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辰眼中已经闪现了杀机,他父亲若真判了刑,他一定会用尽一切办法弄死江邵天。

    这时,门外突然传来敲门声。

    “好一个猖狂的小子!”

    门外突然传来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

    众人闻言回头一看。

    只见一名极为漂亮的女子搀扶着一名七十多岁的老者走了进来。

    老者脸色苍白,像是大病初愈,但是那一双凌厉的眼神,却无人敢与之对视。

    “余老爷子!”

    杨科长猛得睁大眼睛,十分诧异说。

    余老爷子可是前任市长,他身为政府官员怎么可能不认识。

    “余老爷子?你说他是余新洲?”

    江邵天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杨科长现在哪还顾得上江邵天,立刻堆着笑脸上前道:“余老爷子怎么突然来这了?”

    “我上门来感谢我的救命恩人了。”

    余新洲只是随便扫了他一眼,没工夫搭理他。

    “救命恩人?”

    杨科长又不傻,隐约感觉到了自己犯了一件很严重的错误。

    他脸色微微一白,刚想说话,却被余新洲不耐烦的推开。

    余新洲笑着走到萧辰面前说道:“你就萧先生吧,多谢你之前治好我,我今天是特意来登门感谢的。”

    “余老先生太客气了,晚辈只不过是做了该做的事情罢了,您不必放在心上。”

    萧辰这幅不卑不亢,略带谦逊的态度让他很是满意。

    “嗯,后生可畏啊。”

    余老爷子笑着点了点头,这句话从他口里说出来,分量可不轻。

    一旁的江邵天见两人聊的如此热络,脸色微微一变。

    余新洲的名望、地位、势力在海陵市比起他江家本族丝毫不差,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萧辰一个刚从大山里回来的土包子怎么可能认识余新洲?

    他连忙上前自我介绍道:“余老爷子,我是江家的……”

    “滚!”

    他话都没说完,就被余新洲一个字给打发了。

    羞辱!赤裸裸的羞辱!

    余新洲这是明摆着看不起他,纵然他是江家的人,余新洲都没有给丝毫面子。

    江邵天脸色青红一阵,讪讪的走开,就算他心中再怎么恼怒,也不敢当场发作。

    “萧先生,我刚刚进你家院子的时候,好像听到了些什么,如果有什么问题,我可以帮忙。”

    余新洲这是明摆着要帮萧辰了。

    “余老爷子,既然您这样说了,我还有真有一件事要您帮忙。”

    萧辰冷冷的扫了一眼江邵天和杨科长两人。

    两人脸色都有些紧张,神色各异。

    “这位杨科长说我父亲公司的账簿有问题,要坐牢,我不太懂这个,想请您过目看看。”

    “不用看了,一定是我搞错了。”

    不等余新洲说话,杨科长转变态度说道。

    他撑死也就一个小小的科长,去和余老爷子作对,这就是自毁前程。

    萧居正也是听闻过余新洲的大名的,他没想到自己的儿子居然认识余新洲,心中的诧异不比其他人少。

    现在余新洲一出面,他们的困境迎刃而解,一下子反差太大,让他有些反应不过来。

    “既然是误会,那你们可以走了吧,我父亲身体不好,家里需要安静。”

    萧辰瞥了一眼杨科长,他立刻赔笑着带上助手和警察离开了萧家大院。

    而一旁的江邵天灰头土脸的也想离开,却被萧辰给拦了下来。

    “你想干什么?这警察可还没走呢!”

    江邵天有些紧张,他可是见识过了萧辰的厉害。

    “不干什么,我就想多留你一会儿叙叙旧,关警察什么事?”

    萧辰阴冷的声音配上似笑非笑的眼神看的江邵天有些毛骨悚然。

    他立刻对着杨科长大喊道:“杨科长,把我一起带走啊。”

    但是杨科长却撇过脸,装作没有听见一般,带着一群人加快速度离开了。

    眼看杨科长等人迅速坐上车,像避瘟疫一般离开,江邵天的心也沉到了谷底。

    他勉强笑着对萧辰说道:“这事是个误会。”

    “误会?给我爸下毒,逼我妹妹嫁给你,图谋萧氏集团,这些都是误会?”

    萧辰一字一字的说道,江邵天的脸色也变的阴晴不定。

    话说到这个份上,脸皮已经撕破,那就表示没得谈了,要么你死,要么我活。

    江邵天冷哼了一声道:“是我做的又怎么样?别以为我真的怕你,你敢动我的话,考虑下后果。”

    “我可是江家的人,你若动了我一根汗毛,你这小小的萧家即刻就会灰飞烟灭。”

    说起江家,江邵天顿时底气十足。

    一旁的萧居正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他比萧辰更想弄死江邵天,但是他们没这个实力应付江家的报复。

    余新洲皱了皱眉头,虽然江邵天在他眼里不值一提,但是江邵天背后的势力才是真正能让他重视的。

    他为了还萧辰的人情,可以去得罪江邵天,但如果让他去对抗江家,显得有些不划算。

    萧辰却突兀的笑了笑道:“你如果在江家那么受重视,就不会这么久还掰不倒我父亲。”

    “喀嚓!”

    萧辰直接出手捏碎了他的臂骨关节。

    这道‘喀嚓’声传进江邵天耳朵的时候,他甚至还没有感觉到疼痛。

    “你信不信我杀……”

    萧辰毫无征兆的就出手了,江邵天猛得睁大了眼睛。

    “喀嚓!”

    下巴脱臼了。

    他已经说不出来话了。

    “喀嚓……”

    萧辰连续出手,一连串的骨裂声夹杂着江邵天含糊不清的哀嚎。

    不到三分钟时间,江邵天已经像一摊烂泥一样倒在地上。

    他身上的四肢关节,重要的动脉神经都被萧辰给弄断了。

    就算华佗在世也不可能治好他,下半辈子他只能在床上度过了。

    江邵天已经疼的晕厥了过去,萧辰直接拎起他走了过去。

    半晌,萧辰神情自若的回来了,他用毛巾自顾自的擦了擦手。

    这狠辣的一幕看的众人心惊肉跳。

    有那么一瞬间,萧居正仿佛觉得萧辰变了个人。

    而余新洲则深深看了他一眼,眼中有一些奇异之色。

    凭借他毒辣的眼光来看,萧辰为人锋芒内敏,一旦出手则毫不留情,此等杀伐果断,心智超然的人,日后必成就一番大事。

    更何况萧辰还会一手起死回生的医术在身,余新洲已经有些后悔之前没有更深一步拉进两人的关系。

    “小辰,江邵天呢?”

    萧居正犹豫片刻问道。

    萧辰的口气就像是丢了个垃圾般随意,众人也不再多提他。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