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文斌看到这副牌,暗自庆幸自己没有跟下去。

    他也对着萧辰挖苦道:“我都好心劝过你,让你看看牌再下注也不迟,非要贪那一点小便宜,啧啧啧,现在输了后悔了吧。”

    “谁说我输了?”

    萧辰打开牌,微微一笑道:“不好意思,我的运气还真就这么好。”

    王文斌扫了一眼过去惊讶的差点咬破舌头。

    萧辰的这副牌居然是同花色,而且最主要的是萧辰根本没有看牌,他仿佛知道自己的底牌一样。

    江建元也是一脸不可置信,脸色有阴郁。

    一把输了一百多万,他也是有些心疼的。

    主要是他的目的并没有达到,他想要的是萧辰的驻颜丹的丹方,在他看来这个丹方是无价之宝。

    “继续吧,你只是运气好罢了。”

    江建元不死心的继续说道。

    他又拿起牌开始洗牌,然后发了三副牌。

    江建元用手压着扑克,瞥了一眼底牌嘴角扬起一抹微笑道:“你先下注。”

    “不要,弃牌。”

    萧辰看都没看就直接将底牌扔了。

    “你在搞什么鬼?牌都没看就扔了?”

    王文斌有些愕然,仿佛萧辰会透视一样,能看穿他们的底牌。

    “你们继续玩,我等下一句。”

    萧辰百无聊赖的伸了个懒腰,饶有兴趣的看着他们两人。

    没有萧辰这个‘主角’,两人也没有继续赌下去的必要了。

    王文斌果断弃了牌,重开下一把。

    江建元接着又继续发牌,没等两人看牌,萧辰又是率先开口道:“不要,弃牌。”

    萧辰这样做给江建元的感觉就是萧辰是故意戏耍他们一样。

    江建元皱了皱眉头压住怒气继续发了一圈牌道:“这次,你是不是又要弃牌了?”

    萧辰笑了笑直接开口道:“一百万!”

    此言一出,不仅江建元两人有些懵,周围围观的众人也一脸不解。

    萧辰的举动实在太奇怪了,连续两把牌都没看就弃牌了,这次同样是没看牌,但是想都没想就下注一百万。

    要知道他这是盲下,开口就喊一百万,这份魄力就是在场大多数人都比不上的。

    王文斌瞥了一眼萧辰,他那种风轻云淡,胜券在握的表情让他不禁有些担忧。

    “我…弃牌。”

    王文斌犹豫了下就是决定不掺和了,萧辰给他的感觉太诡异了。

    江建元冷冷的扫了一眼王文斌,王文斌这种临阵退缩的态度让他很不满。

    “一百万我跟了。。”

    江建元也跟着萧辰一起盲赌了一把。

    “一百万,继续。”

    萧辰始终神色不变,仿佛在他看来,一百万根本不是钱一样。

    “等等,算上之前你赢的,你现在拿不出一百万吧?”

    江建元反问道。

    “那你想怎么样?”

    “这样吧,这局赌注全由我出,但是你得拿个东西给我抵押。”

    “你想要什么?”

    萧辰已经明白大戏要开始了,江建元终于要露出狐狸尾巴了。

    “驻颜丹的丹方,用这个抵押一百万吧。”

    江建元轻笑着建议道。

    “可以,但是一百万不够,我要两百万。”

    萧辰直接就翻了倍。

    “成交!”

    江建元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下来,两百万买个驻颜丹丹方,这买卖稳赚不赔。

    “那好,我直接下注两百万吧,跟不跟?”

    萧辰的出手一次比一次更有魄力,这下众人立刻沸腾了。

    “这人胆子也太大了吧,盲下两百万的赌注?”

    “估计是疯了吧,再有钱也不能这么玩啊。”

    在场的人都是富家公子小姐,虽说平常出手也都算阔绰。

    但是这可是四百万啊!眼睛都不眨一下就丢出去了。

    而且萧辰根本没有看自己的底牌,这种魄力无人能比!

    “不管是输是赢,今日之后,这位萧先生的大名只怕是要传遍整个海陵市的上层圈子了。”

    一旁的一位西装革履的男子感叹的说了句。

    江建元也是愣了愣,他从商多年,从来不干没把握的事。

    听到萧辰下注后,江建元拿起底牌,用手捏着三张牌,一点点的移开。

    仅仅几秒过后,江建元突兀的大笑了起来道:“哈哈哈,萧辰啊,萧辰,我能说你是太过狂妄了,还是太大意了,这次你输定了。”

    “四百万,继续跟了。”

    站在人群中的余欣柔无意中瞥到了江建元的底牌,皱了皱眉头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萧先生,你已经没钱了,还跟嘛?”

    江建元笑眯眯的看着萧辰,他拿到了这副牌就等于是赢定了,现在萧辰无论下多少都是给他送钱罢了。

    “余小姐,能为我做个担保写张欠条嘛?”

    萧辰突兀的对余欣柔问道。

    “你…还想继续下注嘛?我觉得你玩的太大了,还是不要跟注了。”

    余欣柔十分隐秘的对着萧辰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不要继续下注了。

    “没事,你只需要给我做个担保,让我写张欠条就行。”

    萧辰笑着摇了摇头。

    余欣柔眉头深锁,不知道该怎么说,才能劝说萧辰放弃下注。

    她已经偷瞥到了江建元的底牌,如果继续帮萧辰担保下注,岂不是把萧辰往火坑里推嘛。

    “我……”

    余欣柔犹豫了片刻,对着萧辰抱以歉意的眼神,虽然没有直说,但是意思很明显,不愿意给萧辰担保。

    她既然不能让萧辰死心,那么就直接断了他的根本,让他无法继续下注。

    虽说萧辰可能会不理解怪她,但只要等萧辰看到江建元的底牌,肯定会明白她的苦心的。

    江建元摸了摸下巴,不经意瞅了一眼王文斌。

    王文斌心领神会立刻开口道:“萧先生,我可以给你担保,输了我替你先垫付,不知道你意下如何?”

    “那我如果输了,还不上你的钱怎么办?”

    萧辰笑着反问道。

    “赌桌上的事谁能说得准,我感觉你肯定能赢。”

    王文斌避重就轻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反而开始鼓励萧辰继续下注。

    萧辰心中冷笑不已,江建元和王文斌从一开始就在算计他。

    对自己不友好的人,那么萧辰也不会手软。

    “‘好,那就多谢王少了。”

    萧辰转而对着江建元说道:“我们也不要这样下注了,三千万赌注直接开吧。”

    “真不知道该说你聪明还是傻,三千万?哈哈哈……把你父亲的公司股份给卖了,才能还得上这笔钱吧?”

    江建元极为猖狂的大笑着,然而将底牌翻了过来。

    “Q、K、A同花顺!江大公子运气也太好了吧!”

    余欣柔见此也叹了口,没想到自己还是没能成功阻止萧辰。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