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近中午,余新洲和余欣柔被萧居正热情留下来。

    余欣柔虽然坐在一旁没有说话,不过一双美目却丝毫没有离开过萧辰的身上。

    酒过三巡,萧居正略微有些醉意,他十分自豪的看着自己的儿子。

    “小辰,爸爸年纪大了,以后公司的事就交给你打理了。”

    萧宛如年纪还小,仍在读书,虽然萧辰才刚回来,但是从他的方方面面来看,萧辰做事有条不紊,成熟稳重,可以独自管理他打下的家业了。

    可是萧辰却摇了摇头道:“我不想接手公司。”

    此言一出,不仅是萧居正,连余老爷子也有些诧异。

    多少富家子弟巴不得家中长辈早点让权给他们,可是萧辰却像个异类,居然不想要萧氏集团。

    “那你是有什么其他打算?”

    “我不懂公司管理和业务,也干不了这个,师傅说过,有能力者应当为其他人做更多的事,我觉得我可以去当个医生。”

    “当医生?”

    萧居正有些哭笑不得。

    放着这么一大份家业不要,偏偏想要去当个不起眼的医生。

    “萧总,你这孩子挺有想法的,我觉得应该支持他。”

    余新洲也开口赞同道。

    既然萧辰心意已决,萧居正也只好无奈的点了点头。

    “这样啊,我认识海陵市医院的姜院长,我可以介绍你去那里,让他给你安排个职务。”

    “那就多谢余老爷子。”

    萧辰客气的说道。

    “你可是我的救命恩人,这等小事不值一提,以后若有什么麻烦,尽管告诉我。”

    余新洲笑着说道,他已经看出萧辰的潜力,趁着现在多拉近关系,对日后他家中的后辈发展大有好处。

    ……

    海陵市医院中。

    “你就是萧辰?”

    一位带着眼睛,年纪大约五十多岁的中年男子看了看手上的文件问道。

    “嗯,我刚见了姜院长,他让我来找你,看看哪个部门还缺职位。”

    萧辰笑着说道。

    眼前的这位是人事部的胡主任,负责各部门的人事调整,算得上权利比较大的职位了。

    胡主任不知道为何,看着萧辰的目光有些冷淡,甚至带了些轻视。

    “虽然你是姜院长推荐来的,但是你一没学历,二没从业经验,姜院长让你当个主治医师,我觉得这样不妥。”

    “我们海陵市医院毕竟是大医院,不能容错任何差错,所以我觉得你先从陪诊医师开始做起,看看你的工作能力。”

    萧辰闻言皱了皱眉头,显然胡主任这是明摆着想要阴奉阳违了。

    医院里,人员分几个等级,陪诊医师是属于刚入门,最低级的医生,什么脏活累活都得陪诊医师负责,而且陪诊医师没有自主接受门诊病人的资格。

    但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这种小事,萧辰也没必要去跟姜院长告状。

    是金子总会发光的,萧辰深知这个道理,所以只是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

    胡主任见萧辰这么爽快就答应了,没吵没闹,还略微有些诧异。

    “那你去北区B栋大楼门诊部吧,今天就可以正式上班,我打电话给那里的主治医师,黄明坤说下情况就行。”

    送走了萧辰,胡主任不屑的嘀咕道:“又是一个靠关系进来的废物,什么学历都没有,这种人居然能来当医生,姜院长真是老糊涂了。”

    ……

    海陵市医院很大,占地约有六万多平方米,萧辰走了十分钟才到了目的地。

    他找到主治医师的办公室敲了敲门。

    “进来。”

    萧辰走了进去,一位头发梳的油光发亮的男子正低着头玩手机,压根没正眼瞧一下萧辰。

    “我是……”

    “行了,我知道你是谁,胡主任刚刚打电话给我说了,你去换身衣服,然后跟着护士长后面熟悉下这里的规矩。”

    黄明坤都没听萧辰说完就不耐烦的打断道,胡主任已经把萧辰的大概情况告诉他了。

    一个没学历,没经验,凭关系进来的人,这样一个人被分配到他这里,让他心里也很不爽。

    他随便就把萧辰给打发走了,萧辰压着心里的怒气,走了出去。

    这黄明坤显然和胡主任是一个德行,对他都是不屑一顾。

    想证明自己,最好的办法就是拿出成绩,否则一切言语都是苍白无力。

    正当萧辰准备转身离开时,突然一个护士急慌慌的冲了进来说道:“黄医师,来了个急诊病人,情况很危急。”

    黄明坤立刻放下手机走了过去,萧辰想了想也跟了过去。

    很快,他们来到急诊室的病房里,一位脸色发青的老人躺在床上,捂着肚子表情极度挣扎。

    “什么情况?发病原因?”

    一旁的家属看到医生来了,立刻上前说道:“我爸上山采药误食了一种野果,回来后就这样了。”

    “那野果肯定有毒,你们有没有带两个来,让我们化验一下。”

    黄明坤问道。

    “有,我带了。”

    另一名男子拿出一个方便袋,黄明坤接过看了看,他用钳子夹下一块果肉放到鼻子下闻了闻。

    “小李,你拿去化验下。”

    黄明坤将野果交给一旁的护士吩咐道。

    “能否让我看看?”

    跟来的萧辰对着护士说道。

    “你怎么也跟来了?算了,别给我添乱就好,去帮她们准备下药物,准备给病人催吐。”

    黄明坤皱着眉头扫了一眼萧辰。

    萧辰没有多说,接过护士的野果看了看。

    然而下一秒,一旁的小护士则惊呆了。

    “不能吃啊!”

    萧辰居然咬了一大口野果在嘴里咀嚼着。

    “萧医生,快吐出来,这个野果可能有剧毒!”

    护士急忙提醒道。

    看病床上的老人那么痛苦,显然这野果毒性很强,萧辰居然想都不用想就吃了这野果,这是脑子有问题嘛?

    黄明坤也看到了萧辰当众吃下了野果,还吃的津津有味,他额头青筋浮现,暴怒的呵斥道:“你特么是不是脑子有病,还嫌我不够忙是不是?”

    这种人在他手下做事,谁还敢来北区门诊看病?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