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辰,快写欠条和丹方吧。”

    江建元此时可谓是春风得意,今晚这一躺可以说是不虚此行。

    不仅得到了一份罕见的丹方还顺便赚了点外快。

    三千多万对于江家来说也不是一笔小数字,一些普通的公司注册资本都没有一千万。

    萧辰要在短时间拿出三千万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王文斌此时也不再伪装了,冷笑着说道:“萧辰,你如今欠我三千万,每天利息是一百万,最好快点还我,不然到时候你可能要去卖肾还债了。”

    “王文斌!你也太欺负人了,高利贷也没有这么高的利息!”

    余欣柔闻言立刻忍不住打抱不平道。

    “欣柔,这事你就别掺和了,借钱这事本就是你情我愿,他也没问我利息多少啊。”

    王文斌虽然有些顾忌余欣柔,但是此时是打击萧辰最好时机,就算暂时惹余欣柔不开心也没事,以后再找机会补救就好。

    “谁说我输了,我还没开牌呢。”

    萧辰淡然开口道。

    他的声音不大,但是气势十足,全场瞬间安静了下来。

    “不见棺材不落泪,不撞南墙不回头是吧?”

    “既然萧先生还想‘挣扎’一下,那就满足他的心愿,哈哈哈。”

    江建元猖狂的大笑着,顺手翻来了萧辰的底牌。

    “就你这……”

    江建元说着扫了一眼底牌,突然脸上的笑容彻底凝固了,他的眼中满是不可置信。

    “这怎么可能!”

    “哇!三个A啊!最大的豹子牌啊。”

    “豹子?这人运气未免太好了吧。”

    众人纷纷倒吸了一口凉气,能抓到这幅牌的人,恐怕是财神附体了吧。

    江建元再也笑不出来了,脸色无比的难看。

    王文斌更是憋红了脸,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萧辰笑了笑道:“不就是三千万嘛,我相信江大公子肯定不会心疼吧?”

    萧辰这似笑非笑的暗嘲让江建元气的差点憋出了内伤。

    “哼,我们走着瞧。”

    江建元脸色阴郁的转身准备离开,既然都撕破脸皮了,他还留在这里就是自取其辱了。

    一旁的王文斌脸色也是青红一阵,自觉自己也没理由再就在这里了,也随着江建元后面准备一起离开。

    “等等!”

    萧辰突然开口打断道。

    “你还想干嘛?”

    江建元皱了皱眉头问道。

    “这位是你们朋友吧,他刚刚一直在我身后看了半天了,你难道不准备把他一起带走嘛?”

    萧辰目光转向一名男子,男子被萧辰瞥了一眼,脸色骤然煞白。

    江建元和王文斌虽然脸色如常,但是心中早已经掀起了惊涛大浪。

    萧辰难道早就发现了他们的小动作?

    所以萧辰在知道这一切的情况下,依旧选择了将计就计?

    他们才是被套路的人,萧辰一直都是在戏耍他们。

    江建元心中已经隐隐将萧辰的威胁又上升了一个层度。

    他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能让他如此重视的人了。

    “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江建元淡淡说道。

    纵然萧辰发现了,也没有什么大不了。

    虽然他们都心里都恨不得弄死对方,但是表面上依旧还是要留些情面。

    这是他们这个圈子的规矩,赢了,可以继续玩下去的,输了,那也就失去待在这个圈子的资格了,也不需要留什么情面了。

    江建元可是江家大少,未来的江氏集团的继承者。

    任何一个有点脑子的人都不会往死里得罪他。

    “江大公子在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啊。这个在我身后想偷看我牌的人,难道你不认识嘛?”

    萧辰故作惊讶的反问道。

    此言一出,江建元脸色立刻沉了下来。

    萧辰这明显是故意装傻充愣,很隐晦的告诉众人,他和王文斌从一开始就作弊了。

    他们这个层次的富少,已经不在乎钱了,但是面子不能丢。

    之前就算玩牌输给了萧辰,那也只是运气不好,但是萧辰如今赤裸裸的暗指他们作弊,就是在众人面前打他的脸了。

    “萧辰,你可不要血口喷人,我江建元可是江氏集团的继承者,根本不缺钱,你觉得我为什么要作弊?就为了这几千万嘛?”

    江建元冷笑了几声道。

    “是啊,以江公子的身份、地位,完全没必要玩这种小动作。”

    “对,我也相信江大公子不会做这种事。”

    很多认识江建元的人都纷纷开口站在他这边。

    在场众人除了余欣柔之外,就属江建元地位最高,更多人都想趁此机会巴结江建元。

    “而且,你们有没有发现这位萧先生,每次都赢,是不是有什么……”

    一旁有人对萧辰下注必赢的原因发出了质疑。

    “你不说我还不觉得,仔细想想,每次萧辰只要下注了都会赢,我觉得他可能出老千了。”

    “是啊,哪有人运气那么好,逢赌必赢,而且他下注的时候好像胸有成竹,没有看牌就知道自己赢定了。”

    一时间,萧辰站在了风口浪尖上,在一些有心人的鼓动下,众人都开始对萧辰质疑起来。

    余欣柔皱了皱眉头道:“好了,孰对孰错,只需要看他怎么说。”

    她指向了那名一直在萧辰身后的男人道。

    “好啊,我根本不认识他,你们可以随便问,如果我是冤枉的,那么你必须得给我一个交代。”

    江建元斜瞥了一眼萧辰,淡然说道。

    王文斌在一旁心中暗笑萧辰自不量力,还妄想掰到江建元。

    只要那人不傻,就不会供出江建元,说出真相,盘问有什么用?

    “那就让我来问他。”

    萧辰走上前,来到男子面前。

    男子面对萧辰的锐利的目光,略微显得有些慌张,但是有江建元等人做靠山,他心中也安心不少。

    “我问你,你认识江建元嘛?”

    “我根本就……”

    男子话还没说完,只见萧辰手指尖夹着一根银针,十分隐秘的在他肩膀上拍了一下。

    原本自信满满的江建元听到这句话后,表情瞬间凝固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