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

    果不其然,一声意料之中的巨响伴随着车子的震动传入萧辰耳中。

    车子追尾了,这辆迷你保时捷撞上了一辆黑色的路虎。

    路虎的侧车门都被撞出了一个大凹坑,受损严重。

    “马勒戈壁,是不是没长眼睛?”

    路虎车门打开,一名身穿黑色西装的光头下了车。

    光头的脸上有一道淡淡的疤痕,在不清晰的灯光照射下,显得有些狰狞。

    随后,又从车子里下来三个打手,一个个都手持棍棒,气势汹汹的跟着光头朝着萧辰等人走来。

    萧辰皱了皱眉头,立刻摆脱了余欣柔下了车。

    经过这么一撞,余欣柔还是没有清醒,依旧醉醺醺的躺在车里。

    光头等人走了过来,先是不屑的瞥了一眼萧辰,只见他目光一转,看到了躺在车里的余欣柔,立刻眼睛一亮。

    余欣柔本就长的十分漂亮,如今喝醉了,样子更加妩媚,光头也是瞬间精虫上脑,眼睛一直在余欣柔的娇躯上打转着。

    足足过了半晌,他才依依不舍的收回了目光,很不客气的对萧辰说道:“小子,你撞了我的车,知道嘛?”

    “嗯,不好意思,我愿意报销你的一切损失。”

    “呵呵,我的损失?我的损失太大了,你赔不起。”

    光头冷笑道。

    “那你想怎样?”

    萧辰也皱了皱眉头,如果不是他有错在先,遇到这种故意找茬的人,他就动手了。

    “我也不为难你,跪下给我道个歉,然后滚,这车和里面的女人都归我了。”

    光头语气仿佛早已经将这辆保时捷和余欣柔视为囊中之物了。

    “我如果说不呢?”

    萧辰脸色也沉了下来。

    他见过嚣张的,没见过比他还嚣张的。

    “你说什么?再给老子重复一边试试。”

    光头眯着眼睛冷冷的盯着萧辰,他没想到眼前这个青年居然敢忤逆他。

    “老大,别跟他废话了,直接打断他的腿,丢到天桥下去。”

    “是啊,这人一看就是小白脸,打一顿他就老实了。”

    “这海陵市白天是政府做主,晚上就是我们的仇三爷做主。”

    光头身旁的小弟也狂妄的叫嚣道。

    只见光头摆了摆手道:“今天老子不想见血,容易染上晦气,小子,我劝你识相点。”

    “那我给你们一个机会,一分钟之内立刻消失在我眼前,否则,医药费自负。”

    萧辰随意的靠在车上,神色自若的说了一句。

    对付这种不讲道理的小混混,就是要用拳头解决,谁的拳头硬谁就是爷爷。

    “啪!”

    光头猛得在车身上重重的一拍。

    萧辰这幅吊儿郎当的样子,眼神中透露出来的不屑一顾让他十分恼火。

    “好,好,好!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

    光头怒极反笑道。

    “上!给老子打断他的双腿。”

    光头一声令下,身下三个小混混立刻一拥而上。

    “别打死了他,留一口气,老子还要问话。”

    光头自顾自的掏出一包烟来,点了一根。

    随着他吐出的淡蓝色的烟雾渐渐模糊了他的视野。

    “咚咚咚!”

    仅仅是一个照面的时间,烟雾散去,光头抬头瞥了一眼,脸上的表情瞬间凝固了,仿佛看到了鬼一样。

    他的三个手持棍棒的手下居然被眼前这个不起眼的青年用一个照面就解决了。

    三个手下也一个个捂着肚子躺在地上呻吟着,样子十分凄惨。

    萧辰似笑非笑的朝着光头一步步走了过来。

    光头愣在当场一时间都反应不过来,指间夹着的香烟都滑落了下来。

    仅仅一秒钟的时间,光头猛然惊醒,但是眼中并没有透露出怯懦。

    他能混到今天这个地位,也是凭着一股狠劲的。

    只见萧辰刚刚靠近他,他猛然从身后抽出一把匕首,直刺萧辰的胸膛。

    这一刀如果扎中了,非死即残,不立刻送医院抢救,基本算是宣告死亡了。

    光头脸上带着狰狞的表情,出刀的的动作快、准、狠,不带一丝犹豫。

    “去死吧!臭小子。”

    但是萧辰又岂是他能伤到的人,只见刀光一闪,萧辰微微侧身,匕首扎了个空。

    一刀未中,光头立刻想改变方向,横劈过去。

    萧辰伸出左手,稳稳的钳制住的他的手掌。

    “喀嚓!”

    一道骨裂的声音清晰传出。

    “啊!”

    光头脸色一变,痛呼了一声,手中的匕首也落在了地上。

    没等他再有其他动作,萧辰右手呈掌刀劈在了他的肩膀上。

    “喀嚓!”

    又是一道骨裂声。

    光头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萧辰,他很难相信眼前这个文文弱弱的青年,居然强的这么可怕。

    “大哥,别打了!别打了!我认输,我错了。”

    没等萧辰继续出手,光头立刻跪下地上投降了。

    他虽然长相彪悍,看起来像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壮汉,但其实他的脑子是十分精明的,不然也不会能舒舒服服活到今天。

    “嗯?知道错了?”

    萧辰从上往下俯视着他冷冷的问道。

    “是的,我错了,怪我瞎了眼,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大哥,还望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别跟我一般见识。”

    光头忍着剧痛,哭丧着脸哀求道。

    这么一个一米八的大汉跪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样子颇为滑稽。

    萧辰也不愿意跟这些人一般见识,他入山修行的第一天,师傅教他的第一个道理就是得饶人处且饶人。

    他们并没有什么生死大仇,萧辰也犯不着继续下狠手。

    “起来吧。”

    萧辰的话无疑给光头打了一针强心剂,让他蓦然松了一口气。

    “多谢大哥。”

    光头立刻踉踉跄跄站了起来。

    他还没站稳,只见萧辰突然伸出手过来,立刻吓得他一哆嗦。

    “别动!”

    萧辰开口道。

    光头原本已经放下的心立刻又提到了嗓子眼。

    “大…大…哥,您要……”

    光头哆哆嗦嗦的说道,他还没有说完,只见萧辰双手抓住他的右手,用力一拉、一推。

    一连窜的骨头‘咯吱’声差点让光头疼的晕过去。

    “好了,你试着活动一下。”

    萧辰拍了拍手,他已经将光头错位的关节全部归位了。

    光头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萧辰,他刚刚惹的到底是什么人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