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平谷咽了口吐沫,有些紧张的问道:“小友既然都知道了,还如此气定神闲,难不成早就有了办法?”

    “有。”

    萧辰懒洋洋的回了一句,王平谷等人闻言脸色一喜。

    如果余老爷子被他们治死了,这个罪名会让他们失去一切。

    “还请小友出手相助,我等定当感激不尽!”

    “是啊,原来小友医术如此之高,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

    “……”

    他们就像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般,一个个对着萧辰拍马屁恭维道。

    “我什么时候说过答应帮你们收拾烂摊子了?”

    萧辰冷笑着瞥了他们一眼说道。

    “这……”

    王平谷被萧辰一句话给堵的脸色憋红。

    他们这时候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大耳光,如果之前没得罪死萧辰,说不定什么事都没有。

    余欣柔听到他们的话,也回过头望着萧辰,但是却不知如何开口。

    是她将萧辰请来,却又让萧辰受尽嘲讽,自己也将他冷落在一旁,于情于理,自己都没资格求他出手了。

    王平谷叹了口气道:“人命关天,小友你可以生我们的气,但是还请你出手救下这一条活生生的人命吧。”

    萧辰转而瞅了一眼余欣柔,余欣柔和他对视了一秒,立刻就羞愧的低下了头。

    “我不是为了帮你们,而是帮余小姐。”

    萧辰留下了一句话,起身走进了抢救室。

    王平谷等人松了一口气刚准备跟进去,被萧辰瞪了一眼道:“怎么?想偷师学艺?我的治病的时候不许有旁人观看。”

    “是是是。”

    王平谷等人脸色尴尬的点了点头,他们现在面对萧辰就像乖孙子一样,一句话都不敢反驳。

    萧辰走了进来,不等护士们说话,立刻吩咐道:“准备好酒精灯、消毒棉、温水。”

    护士愣了一下,也来不及多问就点了点头。

    萧辰拿出随身银针,取出了一根极为细长的银针放在酒精灯上烤了烤,针头很快就烧红了。

    萧辰深吸了一口气,屏息凝神。

    手起针落!烧红针头扎入胸膛。

    “嘶!”

    随着萧辰的手指抖动,银针一分分扎进去,整整扎进去了十公分!

    而他扎入的位置正好就是肿瘤长的位置。

    他一手捏着针头,闭着眼睛在等着什么。

    五秒钟!不多不少!

    萧辰速度极快的抽出银针,伴随着银针一起出来的还有一股腥臭的鲜血,鲜血像喷泉般射了出来,足足持续了三秒。

    “啊!血!”

    护士们都没见过这种诡异的情形,纷纷惊叫了起来。

    这时,警报声骤然而停,生命体征也随之恢复正常。

    “太…神奇了!”

    护士长喃喃盯着这一幕,久久不能回过神来。

    抢救室外的众人都焦急的等待着,都在期待结果是什么。

    这时抢救室传来一阵惊呼声。

    一名护士惊喜的打开门出来道:“病人生命体征恢复了!那位先生真的是太神了!仅仅一针就治好了余老先生。”

    “什么?”

    众人闻言一愣,脸色各异,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一针就治好了!萧辰到底是怎么办到的?

    余欣柔和王平谷等人都一齐走了进来。

    只见余老爷子脸色平静的躺在手术台上,生命体征各项指标都恢复正常了。

    “没事了,那颗肿瘤已经被逼了出来,回去多疗养一会儿就好了。”

    萧辰脱下了手术服,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

    “谢谢你。”

    余欣柔眼神异样的看着萧辰,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萧辰,只是简简单单的几个字却包含了真诚。

    “小事一桩。”

    萧辰不在意的摆了摆手。

    “之前我……”

    余欣柔话还没说话,就被萧辰打断道:“你救人心切,我不怪你,这事就此揭过吧。”

    看到萧辰如此大度,余欣柔更是羞愧难当。

    这样的男人,心胸宽广,又会一手神奇的医术,而且还不止一次帮了她。

    余欣柔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的感激,不知不觉中,萧辰在她心中已经隐隐占据了一个位置。

    王平谷等人此时在检查着余老爷子的身体,令他们诧异不解的是,萧辰是怎么利用针灸治好肿瘤的?

    这若是传出去,绝对会震惊国内外中医术界!

    在外国人看来,华夏的中医其实就是一群目的不纯的人故意神化了中医。

    针灸、中药、五行调和在他们看来都不如西医的科学更加严谨、有效。

    不仅是外国人,国内很多高学历的医生其实对这些都是一知半解,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

    萧辰的这套治疗肿瘤的针灸疗法足以让医学界所有人对中医的疗效更加信服了。

    王平谷按耐住激动的心情,像个学生般走到萧辰身旁恭敬的问道:“萧先生,不知您的医术是所传何人?”

    “祖传,恕不奉告。”

    萧辰淡然说了一句,直接堵住了他下句话。

    想试探他的底细,这群人还没有资格。

    “是我冒昧了,在下有个不情之请,想请你去京城开个中医讲座,弘扬我国博大精深的中医文化。”

    “不好意思,我忙,没时间。”

    萧辰摇了摇头拒绝道。

    他也不懂什么中医文化,自己一身所学都是师傅手把手教的,概念之类的东西基本不懂。

    王平谷热脸贴冷屁股,他也不生气。

    医术界有能者为尊,单凭萧辰这一手起死回生的针灸医术,日后地位定然不在他之下。

    他依旧笑着点头道:“没关系,萧先生日后有时间,可以随时来京城中医院找我,我定当好好款待您。”

    “嗯。”

    萧辰只是随便点了点头,打发走了他。

    正当所有人都围着萧辰时,一个被冷落在一旁的人,也冷眼盯着萧辰。

    王文斌此时的心情是十分恼怒的,他废了很大周折才请来王平谷五人,花了不少代价。

    只要治好了余老爷子,他王文斌就极有可能成为余老爷子的孙女婿,然后财色双收,成为最大的赢家。

    余老爷子可是说是海陵市最有权利的人了,他退休前是曾是海陵市的市长,退休后创办了余氏集团。

    纵然余老爷子已经退休了,但是之前的关系网依旧在那,认识不少政要高官,加上他创办公司后也赚了不少钱。

    政商合一,权利和金钱是两种相辅相成的东西,余老爷子在海陵市说话比市长更加管用。

    王文斌深深的望了一眼萧辰,脸色阴沉的走了出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