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试着呼喊了几声,但是办公室的隔音效果很好,外面根本听不见。

    而且他们肚子疼的都站不起来,连开门也无法做到。

    就在这时,办公室的门突然来了。

    两人脸色一喜,急忙抬头准备呼救,只见萧辰靠在门上,戏谑的看着两人问道:“怎么样?我炼的药味道不错吧?”

    两人见此,脸色瞬间就绿了,显然萧辰早就知道了他们偷溜进来了。

    “萧…医师,快叫人来送我去急救室洗胃。”

    钱正昊带着哭腔说道。

    “我的这个药,一般人吃了,洗胃是没用的。如果无法消化掉药力,普通人会爆、体、而、亡。”

    萧辰故意将最后几个字说的很重。

    钱正昊也顾不上萧辰是不是在骗他,他只知道自己的肚子像个火药桶一般,仿佛一触即炸。

    “救命啊,萧医师快救救我们。”

    杜志国再也顾不上那么多,立刻爬着跑到萧辰脚下,哀求道。

    “萧医师,只要您能救我们,多少钱我都可以给你。”

    钱正昊也跟着爬过去哀求道。

    “这样啊,还有些时间,你将你们之前做的事给我一五一十说清楚,我就考虑救你们。”

    萧辰十分悠闲的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看着两人。

    这时,萧辰这里的动静也引来了不少人的围观。

    众人有些不明所以的望着两人。

    钱正昊面对众人的目光,只好硬着头皮将他们尾随萧辰的事情慢慢讲了出来。

    “没想钱医师和杜医师居然是这种人啊。”

    “呸,就他们还能称为‘医师’,我要去院长那投诉他们,将他们开除。”

    “是啊,这种败类真是坏了医院的风气。”

    众人立刻口诛笔伐的对两人炮轰起来,但是钱正昊两人根本不在乎这些了。

    脸没了也就没了,命没了就真的是完了。

    萧辰满意的点了点头,在桌子上倒了杯水放在地上道:“喝完就好了。”

    “什么?这样就行了?”

    钱正昊有些愕然,他突然有种被耍了的感觉。

    “信不信随你,我还有事,再见了。”

    萧辰轻笑了一声,转身离开了。

    纳灵丹只是一种补药,普通人误食了的确会爆体而亡,但是两人吃的只是药液,而且药材年份不高、药效低,肚子痛只是正常现象,并不会爆体而亡。

    以前那些话,只是萧辰忽悠他们的罢了,没想到两人这么怕死,被他吓的说出了所有事情。

    很快,钱正昊两人的事已经弄的人尽皆知,姜院长纵然念着他舅舅是副院长的情分上,也不得不开除了两人。

    这天萧辰刚下班,接到了一个电话,他扫了一眼来电显示,有些诧异的嘟囔道:“怎么是她。”

    “喂,余小姐,有什么事嘛?”

    “没事就不能找你了嘛?”

    电话那头的声音略带一丝责怪的意味。

    萧辰笑了笑道:“自然不是,我只是担心你出了什么事。”

    萧辰不留痕迹的掩饰了尴尬,同样也哄了哄余欣柔。

    “其实也没什么事,明天是我生日,我想问下你有没有时间来参加我的生日聚会。”

    余欣柔有些希冀的问道。

    “嗯……可以。”

    萧辰沉吟片刻答应了下来。

    余家之前帮过他忙,于情于理他都不该推辞。

    ……

    海陵市最繁华、最值钱的地段莫过于靠海那一段。

    这里的房价都是寸土出金了,但是余家却在这里有一栋大别墅。

    余欣柔的生日聚会也定在了这里。

    晚上的海边夜景十分漂亮,萧辰下了车,眺望了一眼整个海景,深深吸了口气走了过去。

    不远处的一栋别墅灯火通明,显然那就是余欣柔的生日聚会地点了。

    萧辰刚进门,余欣柔便迎面又来道:“萧大医生,你终于来了。”

    她话里带着几分调侃的意味,萧辰摸了摸鼻子苦笑道:“你知道的,医院那么忙,我一下班就赶过来了。”

    “好了,好了,进去做吧。”

    余欣柔笑了笑,领着他往里面走。

    就在两人谈笑风生时,一旁的一双阴冷目光聚集在了萧辰身上。

    王文斌脸色阴沉的喝了杯闷酒,突然身边走过来一名西装革履的男子笑着问道:“王少怎么一个人喝闷酒?情伤是嘛?”

    “江公子这时候来取笑我,怕是有些不仗义吧。”

    王文斌瞥了他一眼道。

    “我只是随意一说罢了,不过我看你这般黯然神伤,很好奇那小子有什么厉害的地方。”

    “一个离家十几年回来继承家产的乡巴佬罢了,就是仗着余心柔对他有好感,不然我早就弄死他了。”

    王文斌说完,愤愤的一口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江姓男子听完皱了皱眉头继续问道:“他叫什么?”

    “萧辰。”

    “萧辰?”

    王文斌见江姓男子听到这个名字,脸上有一闪即逝的愕然之色,有些好奇的问道:“怎么?建元兄认识他?”

    江建元冷笑着摇了摇头道:“我表弟就是被他打残的,真是冤家路窄,居然在这里碰上的。”

    王文斌闻言,脸上微微有些喜色,他没想到萧辰居然还得罪了江家。

    如果有江家这个庞然大物出手,萧辰肯定是死无葬身之地。

    正当余欣柔领着萧辰介绍她的一些朋友时,一道声音传了过来。

    “萧先生,好久不见。”

    王文斌一边说着,和江建元一起走了过来。

    “介绍一下,这位是江家的长子,江氏集团的总经理江建元。”

    余欣柔对着萧辰说道。

    萧辰深色不变的点了点头,但是心里立刻提防起来了。

    他对江家的人可没有任何好感,而且他还打残了江邵天,也不知道这个江建元和江邵天关系怎么样。

    “萧先生来的这么晚,一定是给余小姐精心准备礼物去了吧?”

    王文斌问道。

    没等萧辰说话,江建元率先拿出一个礼盒道:“这是江氏集团最新研发的保健品,香凝膏,拥有美容养颜的功效,还望余小姐不要嫌弃。”

    江家是海陵市最大的保健品集团公司,主打高端奢侈的保健品。

    一瓶保健品被卖出天价也不奇怪。

    “听说这香凝膏是江氏刚研发的产品,产量很少,基本都是有价无市,只有内部高层才有拿到货源。”

    “你看这么大的礼盒,起码装了五瓶香凝膏,这份礼物不轻了。”

    余欣柔点了点头收下了礼物,江建元十分得意的瞥了一眼萧辰,想看看他能拿出什么像样的东西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