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纪不过二十左右,不仅功夫强的可怕,而且还会一手接骨术。

    难不成是某个武术世家出来历练的子弟?还是某个部队的特种兵?

    光头心中思索着,而这时萧辰已经回到了车上准备离开。

    “大哥,等等。”

    光头立刻反应过来,堆着笑跑了过去。

    “还有什么事?”

    “没事,没事,正所谓不打不相识,小的姓仇名三,道上的人都尊称我一句仇三爷,不知大哥的名讳?留个联系方式,我日后也好亲自去上门赔罪。”

    不管萧辰是什么身份,就凭这身功夫都足以让他放低姿态去结交一番。

    人在江湖走,人脉圈是最重要的一点。

    “我叫萧辰,赔罪的话就不必了。”

    萧辰摇了摇头,显然不想多说什么其他的。

    这在光头看来显然就是萧辰看不上自己,不愿意和他结交。

    “萧大哥,你不要以为我真的只是一个普通的小混混,不是我吹牛逼,这海陵市大大小小的各种场子我都知道,一些别人打听不到的消息,我仇老三也能打听到。”

    仇老三十分得意的说道。

    “哦?那我还真有一事问你。”

    萧辰脸色闪过一丝诧异之色。

    “您尽管问,只要我知道的,决不会有丝毫隐瞒。”

    “你知道哪里有卖五百年以上老药的地方嘛?”

    光头闻言思索了片刻,半晌开口道:“想起来了,离这里二十公里,往西走有一个小镇子,叫铜山县,那里是各类中药材的黑市,只要你有钱什么都买的到。”

    “我要的可不是普通的药材,而是五百年以上的老药。”

    萧辰又重复了一遍。

    五百年以上的老药珍惜程度,用价比黄金来形容都不恰当,应该是胜似黄金。

    “我怎么敢忽悠您了,就在三个月前,那里还拍卖过一批五百年以上的老药,然后被一个港岛的富商出高价全买走了,所以你想去的话,还得准备好足够的钱。”

    萧辰闻言摸了摸下巴,如果这个消息属实的话,那对他来说无疑是意外之喜。

    他不怕东西贵,就怕有钱都买不到,而且他今天刚赢了三千万,应该也足够花了。

    “好,那就多谢了。”

    萧辰说完给他留了个联系方式,有仇老三这样一个混道上的人给他打听消息,对他而言的确方便的很多。

    ……

    萧辰将余欣柔送到余家大院的时候,为了避嫌便下了车,敲了敲门便离开了。

    次日,萧辰根据仇老三给的地址,前往了铜山县。

    两个小时的车程,萧辰来到了铜山县,一下车,这里的景象让他略微有些诧异。

    仇老三说这是药材的黑市聚集地,他原本以为想要找到目标还需要费点功夫,但是现在一眼放去,街道两边都是大大小小的中药材店。

    更有许多店铺挂上了‘千年灵药’的牌匾。

    千年药材其实很多都是虚构的,因为大多数中药根本活不到千年,没有那么长的寿命,只有个别几种特殊的药材在特定的条件下才能活下来。

    萧辰见此笑了笑,抬脚走了进去。

    店铺中顾客很多,很多人在柜台上挑选着药材,观察成色。

    这时,一名中年男人拿着一节干枯的白竹引起了萧辰的注意。

    中年男人脸色略微有些苍白,看起来像是大病初愈一般,他手中拿的那节白竹很是奇特,上面挂着两个有些干瘪的白色竹果。

    店里的老板也站在中年男人身边解释道:“我这白果竹可是上等的好货,你看看这成色,起码是生长了五百年以上的。”

    “多少钱?”

    “十万块,一口价!”

    老板回答道。

    中年男人闻言皱了皱眉头,显然这个价格太高,他负担不起。

    老板也是察言观色的高手,立刻改口道:“这白果竹可不常见啊,这么长一截更是珍惜,你如果真想要,我就吃点亏,九万卖你了!”

    中年男人闻言点了点头道:“好,我要了。”

    他付过钱后,老板满脸笑容的将他送了出去。

    而萧辰也随着出了店铺,跟在男子后面。

    两人一前一后走了几分钟后,中年男子摘下了竹果,直接将竹干丢掉了。

    萧辰见此眼睛一亮,等男子走远后,将竹干捡了起来。

    “真是不识货,糟粕被拿走了,真正的好东西却丢掉了。”

    萧辰苦笑着摇了摇头。

    这哪里是什么白竹果,这分明是千节竹。

    千节竹一年只长一节,长到千节后便会结出果子,不识货的人很容易误认为这是白果竹。

    而且千节竹的价值完全不是白果竹可比的。

    萧辰捏着竹干的手略微一用力。

    “啪!”

    竹竿裂开,露出了内部的样子,每节空心的竹干中都有一颗淡黄色的油脂球。

    这些油脂球才是千节竹的精华所在,每一颗油脂球价值千金。

    这截千节竹一共有六颗油脂球,足够买几百根白果竹了。

    萧辰十分开心的准备将油脂球收好,捡了这么一个大便宜,让他很是高兴。

    “你跟了我这么久,就是为了这个吧?交出来吧。”

    突然一道声音传了过来,萧辰抬头望去,略微有些诧异。

    这位中年男人居然去而又返了,而且看样子似乎他早就发现萧辰了。

    “这其实是千节竹,你拿的那些竹果不是白果竹的果子。”

    萧辰十分坦然的说道。

    这个世上估计知道千节竹的人也没几个,他就算说出来了,中年男子也不知道。

    “哼,我不管什么千节竹,白果竹,那是我的东西,快点给我交出来。”

    中年男人十分强硬的说道。

    萧辰见此也是皱了皱眉头,如果男子好好说话,他还可以补偿些钱给他,

    但是这个中年男人的态度显然不是那么友好,让他改变了注意。

    “不好意思,这是我捡的,想拿回去?不存在的。”

    萧辰也耸了耸肩膀,耍无赖,他称第二,没人刚称第一。

    “呵呵,跟我耍无赖?小子,你怕是找错人了。”

    只见男子拿起手机打了电话,萧辰也根本不担心,就在原地等着。

    以他的身手,就算来了十几个人围攻他,他也能轻松搞定。

    不到十分钟的功夫,突然一辆警车开了过来。

    从车上下来七八个气势汹汹的警察朝着萧辰等人走了过来。

    “局长,出了什么事?”

    为首的一人对着中年男人问道。

    ‘警察局的局长?卧擦’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