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来的匆忙,只带了一个小礼品罢了,还是不拿出来了。”

    萧辰笑了笑道。

    他的确准备了礼物,但是他并不想给这些人看。

    “萧先生这样藏私,不愿意拿出来一看,是怕拿出来了丢人现眼吗?”

    王文斌冷嘲道。

    一旁的江建元也开口道:“早就听说过萧先生的大名了,我也想见识一下萧先生准备了什么珍稀礼物,让我们开开眼界吧。”

    这两人一唱一和,皮笑肉不笑的想给萧辰使绊子。

    萧辰皱了皱眉头,随即轻笑着说道:“我也带了一种女子用的保健药品,只是我怕你们不识货。”

    此言一出,江建元愣了愣,突兀的大笑了起来。

    “萧先生,你难道不知道江家是做什么的嘛?”

    “江家祖上可是御医出身,什么珍稀的药品没见过?萧先生只怕是有些坐井观天了。”

    王文斌讥笑道。

    “那都是祖上的荣光,不提也罢。”

    江建元谦虚的摆了摆手,又继续对萧辰说道:“不过我也很好奇萧先生会有什么,我没见过的宝贝。”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萧辰身上,想看看他是不是真的能拿出来上档次的东西。

    江建元则一副笑吟吟的看着他,心中对萧辰口中所说的‘珍稀药品’根本不屑一顾。

    江家扎根在海陵多年,家中不知道有多少灵丹妙药,随便流露一点出去,都能拍出百万乃至千万的天价。

    一个从大山里刚回家的乡巴佬能有啥好东西,在他看来,萧辰就是那种没有见过世面的愣头青。

    余欣柔听萧辰这么一说,联想到萧辰那神乎其神的医术,不禁也期待起来,萧辰给她准备了什么礼物。

    众人只见萧辰从怀里拿出一个普普通通的木盒子。

    这个盒子就像刚刚从原木上切割出来,表面很是粗糙,都没有经过上漆装饰。

    众人一看这个包装盒,都有些愕然。

    “看这个盒子就知道里面的东西也不会有多好。”

    “可不是嘛,余小姐的生日礼物居然送这种上不了台面的东西。”

    “看看江大公子的礼物,那真是一个天一个地。”

    众人纷纷小声嘲笑萧辰的寒酸。

    江建元很是满意的听着周围人的窃窃私语,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余欣柔看这个木盒子,心里也有些失望,不过她还是礼貌的笑着接过盒子道:“谢谢。”

    王文斌心里冷笑着瞥了一眼萧辰,他显然不满足于此,想要看萧辰继续出丑。

    他继续开口道:“欣柔,快把萧先生的礼物拿出来给大家家掌掌眼啊。我相信萧先生也不会介意吧?”

    余欣柔又不傻,她岂能不明白王文斌心里想得什么,皱了皱眉头刚准备拒绝时。

    “打开看看也无妨。”

    萧辰突然开口答应让余欣柔一怔。

    “这……”

    “无妨,既然大家都想看,那就满足大家的好奇心。”

    萧辰淡淡的说道,脸上挂着一抹微笑,仿佛根本不在意一般。

    “余小姐,萧先生都说可以拿出来看看了,你就打开吧。”

    江建元觉得那个破盒子里估计装了一些野山参之类的地摊货。

    他也想继续借题发挥,再看萧辰出丑。

    余欣柔犹豫片刻打开了木盒子,盒子中放着几颗灰褐色的丹药,平淡无奇。

    “这是什么?巧克力豆嘛?”

    王文斌忍不住大笑起来。

    江建元上前仔细看了看,又摇了摇头道:“一没有药香,二没有光泽,这是一种自制的粗制丹药。”

    众人从江建元不屑的眼神中,能看出这丹药估计和那个盒子一样都是‘地摊货。’

    “萧先生,你能有制药许可证嘛?这种粗制滥造的东西送给余小姐,只怕有些不安全吧。”

    江建元瞅了一眼萧辰道。

    “江公子说的对,万一这东西有问题,欣柔吃下去出了问题谁负责?”

    王文斌也附和道。

    “你想试试效果?”

    萧辰不动声色的反问道。

    “呵,这种不明不白的东西,我肯定不会吃,而且为了欣柔的安全,我建议你还是把这东西收回去吧。”

    王文斌嘲讽道。

    “没事的,这礼物我很喜欢,这丹药有什么效果啊?”

    余欣柔见气氛不对,立刻开口缓和道。

    “这叫驻颜丹,女子服下后有延缓衰老,留住容颜的效果,不说永葆青春吧,但是等你三十岁的时候,还可以和二十岁一样。”

    萧辰解释道。

    “这么神奇?”

    余欣柔闻言有些诧异,这看似不起眼的丹药,如果真有萧辰所说那般神效,岂不是灵丹了。

    “一派胡言!”

    江建元一脸不屑的说道。

    “我江家研究丹药之道上百年,就是祖上手册也没有记载过世上有这种神药。”

    “江公子,我看这小子是怕在欣柔面前丢脸,故意夸大其词吧。”

    “只是你祖上阅历不够,没有见过并不代表没有。”

    萧辰淡淡说道。

    “萧先生说话可要注意点分寸,我祖上曾经是晚清的御医,治好过不知多少疑难杂症,见过无数奇珍异草,如果世上有这样丹药,我江家必然知晓。”

    江建元冷哼一声道。

    “我说了,那是你祖上阅历不够。”

    萧辰依旧淡淡的回答。

    “你!”

    萧辰这话等于间接说他祖上能力不行,江建元的脸色瞬间就阴沉了下来。

    “江公子不要动气,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便知,找个人试药吧。”

    王文斌从木盒子里取出一颗驻颜丹说道。

    周围众人立刻往后退了一步,经过江建元这么一讲,大家都有些不信任萧辰炼制的丹药。

    万一这丹药有什么副作用,到时候连哭都来不及。

    王文斌对着不远处的一位服务员女孩招了招手道:“你过来。”

    女孩有些怯生生的走过来问道:“先生,您有什么需要嘛。”

    “吃下去。”

    王文斌拿着丹药命令道。

    女孩显得有些紧张,但是这里任何一个人她都惹不起,女孩只好硬着头皮接过丹药,仰头吞下。

    女孩还没来得及尝出味道,丹药便入口即化了。

    王文斌冷笑开口道:“这就是你所谓的神药嘛?我看还不如地摊上的炒黄豆吧,哈哈哈……”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