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看看,可是眼前这两人?”

    男子呆滞的目光扫了他们一眼,木讷的点了点头。

    面对萧辰不知怎么做到的这诡异的一幕,两人终于忍不住了。

    “一派胡言!萧医师,这个人肯定是精神不正常,我们根本不认识他。”

    钱正昊立刻矢口否认道。

    “对对对,这个人肯定是精神有毛病。”

    杜志国也点头附和道。

    “哦?是嘛。”

    萧辰冷笑着瞥了他们一眼。

    “杜医师,这事怎么回事?你知不知情?”

    钱正昊额头冷汗直流,立刻改口问向杜志国。

    杜志国脸色微变,立刻明白钱正昊这是要弃车保帅了。

    但是钱正昊的舅舅是副院长,他得罪不起,一时间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我……”

    “够了!”

    姜院长突兀的呵斥了一声,他活了一大把年纪,脑子还是不傻的。

    他虽然不知道萧辰为什么能让男子说出这些事,但是这事跟钱正昊两人脱不了关系。

    “杜医师,这事是你指使的?”

    姜院长脸色阴沉的盯着杜志国。

    “院长,这事……”

    杜志国目光躲闪着,不敢与之对视。

    “还有谁也参与了这事?”

    姜院长也明白钱正昊必然参与了这事,但是钱正昊的舅舅和自己关系不错,如果不是证据确凿,他也不好对钱正昊处罚。

    杜志国瞥了一眼钱正昊,欲言又止,但是很快就摇了摇头道:“没有,这事是我一个人干的。”

    “既然你承认了,我宣布将你降职为主治医师,且扣除三个月薪水,并且在全院进行通报批评。”

    姜院长宣布了处罚结果,目光望向萧辰,想知道他的态度。

    萧辰没有多言,只是点了点头。

    这个结果已经是很不错了,他如果还想继续把事情闹大,就是驳了姜院长的面子。

    钱正昊闻言顿时松了一口气,开口打破僵持的气氛道:“既然杜医师已经认错了,也得到了处罚,我们就先散了吧。”

    “嗯。”

    姜院长点了点头,钱正昊两人立刻灰溜溜的离开了。

    两人离开后,姜院长有些歉意的说道:“你是不是心里有些觉得我老糊涂了?看不出来钱正昊也参与了这事。”

    “怎敢,院长奖罚分明,十分公道。”

    “呵呵,你这小子是在暗嘲我吧。我告诉你吧,钱正昊的舅舅是副院长,如果这事传出去,恐怕伤及他的颜面,也不利于你以后的发展,所以还是大小化小小事化了吧。”

    姜院长解释道。

    “还是院长想的周到。”

    萧辰不动声色拍了个马屁。

    虽然这次钱正昊两人搬了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但是钱正昊显然没有得到深刻教训。

    ……

    萧辰回到海陵市已经有一个多月了,他从大山里带来的纳灵丹也消耗光了。

    不过师傅已经将纳灵丹的丹方和炼制方法交给他了。

    这种丹药的炼制不算复杂,只需要一些简单的工具就可以。

    次日清晨,萧辰来到医院的中医部。

    “萧医师,你怎么来了。”

    一名戴眼镜的青年笑着开口照顾道。

    “我来抓点中药材。”

    萧辰笑着点头回答道。

    青年名叫李清,萧辰经常来这里给病人陪药,一来二去也就熟了。

    “你写个单子,我去帮你抓好。”

    萧辰沉吟了片刻道:“你这里有没有上年份的老药?”

    “老药?”

    李清有些诧异。

    只有三百年年份以上的药材才能称得上是老药。

    这种药是很罕见的,一般医院的中药材都很少有。

    “那得看你要些什么了。”

    李清反问道。

    “豹纹子、金钱草、五叶白参……”

    萧辰将一个个药材名念出来,李清则皱了皱眉头。

    片刻后,李清苦笑了两声道:“萧医师,你说的这些药材,无不都是极其罕见珍贵的,更何况上年份的老药了。”

    “就算年份不够,那就拿数量来凑吧。”

    萧辰也退而求其次道。

    半晌,李清拿了几大包药材放在了桌子上。

    “萧医师,你可是又遇到了什么难治的病人,需要这么多珍贵药材?”

    李清试探着问道。

    “嗯。”

    萧辰只是点了点头,没有多说,随便打发了李清。

    他拿到药材后,立刻回了北区门诊部。

    直到萧辰离开后,两个身影从侧门走了出来。

    这两人正是钱正昊和杜志国,他们昨天被萧辰给摆了一道,在院长面前丢光了脸。

    尤其是杜志国恨不得把萧辰抽骨扒皮,他不仅在全院被通报批评,还降了职。

    “这小子买这么多药是干什么?我在北区门诊部有眼线,没听说又有什么难治的病人。”

    钱正昊摸着下巴思索道。

    “那他买药肯定是给自己吃。”

    杜志国眼中闪过一丝寒光,和钱正昊对视了一眼。

    萧辰回到了办公室,拿出了一个准备好的迷你小丹炉。

    他将药材碾碎放进丹炉中,然后放了几块酒精在丹炉下点燃。

    炼制纳灵丹需要将火候维持在一定温度,正好可以用工业酒精。

    只不过需要每半个小时加一次燃料就行。

    弄好这一切后,萧辰便出了门准备去接诊室。

    他刚出门就顿了一下,目光朝着走廊外扫了一眼。

    此时,走廊外拐角处,钱正昊两人看着萧辰离开了办公室,立刻悄悄走了过去,溜进了他的办公室。

    “这是什么?丹炉?”

    钱正昊有些好奇的看着眼前这个复古的小丹炉。

    这个年代已经很难见到这种古老的炼药工具了。

    杜志国走上前闻了闻道:“好浓郁的药香。”

    他打开盖子,里面的药液已经变得非常粘稠。

    “这是金钱草和白参的气味,还有几种都是一些温性补药。”

    钱正昊显然懂得一些药草知识,大概猜出来了里面的药材成分。

    “这应该是萧辰给自己炼制的补药吧?”

    两人多闻了几口药香后,脸色都红润了许多。

    面对这样神奇的效果,钱正昊眼睛一亮,立刻拿出一个小勺子弄了一点送入口中。

    虽然纳灵丹还没有成型,但是这些精华的药液依旧是药效十分。

    药液入口即化,化为一股暖流传导到身体四肢。

    钱正昊十分满足的叹了口气,他的脸色愈发红润了。

    “我怎么感觉自己一下子就精神了这么多,这药也太神奇了吧。”

    “是嘛?给我尝尝。”

    杜志国也忍不住接过勺子,尝了一口。

    两人你一口我一口,迅速把一炉药液给吃完了。

    钱正昊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勺子,将空空见底的丹炉丢下。

    “这个萧辰居然藏着这么神奇的丹方,如果我们能弄到的话,也不必当医生了,去卖保健品肯定放大财了。”

    钱正昊偷吃完丹液,又开始打起了丹方的主意。

    “要不我们找几个打手等他下班回家的时候……”

    杜志国话还没说完,突然捂着肚子脸色一变。

    钱正昊突然也捂着肚子,痛呼了一声。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