众人见萧辰不说话,纷纷开口谴责道。

    就连余欣柔也有些失望了,萧辰既说不出个所以然,又闹了这么一出。

    这不就是成心跟他们过不去,拖延她爷爷治病时间嘛。

    一时间,所有人都对萧辰冷眼相对,余欣柔也不打算出面和解了。

    “滴滴滴!”

    心电图突然发出警报声,所有人都是一惊。

    原本微弱的心跳,此刻已经开始断断续续了。

    余老爷子病危了!

    护士听到警报器立刻冲进来说道:“快让开,把病人送进抢救室。”

    余欣柔等人也立刻跟到抢救室,王教授直接敲了敲抢救室的门。

    一名医生打开门走了出来,一脸不满的训斥道:“你们不懂病人抢救的时候,不能受到任何外界影响嘛?”

    王教授拿出了一本证件给他看了一眼,那医生脸色立刻变了,一脸震惊的说道:“王…王平谷教授!”

    “没时间废话了,我们是为余老先生治病的,让我们进去。”

    “是是是,你们快请进。”

    医生欣喜的让开路,让他们走了进来。

    余老爷子的病情,他是有所了解的,这次抢劫只怕是凶多吉少,如果有王平谷等知名专家教授帮助,他就不用担心了。

    五人依次走了进去,萧辰刚想进去时,却被王文斌拦住了。

    “小子,事关余老爷子生死,我可不能放你进去捣乱。”

    余欣柔在一旁没有说话,显然默许了王文斌的行为。

    萧辰也不多说,干脆就坐了下来,静观其变。

    此时,抢救室内,王平谷等人满头大汗,他们刚发现,余老爷子体内有一个小型的恶性肿瘤,X光根本检测不出来。

    而且余老爷子这颗肿瘤连接着大动脉,根本动不了手术。

    王平谷决定赌一把,开刀把肿瘤取出来,但是刚刚划开肚皮,余老爷子的身体体征马上就要消失了。

    “你们怎么看?”

    王平谷急的满头大汗问道。

    其他几人也不说话了,这种手术风险太大。

    他们都是业界鼎鼎有名的人物,如果联手给余老爷子治病,还导致他死亡了,这对他们的名声是极大的打击。

    对于一位医生来说,误诊导致病人死亡,代表了这名医生的职业生涯就到头了。

    王平谷见他们不说话,心中已经明了。

    他们都没有信心做这种手术,如果失败了,失去的可能是大半辈子辛苦积累的名气和职业生涯。

    “教授,还做不做手术了?”

    一旁的小护士怯生生问道。

    王平谷此刻心中叫苦不迭,但是此时只能硬着头皮做下去了。

    他握着手术刀的手略微有些颤抖,刚准备切下那颗肿瘤时。

    突然间,心电图再次发出警报声!

    血压降到最低!

    心率降到最低!

    此时,余老爷子距离死亡仅仅只有一步之遥!

    王平谷等人瞬间慌了神,这手术做不了啊!

    “王教授,现在怎么办?”

    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刘教授,你不是对中医有所涉猎嘛?有没有办法利用中医针灸治疗?”

    “我……”

    刘教授脸色青红一阵,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他又不是那种治病一针见效的神医,何况余老爷子现在这种情况,他根本毫无办法。

    王平谷皱着眉头沉吟片刻对护士说道:“先把伤口缝合好,我们有急事需要出去商议下。”

    “什么?”

    护士有点懵,已经到这一步了,还不开刀将肿瘤取出来嘛?

    “缝合伤口,听清楚了嘛?”

    他重复了一遍,不等护士们反应过来,就走了出去。

    留下一群护士在里面面面相觑,手术做了一半就走了?这算什么事啊?

    此时此刻,余欣柔在外面,一脸担忧,王文斌宽慰道:“别担心,王教授他们都是……”

    “砰!”

    大门突然打开,王平谷等人陆续走了出来。

    “教授,我爷爷怎么样了?”

    王平谷和众人对视了一眼,脸色有些难看道:“我等…实在无能为力。”

    “什么?”

    余欣柔闻言一愣,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们再试试,一定可以的!”

    余欣柔不死心的哀求道。

    王平谷等人老脸也挂不住了,一个个都默不作声。

    余欣柔一瞬间像被抽光所有力气,一屁股摔倒在地上大哭了起来。

    “我早就说过了,你们从头到尾就错了,余老爷子的身体根本动不了手术,你们是不是已经划开了腹部,准备手术了?”

    一旁的萧辰突然开口道。

    此时的王平谷等人再也没有之前那种傲气凌人了,一个个都红着老脸不去反驳。

    “难不成小友早就看出了余老爷子的病症?”

    王平谷有些怀疑的试探道。

    “你们说的是那颗连接着大动脉的肿瘤嘛?”

    萧辰躺在椅子上,气定神闲的说道。

    他是怎么知道的?这颗肿瘤连X光都检测不出来,他们还是划开余老爷子肚皮才发现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