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这小子先抓起来。”

    中年男人吩咐道,几名警察立刻围了上来。

    面对这七八名警察,萧辰眉头深锁了起来。

    解决他们倒不是难事,可是人家挂着一个警察头衔,他如果动手的话就是袭警了。

    “等等!”

    萧辰突然开口道。

    “怎么?小子,现在才知道后悔,是不是晚了点?”

    中年男子冷笑着说道。

    “等我先说完,你再决定要不要抓我也不迟。”

    “我今天倒要看看你这嘴难不成能说出一朵花来。”

    中年男人也不着急,双手抱胸站在那等着。

    “你患有一种罕见的疾病,看你面色发白,额头隐约有黑气聚集,应该是肝脏出了问题。”

    “而你买的这白果竹是一剂药方的主药,再配上金银草、茯苓、鱼腥根……等药材可以制成一剂调养肝脏、固本培元的中药,我说可对?”

    萧辰侃侃而谈,中年男人一时间竟然听愣了。

    这个年轻人如果不是个神棍在胡编乱造的话,那就是神医啊。

    他的确肝脏有问题,看过一位资深老中医后,别人才给了他这么一个偏方。

    一般的偏方都是不外泄的,而这个年轻人所言丝毫不差,好像这药方是他写出来的一般。

    “头儿,我们还要不要抓人了?”

    一旁的警察见男子一时间没有动静,开口问道。

    足足沉默了片刻,中年男人缓缓开口道:“你们先走吧,我和这位小兄弟应该是有些误会。”

    “是。”

    众人闻言不禁好奇的多看了一眼萧辰,虽然他们不太懂为什么头儿突然态度转变的这么快,但是头儿都发话了,他们也只好上车离开了。

    “我叫柯勇伦,不知道小兄弟怎么称呼?”

    柯勇伦立刻换上了一副笑脸上前问道。

    “我叫萧辰,柯局长叫我小辰就好。”

    萧辰也不敢托大,毕竟人家可是正儿八经的政府官员,还是个有实权的警察局长。

    “小辰兄弟,我们借一步说话。”

    柯勇伦领着萧辰来到附近一家茶楼找了个安静的包厢坐了下来。

    两人刚入座,柯勇伦就迫不及待的问道:“小兄弟对我的病情以及用药都了如指掌,显然小兄弟应该是个医生吧,实不相瞒,我这药方的效果越来越弱了,不知道小兄弟可有根治办法?”

    他每个月都会来这里根据药方买齐药材给自己吃,但是这药方的效果却是越来越差了。

    意外遇见的萧辰则隐隐给他一种感觉,这人能治好他。

    “有。”

    萧辰很简略的回答道。

    这简简单单的一个字却让柯勇伦脸上都笑开了花。

    “只要能治好我的顽疾,多少钱我都可以给。”

    柯勇伦立刻说道。

    “治病救人本就是我的职责,谈钱就太俗气了,何况你我也算不打不相识,也是缘分,我能帮的话自然不会推迟。”

    萧辰摆了摆手道。

    他这话说的让柯勇伦听起来十分舒服,不知不觉他对萧辰的好感又多了几分。

    “那就多谢小兄弟了。”

    萧辰笑了笑,两人又聊了一会儿,萧辰看似随意的问了一些关于病情的问题,双眼则隐秘的闪烁着光芒。

    不到五分钟的时间,萧辰收回了目光,陷入了沉思。

    柯勇伦的肝脏已经受损了十分严重,应该是被烟酒侵蚀多年,加之调理的时间太晚,已经是病入三分。

    普通的药方想根治这个病的话不太可能,只能用药剂吊着,不让其恶化。

    “怎么样?小兄弟可想到什么办法了?”

    柯勇伦见萧辰陷入思索,半晌才忍不住问道。

    “有两个办法,你考虑一下,一,我给你开一副药方,你回去按时服用,不出三月病就会好,但是这药方的药材很难寻,价值也不菲。”

    “二,你的肝脏久经烟酒荼毒,我可以给你用银针拔毒,可以一次性根治,但是有一定副作用。”

    萧辰说完后,柯勇伦疑惑的问道:“什么副作用?”

    “你以后不能再碰烟酒,否则旧病立刻复发,且无药可救。”

    萧辰说完这两种方法后,柯勇伦也陷入了思索。

    他只是一个普通的警察局长,工资并不高,这些年的积蓄大多花在了买白果竹上,如果还要负担更贵的药材费用,只怕是有心无力。

    略一思索,柯勇伦便回答道:“我选第二个吧。”

    “好。”

    既然柯勇伦已经选择了,萧辰也不会多说什么。

    他立刻取出了随身的针袋展开铺在桌子上。

    “现在就开始嘛?”

    柯勇伦有些愕然,萧辰这也太突然了,难道施针之前不需要做些准备工作嘛。

    “放心,我的针灸技术还是不错的。”

    萧辰笑了笑道。

    他取下一根银针走到柯勇伦身后,让他脱掉上衣,开始为他拔毒。

    人体五脏对应着身体的各种穴位,无论是在手脚还是后背上都是一样。

    萧辰用双指按压在他的后背上,用手大约测量了一下,找准了穴位,手起针落。

    一针扎下,萧辰手指灵动的在上面轻轻弹了一下,然后又取下另一根银针,快速扎下。

    柯勇伦只能看到萧辰的双手一边快速取针,一边又立刻扎入他的后背穴位,整套动作行云流水。

    大约十几根银针扎入后,他的后背突然泛红了起来。

    就如同刚刚蒸完桑拿,皮肤因热水而红润的一般。

    足足一个小时的时间,柯勇伦的后背上满是密密麻麻的针孔,上面渗着点点血迹。

    与常人不同的是,他后背流出的血液略显暗红色。

    萧辰拿过一条毛巾替他擦干净了血迹,整条毛巾被血迹染红,颜色红中带着些紫色,很是瘆人。

    “好了。”

    萧辰收了针,松了一口气。

    这么长时间的针灸对他来说也是一个不小的负担。

    柯勇伦拿过毛巾看了一眼,心中暗自咋舌不已,这些应该都是‘毒血’了。

    “今天可真是要谢谢小兄弟的出手相助了。”

    “没事,不过是举手之劳。”

    萧辰不在意的摇了摇头,能结识一位警察局长,对他来说也是不小的助力。

    毕竟他今天是来买药材的,不能把时间都耗在这里。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