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紧张,这只是普通野果,我已经尝过了,不信你试试?”

    萧辰笑着将另一个野果递给他道。

    “小李,把这最后一个野果拿去化验,别让这个傻子给吃了。”

    黄明坤现在已经把萧辰认定为‘傻子’,也不愿意多和傻子废话。

    “准备给病人洗胃。”

    黄明坤对着一旁的护士吩咐道,给老人灌下催吐剂。

    “他不是中毒。”

    萧辰看着黄明坤拿着催吐剂给老人强灌,忍不住开口道。

    但是现在他说话,已经没人理会他了。

    萧辰无奈之下,只好站在一旁看着老人被黄明坤瞎折腾。

    老人喝了催吐剂很快就呕吐起来,他吐了片刻,但是依旧不见好。

    “医生,我爸怎么样了?”

    家属急忙询问道。

    “没事,不要担心,这应该是毒性入到五脏了,等化验结果出来,我就可以配药治疗。”

    黄明坤一时间也没什么好办法,催吐已经是他能想到最好的办法了。

    如果是中毒太深,这他就没办法治疗了,只能移送到其他部门治疗了。

    “黄医师,化验结果出来了。”

    小李一路小跑过来,将化验单递给黄明坤。

    化验单下两个刺眼的大字让他怔住了。

    “无毒!”

    怎么可能会无毒,病人的症状应该都是中毒反应,难道他误诊了?

    他的脸色阴晴不定,微微撇过头瞅了一眼萧辰。

    萧辰靠在桌子旁,饶有兴趣的盯着他看,一副看笑话的模样。

    他将化验单揉成纸球丢进垃圾桶道:“给病人抽血,检验血液毒性成分。”

    就算萧辰说对了一点,那野果没毒,但是并不能证明什么。

    万一老人是其他食物中毒呢?家属弄错了也说不准。

    黄明坤自我安慰着,等待着血液检验报告。

    老人由于长时间痉挛,呼吸已经慢慢减弱。

    家属们急得一头大汗,黄明坤也是急得不行,心中暗呼:‘晦气’。

    这种倒霉事被他碰上,他却没有什么解决办法,月底业绩评估的时候,这个季度的奖金又没戏了。

    黄明坤焦急的等了十多分钟,小李气喘吁吁的跑进来将血液化验单交给了他。

    黄明坤反复看了两边化验单,确定自己没有眼花。

    “这怎么可能!血液中也没有中毒现象?”

    黄明坤咽了口唾沫,虽然不想承认,但是事实是他误诊了!

    这对于一个医生来说,是一个很严重的错误,而且他还是北区b楼的主治医师,更不能犯这种低级错误。

    在场一种家属和数位护士都盯着他,等待他下一步行动。

    这让黄明坤进退两难,不知道该怎么办。

    “病人又抽搐了!”

    病床上的老人猛得抽搐起来,脸色比之前还难看。

    这再拖下去,恐怕老人就要死在这里了。

    黄明坤也担不起这个责任,犹豫着要不要告诉家属,让他们转到其他部门去看看,但是他若把实情说出来,以后也没颜面在这里混了。

    “别想了,这位老爷爷再得不到及时救治,抽搐时间过长会导致呼吸骤停。”

    萧辰开口将黄明坤的思绪拉回来。

    黄明坤听到萧辰的声音,立刻走到他身边小声询问道:“你之前是怎么知道野果没毒,老人不是中毒的?”

    “告诉你,你也不懂。”

    萧辰双手抱胸,一副不想搭理他的模样。

    黄明坤暗自皱了皱眉头,他一个主治医师居然被一个新来的陪诊医师甩脸色,这让他心里很不爽。

    但是黄明坤依旧勉强笑着说道:“事关重大,你如果有什么好办法,可以说出来。”

    “办法倒是有,但是我只是个陪诊医师,没资格主治病人。”

    萧辰故作姿态的叹了口气,摇了摇头道。

    黄明坤见萧辰这幅模样,恨不得把他掐死,都现在这步田地了,他还卖关子,诚心就是想看他出丑。

    虽然心里他已经把萧辰骂了一万遍了,但是脸上依旧赔笑着说道:“没事,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

    “那我有个要求。”

    “你说,只要能办到,我绝不推迟。”

    黄明坤现在如同溺水的人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就算萧辰让他现场跳脱衣舞,他都会考虑一下。

    “我主治病人,但是你不能插手影响我。”

    萧辰淡淡的说道。

    “行,我答应你。”

    黄明坤心里暗自松了一口气,幸好萧辰没提什么难办的要求。

    萧辰推开人群走了进去,对着护士吩咐道:“给病人打一针镇定剂,让他稳定下来。”

    “你去替我抓六钱金钱蹄,两钱金银花,三钱留行子……弄好后立刻拿去煮,我要在二十分钟内得要药汤。”

    “你去准备一些热毛巾,消毒棉……”

    萧辰有条不紊的吩咐着,但是众人都没动,纷纷看向黄明坤。

    黄明坤无奈的点了点头道:“听他的。”

    他现在也是死马当活马医,只能选择相信萧辰了。

    很快,除了中药外,其他东西都准备好了。

    老人打了镇定剂,也不再抽搐了,但是呼吸依旧非常急促,脸色挣扎。

    萧辰拿出银针在老人身上扎了几针,令众人震惊的事发生了。

    老人的呼吸奇迹般的平稳下来了,原本苍白扭曲的表情也慢慢放松。

    “这位新来的医师还真有两下。”

    “是啊,我之前看他吃野果,还以为他是傻子呢,没想到他这么厉害。”

    “可不是嘛,我也以为他疯了,没想到人家是深藏不露啊。”

    几位护士在一起叽叽喳喳的讨论起了萧辰,言语中满是钦佩。

    黄明坤在一旁脸色却不好看,自己治不好的病人让萧辰治好了。

    他还是主治医师,萧辰不过是陪诊医师,却抢了他的风头。

    “哼,肃静!”

    黄明坤对着几位护士训斥了一句,几位护士顿时不敢多言了。

    半晌,门外传来一道声音。

    “药来了!”

    那位去熬药的护士端着一个保温杯走了进来,将药递给了萧辰。

    萧辰打开杯盖闻了闻道:“差点火候,但也差不多足够了。”

    “扶病人起来,把药喂下去。”

    几位家属一起将药给老人慢慢喂下。

    大约过了五分钟后,老人突然醒了过来。

    “爸,你怎么样了?”

    “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家属正关切的询问着,老人却猛得推开他们,突兀吐了起来。

    原本喝下去的药汤全吐了出来,萧辰脸色没有任何变化,这是意料之中。

    “叮当!”

    一个硬物着地声音,让萧辰脸色终于有了一丝变化。

    “这是胃结石!”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