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辰没有在医院久留,告别了余欣柔回了家。

    ……

    萧辰为他父亲结了毒后,萧居正的身体也好转了起来。

    这天清晨,萧居正接到公司的紧急电话。

    “你说什么?江邵天带着税务局的人来公司查账本了?”

    萧居正脸色微变,没想到这才两天,江邵天这么快就有了后手来对付他。

    “你就说账本被我带回家了,让他们来萧家大院。”

    萧居正沉声道。

    公司的那群小职员经验不够,很容易被江邵天给套路,还是他亲自出面比较好。

    “爸,怎么了?”

    大清早,萧辰就看到他父亲脸色不对劲。

    “江邵天带着税务局的人来查公司账本了。”

    萧居正叹了口气道。

    这个江邵天真是阴魂不散,为了对付他,真是用尽手段。

    “账本有问题?”

    “没有。”

    萧居正摇了摇头继续说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萧氏集团这么大的公司,找一些错账漏账很容易,再扣上一个偷税漏税和侵犯国家财产的罪名,对他来说不是难事。”

    萧居正显然经验丰富,一眼就能看出江邵天的计划。

    “那您打算怎么办?”

    萧辰皱了皱眉头。

    他虽然不懂法律,但是这个小事到了江邵天手里,肯定会被无限放大,甚至上升到坐牢也不无可能。

    “我让他们来家里了,想抓我的把柄,不是那么容易的。”

    萧居正虽然话中口气很笃定,但是脸色依旧有些担忧,天知道江邵天是否还有什么其他后手。

    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外面传来汽车声,两辆轿车停在了院子里。

    从车上下来六七个人,江邵天陪着一名西装男子一齐走在前面谈笑风生,显然两人十分相熟。

    他们身后跟着两名助手,还有三名警察。

    萧居正透过窗口早就发现了他们,连警察都带来了,显然早有准备,来者不善。

    “咚咚咚。”

    敲门声响起。

    萧辰走过去开了门,扫了一眼门外的众人。

    “萧少,好久不见了。”

    江邵天笑吟吟的看着萧辰,眼中隐藏着一丝阴冷。

    上次他被萧辰逼着下跪,狼狈的赶出来的情形还历历在目,今天他要让萧家父子都跪在他脚下。

    “这位是海陵市税务局的杨科长,你难道不准备让我们进去坐坐嘛?”

    江邵天指着一旁的高瘦西装男子介绍道。

    “好了,我时间有限,你快让开,别耽误我们。”

    杨科长看了一眼手表,用命令似得口吻对萧辰说道。

    萧辰不过是个小角色,根本入不了他的眼。

    “不好意思,我还真没打算请你们进来。”

    萧辰笑着说道,他想要挫一挫这群人的锐气。

    “小子,快滚开,我是代表市税务局而来,再敢捣乱,别怪我以扰乱公务人员执法罪名把你抓起来。”

    杨科长冷冷的瞥了一眼萧辰道。

    “小辰,让他们进来吧。”

    屋内的萧居正开口说道。

    “既然我父亲都发话了,那请进吧。”

    一行人陆续走了进来,江邵天刚想说几句客套话,但是杨科长显然更心急,直奔主题道:“萧居正,你偷税漏税,故意侵犯国家财产,你可认罪?”

    “证据呢?”

    萧居正淡然问道,凡事讲究证据,没有证据,那就是污蔑。

    “萧总说的是这个嘛?”

    江邵天突然拿出一叠账簿,让萧居正脸色一变。

    “这是萧氏这五年内的财务账簿,是不是很熟悉?”

    江邵天冷笑着问道。

    “你是从哪得到的?”

    萧居正再也淡定不了,这账簿除了自己也就寥寥几个高层股东能接触到。

    “我不久前收购了萧氏集团百分之十五的股份,有权利查看所有账簿。”

    江邵天放下账簿,十分得意的坐在沙发上,显然一切都在他掌控中。

    “萧先生,这些账簿漏洞我已经查出来了,涉及的金额数量之大,足够判你侵犯国家财产罪了。”

    杨科长也随之说道。

    “杨科长,这个罪要判多少年啊?”

    江邵天故作姿态的问道。

    “至少三年以上。”

    “三年啊!萧总都这么大年纪了,难受得了三年的牢狱之灾?”

    两人一唱一和,明显就串通好了。

    虽然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但是萧居正却不去点破。

    “说吧,想要什么?”

    萧居正直入正题问道。

    “萧总这说的哪里话,这又不归我管,但是……”

    江邵天凑上前,对着萧居正低声说道:“杨科长跟我还是有几分交情的,你如果愿意把萧氏集团让出来,我可以替你摆平这事。”

    “别做梦了,不可能。”

    萧居正想都不想就拒绝道。

    “既然这样,那就没得谈了。”

    江邵天眼神冷了下来,对着杨科长说道:“抓人吧。”

    杨科长点了点头对身后三名警察使了个眼色。

    三人立刻拿出手铐走上前,想逮捕萧居正。

    一旁的萧辰也忍不了了,握紧拳头刚准备上前,却被萧居正阻止道:“小辰,不要冲动,我会委托律师打官司的。”

    之前萧辰打跑江邵天算不上什么事,但如果对抗警察,那就是对抗法律和国家,这性质就恶劣了。

    “小子,听你父亲的话,别做傻事,不然就不是关三年这么简单了。”

    江邵天此时十分得意,就算萧居正现在不答应他的要求,等进了局子里,自己有的是办法收拾他。

    至于萧辰,在他看来不过是一个莽夫,没有任何人脉、势力,还不任他拿捏。

    “对了,我听说海陵市的监狱不太安生,你这个当儿子的,一定要常去探望,不然出了什么事,我们可不负责任。”

    “江邵天,你不要逼人太甚。”

    闻声而来的萧宛如十分气愤的说道。

    “哈哈哈…我就是逼人太甚了,你又能拿我怎么样?你当初要是愿意乖乖爬上我的床,你父亲也不会出这么多事。。”

    江邵天笑着极为猖狂,现在一切都在他计划中,萧家想翻盘?不存在的。

    “你!”

    萧宛如气的身体发抖,却对比无可奈何。

    江邵天用淫邪的目光上下打量着萧宛如凹凸有致的身体,开口建议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