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后几天里面,一有难治的病症,黄明坤全都推给了萧辰。

    但是这些对于别人来说十分棘手的病人在萧辰眼里都不算什么事。

    很快,海陵市医院北区b楼门诊部出了一个医术很高的医师的消息传开了。

    “萧医师,你知不知道你都出名了,别的部门都听说了我们部门出了个很厉害的医生。”

    小李对着一旁的萧辰笑着说道。

    “是他们夸大其词了,我只是尽自己所能罢了。”

    萧辰不在意的说道。

    小李左右看了看,见四周没人,小声对着萧辰说道:“以你这个月的业绩,今天下午开月底业绩报告大会的时候,你肯定要升任主治医师了,到时候那个黄明坤肯定要走人了。”

    这个月里,几乎所有病人都是萧辰负责的,黄明坤就像是甩手掌柜一样,什么都不干。

    海陵市医院是个管理很严格的医院,每个医师都需要拿出成绩,否则面临的就是扣薪乃至降职。

    “应该吧,如果升职了,我请你们吃饭。”

    萧辰也知道自己应该快升职了,是金子总会发光,北区b楼门诊部该由他接手了。

    ……

    海陵市医院的报告厅。

    姜院长拿起一份业绩报告眼睛一亮道:“你们看看,这是这个月北区b楼的业绩报告,好几个难治的病症都解决了,听说外面病人都吵着要去北区看病。”

    “嗯,我也听说了,一个鱼鳞病患者都彻底根治好了,实属厉害。”

    “是啊,我遇到几个病人,都点明要去北区看病。”

    一旁几个也纷纷点头感叹道。

    坐在一旁的萧辰神色不变,他也是刚知道自己居然将整个北区b楼门诊部的名气都带起来了。

    坐在上位的姜院长放下业绩报告,点了点头道:“看来黄医师的水平大涨了啊。”

    此言一出,萧辰微微一怔,而黄明坤则回头和他对视了一眼,眼中流露出了阴谋得逞的表情。

    黄明坤笑着站起身来说道:“院长廖赞了,我也是一直在研读几本有名医术,比别人多花了些时间和心思罢了。”

    姜院长十分满意的点了点头道:“不错,活到老学到老嘛,我决定了,将黄医师提升为副主任医师,北区那里依旧由你管辖。”

    黄明坤闻言脸色一喜,他等得就是这句话。

    “谢谢院长的提拔,我定当继续努力,不负院长期望。”

    黄明坤说完还有恃无恐的瞥了一眼萧辰。

    所有就诊报告单上都是自己的签名,就算萧辰想揭穿他,也拿不出有说服力的证据。

    谁让萧辰这么自大,连就诊流程都搞不清楚,让自己钻了空子。

    黄明坤现在可谓是春风得意,名声也得了,职位也升了。

    之前被萧辰抢了风头的憋屈感一扫全无。

    萧辰深吸了一口气,并没有当场揭穿黄明坤的谎言,如果在现在和黄明坤撕破脸色,还不如静观其变找个机会证明自己。

    就当所有人都对着黄明坤祝贺升职时,萧辰突然站了起来。

    黄明坤皱了皱眉头,冷笑着低声说道:“小子,你是想跟我闹个鱼死网破?我可告诉你,所有就诊报告单都是我的签名,还有门诊部所有人都是我的心腹,没人能证明这些是你的功劳。”

    萧辰没有理会他,而是笑着对姜院长说道:“院长,我有一个建议。”

    “嗯,你说。”

    “我建议开展个临床观摩活动,让全院的医生都来观摩一下黄医师如何治病的,这样有助于大家的学习进步,您觉得呢?”

    萧辰话音刚落,黄明坤顿时脸色一白,眼神也惊疑不定了起来。

    “不错,这个建议挺好。”

    姜院长也点了点头道。

    “院长,我……”

    黄明坤刚想说话,立刻被萧辰打断道:“我记得上次那个脊椎炎患者,明天就要来完成第三个疗程的骨髓穿刺治疗,就拿这个当成观摩示范,黄医师觉得如何?”

    “我……”

    黄明坤一脸紧张,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之前两个疗程您都完美的完成了,最后一个疗程对于您来说,不算太难吧?”

    萧辰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说道。

    黄明坤哪里会骨髓穿刺这种高难度的体外手术,但是现在当着全院医师的面前,他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下来。

    “那好!明天召集全院医师观摩黄副主任的骨髓穿刺疗法。”

    姜院长决定了下来,众人散场。

    萧辰冷笑的瞥了他一眼,自顾自的离开了。

    骨髓穿刺,不是一般医生会的,黄明坤这个混吃等死的废物就更不用说了。

    次日。

    全院开展黄医师治病观摩的消息很快传了开来。

    除了一些需要医生值班的重要部门,其他所有人都赶来了。

    一间很大的就诊室中。

    姜院长包括诸位医师都坐在一旁,看着黄明坤和躺在床上的病人。

    “黄医师,可以开始了,最好能配上细致的讲解。”

    萧辰开口提醒道。

    黄明坤的脸色很是难看,从昨天到现在他只睡了几个小时,其他时间都在学习骨髓穿刺的资料。

    但是骨髓穿刺又岂是那么简单的,没有两三年的系统性学习和临床经验,根本学不会。

    他拿起穿引针,手心全部都是汗。

    几乎全院领导到来了,他若是失败了,就是打院长、领导的脸,丢医院的名声,以后也不用干了。

    萧辰在一旁很‘贴心’的将他手中的穿引针拿下,换上一剂麻醉针道:“先麻醉。”

    “哦,是是是,差点忘了。”

    黄明坤连忙点了点头,给病人打了麻醉药。

    “开始吧,要小心点,如果病人感觉到疼痛就说明你穿刺错了位置,可能会导致瘫痪。”

    面对萧辰一直笑眯眯的‘好心提醒’,无形中增加了黄明坤的压力。

    他深吸了口气,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手起针落,黄明坤额头汗珠直流,手也微微发抖。

    随着针头进入两公分左右,黄明坤停了下来,病人也没有任何异常状态。

    “成功了!”

    黄明坤脸上有掩盖不住的喜色。

    突然,病人突兀的痛呼了一声。

    “医生,打麻醉了嘛?我怎么感觉这么痛?”

    骨髓穿刺是很精密的手术,有一分一毫的差错,都可能导致病人瘫痪,乃至死亡!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