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我背后在干什么?”

    萧辰似笑非笑瞅了一眼萧辰继续问道。

    “是江建元让我在你……”

    男子话还没说完,江建元暴怒的呵斥道:“住口!”

    “江公子这是怎么了?难道我连问都不能问了嘛?”

    “哼,萧辰,这次算你恨,山不转水转,别落到我手里。”

    江建元撂下一句狠话转身就离开了,随行的还有王文斌。

    余欣柔见两人灰溜溜的离开,也没有开口挽留。

    毕竟这两人确实做的太过分了,在自己的生日party上给她请来的客人下套。

    真相大白,两人离开后,众人也一阵唏嘘。

    纵然有不少人心里对两人这种行为感到不耻,但是碍于江家的地位,也不敢多评论一句。

    这场party经过这么一闹,也没了什么气氛。

    没过多久,众人纷纷找了个借口都慢慢散了,只剩下余欣柔和萧辰两人。

    “你是怎么做到的?难道你还会出老千?”

    余欣柔才一脸好奇的问道。

    “你看我像那种人嘛?”

    萧辰苦笑着摇了摇头,没有多解释。

    就算他解释了,估计余欣柔也无法理解。

    萧辰四处望了望,人已经走光了,就他们两个人孤男寡女待在这里,气氛有些尴尬。

    “那个……天色不早了,我明天……”

    萧辰刚准备找个理由溜走,余欣柔立刻打断道:“你明天不上班,别骗我了,没事的话陪我聊一会儿吧。”

    眼看谎言被揭穿,萧辰也不再扭捏,拿过一瓶红酒给两人都倒了一杯。

    “给我讲讲你的故事。”

    余欣柔抿了口酒,好奇的问道。

    从她第一次见到萧辰,就感觉到了萧辰身上透露着一种神秘的色彩。

    而萧辰总是不经意的展现出种种不可思议的能力,这样神秘的男人,任何一个女人都会感到好奇,想去了解。

    “我啊,我小时候……”

    萧辰点了点开始回忆他小时候的事,当然,关于《九品玄典》的事,他却没有透露丝毫,只是挑了一些小时候和师傅在大山里生活的趣事。

    几杯美酒下肚,余欣柔的脸色已经有些微红了。

    她托着腮帮子,眼神有些迷离的看着萧辰。

    在昏暗的灯光中,几抹不寻常的红晕渐渐呈现在她的脸上,让她看起来像是一个熟透的红苹果,十分诱人。

    余欣柔已经有些醉意了,傻笑着举起酒杯准备送到嘴边,突然手一抖,酒杯里的红酒全洒到了她身上。

    七月的海陵十分热,余欣柔穿的不多,只有一件修长的白衬衫。

    红酒直接泼湿了整件衬衫,使衣服全都贴到了身上,将她胸部的曲线完美勾勒了出来。

    在暗黄的灯光下,萧辰能清楚看到她的内衣。

    ‘卧擦!’

    没想到余欣柔平日总是一副雷厉风行,高冷女总裁的模样,居然也会穿这种内衣。

    这种情形下,萧辰也是一愣,不禁多看了两眼。

    正所谓不看才不看,他虽然算不上什么正人君子,但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自己只是无意看到的。

    萧辰在心里自我洗脑了一下。

    余欣柔也是喝多了,并没有发现萧辰古怪的目光,依旧准备给自己倒酒。

    萧辰干咳了两声道:“好了,别喝了,天色不早了,我先回去了。”

    再待下去,萧辰只怕自己会做出什么别的事来。

    余欣柔眼神朦胧的看了看手表,嘟囔道:“啊,都十一点了,你开车送我回去吧。”

    “你就在这睡吧。”

    “不行,这里不安全,爷爷不让我在外面过夜。”

    余欣柔迷迷糊糊的说道。

    萧辰一听也对,这个别墅太偏远了,留她一个人待在这里,万一晚上有坏人来了,那就麻烦了。

    余欣柔起身踉踉跄跄的拿过包包,从里面拿出一串车钥匙递给了萧辰。

    萧辰扶着她出了门,废了一番力气才把她弄上车。

    余欣柔的座驾是一辆红色的迷你保时捷,很女性化,也十分拉风。

    萧辰坐上车才发现自己好像没有驾照,而且他也不会开车。

    副驾驶位置上的余欣柔已经睡着了,他也只能硬着头皮开车了。

    半晌,汽车发动,慢腾腾的上了路。

    “嗯……”

    余欣柔梦呓了一声,一双白皙的双手突然搂上了萧辰的脖子。

    萧辰还没有反应过来时,余欣柔整个人都压了过来,半个身躯都依偎在他的怀里。

    余欣柔身上特有的香水味全部钻进了他的鼻子里。

    “卧擦,我在开车啊,别乱动。”

    萧辰猝不及防被余欣柔这么一闹,差点把车开出车道外。

    不过幸好夜深了,这一段路没什么来往车辆。

    “嗯,快亲我……”

    余欣柔依旧没有安分下来,钻进他怀里后,半睁着迷离的眼神居然将一双涂着口红的香唇凑了过来。

    “你说啥?”

    萧辰的脑子一下子就空白了。

    虽然他发现了余欣柔穿着蕾丝内衣,隐隐猜测到她私底下应该是个很奔放的人,但是他打死也没想到,余欣柔居然‘奔放’到这个程度。

    都说酒后乱性,此言不假。

    萧辰微微瞥了一眼余欣柔,不得不说此时的余欣柔十分诱人,换做任何一个男人都不会拒绝这种好事。

    但是他如果趁她喝醉的时候把她要了,虽说自己是‘受害者’,可是自己心里总觉得会有些过意不去。

    萧辰深吸了两口气,平和了下躁动的心情,撇过头去,没有让她得逞。

    余欣柔显然没有死心,继续用双手用力勾住萧辰的脖子,想要亲过去。

    “我的姑奶奶,我在开车,你能不能别闹了。”

    萧辰已经被她撩拨的欲火缠身了,只要他一个分神,说不定就会车毁人亡。

    “你喜不喜欢我?快亲我……”

    余欣柔眼神迷离的看着他,吐气如兰,一字一句都勾人心魂。

    “我……”

    萧辰皱着眉头看了她一眼,还没有想好怎么回答。

    只见余欣柔突然双手用力一勾,低头吻了过去。

    “等…嗯……”

    萧辰都来不及说话,就被一双香唇堵住了嘴。

    他还在开车!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