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你们快看,她身上皮肤好像突然变黑了,是不是中毒了。”

    一名穿着裙子的女孩紧张的说道。

    她身边的男伴见此则眼睛一亮说道:“这…这是中医上传说的伐骨洗髓啊,她的皮肤并不是变黑了,而是在分泌体内的脏东西!”

    男子显然懂得一些这方面知识,继续给女伴解释道:

    “伐骨洗髓的说法最早是古代练气士传下来的。据说经过伐骨洗髓的人,会排出体内的污垢和杂质,体质会被大大增强,身体会回到最初的‘无垢’之体。”

    “按中医上说,身体排出污垢等毒素后,自然就能达到养颜、驻颜的效果。这小姑娘运气真不错啊。”

    众人听完男子的话,一时间看向萧辰的目光全变了。

    尤其是那些在试药前,唯恐避之不及的各个小姐,一个个看向女孩的目光充满了羡慕嫉妒恨。

    美容驻颜,永葆青春,这是全世界所有女人最大的梦想吧。

    而这个已经不是梦想和奢望了,只需要一颗驻颜丹就可以达到。

    “萧先生,您还有这种驻颜丹嘛?有多少我全买了。”

    一个打扮很时髦的女子直接冲上去,双眼放光的问道。

    “哼,刘小姐,你别想把好事都占了,萧先生,你有多少驻颜丹,我出双倍价格。”

    另一位女子也立刻走上前说道。

    “驻颜丹这种堪称仙丹的宝贝,岂是钱能衡量的,萧先生,不知道你有没有女朋友?”

    “萧先生……”

    一时间,几乎所有女人都冲上前来,将萧辰围在中间。

    面对这些女人提出的一个比一个更具诱惑力的条件,萧辰都不禁有些口干舌燥了。

    要知道这些人都是海陵市各大世家、集团的千金小姐,每个人都身价不菲,价格都是几十万的往上喊。

    一时间,原本今天的寿星主角余欣柔竟然被冷落了。

    余欣柔见这么多女人都围着萧辰,眼神里也有些酸酸的。

    而一旁的王文斌的笑容也凝固了,脸色憋成了猪肝色。

    “这怎么可能……”

    江建元也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一幕,今天的确再次刷新了他的世界观,也让他重新开始重视起萧辰了。

    这种神奇的丹药,如果他能弄到丹方,那么江家的势力会再次得到发展,乃至巅峰。

    此时,萧辰被围在中间,苦笑着说道:“实在不好意思,这种驻颜丹需要的药材十分难寻,我只炼制了几颗全送给余小姐当礼物了。”

    众人闻言不禁有些失望,如果这驻颜丹在其他人手里还好办,顶多花点钱也能拿到。

    但是到了余欣柔手里,她们就没办法了,首先余家势力大,豪取抢夺不存在的。

    其次,余欣柔也是女人,这种对女人来说是至宝的东西,她肯定不会让出来的。

    “萧先生倒是深藏不露啊。”

    江建元的声音从身边冷冷传来。

    萧辰转身带着一丝胜利者的微笑道:“江大公子廖赞了,我这种粗制滥造的土方子怎么入得了你的法眼,毕竟你祖上可是御医出身。”

    萧辰不动声色的暗嘲了一句江建元,让他脸上有些挂不住了。

    不过事实如此,短短一分钟的时间,他就被打脸了,他的确无法反驳。

    江建元深吸了一口气,压住心里的怒火,勉强挤出笑容说道:“今天是余小姐的生日,但是我总觉得少了那么点氛围,要么我们几个人玩玩牌吧。”

    一旁的王文斌闻言,眼中闪过一丝?诡异的光,他也附和道:“我觉得这个提议不错,不知道萧先生有没有兴趣也来玩几把?”

    萧辰瞅了两人一眼,大概猜出来两人又想玩什么小把戏。

    “好啊,不过我出门匆忙,没带什么钱。”

    江建元脸上微不可查闪过一丝喜色,立刻说道:“没钱可以先欠着,我相信以萧先生的人品肯定不会赖账。”

    三人围着一个桌子坐下,很快就有人送上来一副扑克。

    江建元拿过扑克,手法极其熟练的洗着牌,显然是个老手了。

    “怎么玩?”

    “炸金花,三张牌,谁大谁赢。”

    江建元说着已经开始发牌了。

    萧辰刚坐下就感觉到自己身旁、身后有几道目光在盯着他。

    很明显,他附近的这些‘眼睛’应该是两人安排好的。

    王文斌拿到牌就扫了一眼,露出一副志在必得的模样。

    江建元也手法娴熟的用一张牌盖在另外两张上,然后用手指遮掩着看了眼牌。

    “嗯?你怎么不看牌?”

    江建元看完牌,有些诧异看着萧辰。

    萧辰身后的几个人也十分无奈,萧辰拿到牌就立刻用手按住,连个缝都没留。

    “我没看牌,所以我下的赌注,你们要下双倍,没错吧?”

    萧辰故意装糊涂问道。

    江建元愣了下点了点头道:“没错,但是你可要想好,炸金花可不仅仅是靠运气才能赢的,我劝你还是看看牌。”

    “是啊,不看牌就盲下注,这样不可能赢的,除非你今晚被财神爷附体了,我也觉得你还是看看牌再考虑要不要吧。”

    两人装作一副为萧辰好的样子,对萧辰不停的劝说,想引诱他打开牌。

    但是萧辰只是微微一笑道:“不用了,下注吧。”

    江建元和王文斌对视了一眼,微不可察皱了皱眉头。

    “十万。”

    萧辰率先开口道。

    “二十万跟了。”

    “我也跟了。”

    两人同时开口。

    二十万对于他们这种富家子弟来说不算什么,也就是办一个party的花费。

    “继续,十万。”

    萧辰丝毫没有老牌意思,这种对于盲下的自信,虽然没有吓到江建元两人,但是他们心里却不知为何隐隐有些不妙的预感。

    “跟了。”

    “我也跟了。”

    两人刚说完,萧辰立刻又开口道:“二十万。”

    此时,赌注已经破了百万,他们如果再跟,就需要下四十万。

    虽然数额不算太大,但是看萧辰的样子,丝毫没有停止下注的意思。

    而如果想开牌的话,必须有一方出双倍赌注结束下注。

    也就是说两人必须出八十万才能停止下注。

    王文斌犹豫片刻直接弃牌了,他不是江建元那种等级的富少,手上没那么多闲钱。

    “八十万,开了。”

    江建元率先开牌,露出4、5、6混色顺子,冷笑道:“我就不信你盲下的运气又那么好,能大过我这副牌。”

    不过拿到这种牌的概率是很低的,正常情况下,玩个上百把遇不到一次都是正常。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