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区门诊部因为萧辰的原因,名气越来越大,病人也络绎不绝。

    很多病人宁愿来这里等上一整天排队挂号,也不愿意去别的门诊部。

    钱正昊两人都是老资历了,就算业绩平平,但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只要再熬几个月也能顺利升任副主任医师,结果这一愿望却因萧辰而破灭了。

    可想而知,两人对待萧辰根本不会有什么好脸色。

    “哼,能力不行就是不行,不要找那么多借口!”

    姜院长听完钱正昊的解释反而更生气了。

    “你们若是有本事,也可以像萧医师那样,让病人宁愿等上几个小时也要去让你们给他们治疗。”

    钱正昊两人在众多同仁面前,被院长训斥比不过一个新来的医师,让他们感觉颜面扫地了。

    两人没有敢多说什么,只是有意无意瞥向萧辰的目光,带着一丝隐隐的怨恨。

    很快例会结束,众人散场。

    钱正昊和杜志国两人出了门,深深的望了一眼萧辰。

    “钱医师,我们难道就这么被一个新来的小子给踩在头顶嘛?”

    杜志国皱着眉头说道。

    “哼,我这几年也不是白混的,我舅舅可是副院长,我已经想到办法坏了他的门诊部的名声。”

    钱正昊目光闪烁着,嘴角扬起了一抹冷笑。

    ……

    次日,萧辰刚来到医院,就听见候诊厅有吵闹声。

    他走了过去一看,只见小李和一名男子在争吵着什么。

    “小李,怎么回事?”

    萧辰扫了一眼男子,随意的问道。

    “这名病人好像没有什么病,却硬嚷嚷自己有什么暗疾,一直要求你来亲自为他看病,不接受其他人诊治。”

    小李无奈的回答道。

    由于来找萧辰看病的人太多了,他不可能所有事都亲力亲为了。

    一般的小病都是交给实习的陪诊医师和护士们解决。

    “我是排了三个小时的队,你们如果不答应我的要求,我可就赖在这里了。”

    男子很是蛮横的说道。

    萧辰皱了皱眉头道:“你没有病,回去吧。”

    “你都没有给我检查,就这样打发我,太不尊重我了吧,我要去投诉你!”

    男子显然借着话题,想把事情闹大。

    附近围观的病人也越来越多,男子如果一直闹下去,会影响到其他人看病。

    “跟我来吧。”

    萧辰对于这种不讲理的病人,也没什么好办法。

    只好带着他去接诊室,走个流程再打发走他。

    “坐下吧,把手伸出来。”

    男子很配合的伸出手,让萧辰把了把脉。

    “你的身体的确没有任何问题,你可以回去了。”

    萧辰刚说完,病人立刻猛拍了一下桌子吼道:“我听说你的名气很大,居然连我的病症都检查不出,现在看来不过去浪得虚名吧。”

    萧辰见此,脸色也深了下来,他感觉这个人根本就不是来看病的,而是来闹事的。

    这时,门外一阵脚步声传来。

    钱正昊和杜志国带着姜院长一起往他这里走来。

    “姜院长,昨天您一番话将我们骂醒了,所以我们决定向萧医师学习医术。”

    姜院长点了点头道:“嗯,活到老活到老,你们这个想法很不错,我可以和萧医师提一下这个事,至于他答不答应就看你们了。”

    萧辰修炼《九品玄典》后,耳聪目明,门外三人的对话都一清二楚的入了他耳中。

    他可不信钱正昊和杜志国真是来找他学习的,而且来的还这么巧,正好赶上他诊治眼前的这个难缠的‘病人’。

    “我可是等了三个小时,你想就这么随便把我打发了?信不信我去找院长投诉你。”

    病人继续蛮横的纠缠道。

    这时,姜院长等人也走了进来。

    “萧医师在忙啊,没打扰你吧。”

    姜院长和蔼的问道。

    “没有,不知道院长是有什么事嘛?”

    萧辰问道,随意的瞥了一眼钱正昊两人。

    只见两人很隐秘的和病人对视了一眼。

    这细微的动作自然瞒不过萧辰的眼睛。

    “实不相瞒,我等深感医术不精,特意前来学习,正好萧医师在接诊病人,不介意我们在一旁旁观吧?”

    钱正昊笑着问道。

    “当然可以。”

    萧辰心中已经有了数,这病人显然是钱正昊请来的托。

    “不知萧医术诊断出这个病人是什么病了嘛?”

    钱正昊在一旁问道。

    萧辰从针袋上取出一根银针淡淡的说道:“心病。”

    “什么心病?你可别乱说!”

    病人闻言,立刻抓住萧辰话中漏洞反驳道。

    “萧医生说笑了,这里是医院,不是心理诊疗所,你这个诊断结果未免也太草率人了。”

    钱正昊深色不变的抨击道。

    杜志国则毫不客气的讥讽道:“我看是萧医生根本诊断不出病人,故意在院长面前故弄玄虚吧。”

    他无形中把姜院长也拉了进来,暗嘲萧辰在院长面前不懂装懂。

    姜院长也皱了皱眉头,有些不高兴的说道:“我们这是正规医院,无论有病没病都要拿出根据来。”

    两人见姜院长有些不高兴了,心中暗喜,准备继续煽风点火。

    “心里有鬼,不就是心病嘛?”

    萧辰则冷笑了一声,突兀的一针扎在他头顶的天阙穴上,紧接着又在天灵、天启穴上快速扎了两下。

    这三个穴位是连接人体神经的,一般普通人如果被人用棍棒重击这三个穴位,轻则昏死,重则失忆。

    但是萧辰利用银针刺激这三个穴位,只要掌握好力度、分寸,便可以达到‘迷魂’的效果。

    让人处于一种恍惚状态,问什么答什么。

    在早些年,还是民国战争时期,就有审讯官利用这种手法逼问犯人。

    但是他们使用这种手法后,犯人大多都承受不了精神压迫而疯了。

    萧辰则可以精准的掌控银针,所以不担心会给‘病人’留下什么后遗症。

    三人见状一愣,有些不明所以的看向萧辰。

    男子被扎了三针后,眼神立刻迟钝了,目光也无法聚焦。

    “你叫什么名字?”

    萧辰开口问道。

    “李大壮。”

    “你为什么来找我?”

    此言一出,钱正昊和杜志国脸色十分震惊的对视了一眼,脸上再没有之前的胜券在握,反而满是惊慌失措。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