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辰离开了茶楼后,在街上闲逛了一会儿。

    这里既然是黑市,那么真正的好东西就不会在明面上摆出来。

    他刚走了一会儿就被一个清瘦的男子给拦住了。

    “兄弟,我看你在这逛了挺久了,是想买些罕见的中药?”

    萧辰上下打量了他一眼点了点头。

    “那刚好,跟我走吧,我知道哪里有,绝对是上等的好货。”

    他领着萧辰走进一个巷子,这个巷子看起来很是安静,像是鲜有人来,萧辰也暗自警惕起来。

    当两人走到尽头,男子推开一扇门走了进去,萧辰往里面扫了一眼,微微一怔。

    里面和外面简直是两个地方,这里面是一个偌大的大厅,灯火通明。

    周围一圈是环形的柜台,上面摆着一株株价值连城的中药材,下面明码标价,一旁还有专门的卖员。

    不远处的柜台旁站着一男一女,显然相中了一颗价值十三万的连珠草,下面标注的是有着五百年以上的年份。

    萧辰走过去扫了一眼,对着卖员说道:“能拿出来给我看看嘛?”

    “先生,不好意思,这不合规矩,不过您放心,我们这里都真货,有口碑保证的。”

    卖员带着职业性微笑回答道。

    “哪来的乡巴佬,连这里规矩都不懂。”

    女孩瞥了一眼萧辰有意无意的小声说道。

    女孩身旁的男子打量了一眼萧辰十分绅士说道:“不好意思,朋友,我妹妹就是这脾气,你是第一次来吧?”

    “嗯。”

    萧辰没有理会女孩,对着男子则礼貌的点了点头。

    “这里的东西都是真的,你大可不必真伪。”

    男子又对着卖员说道:“这颗连珠草我要了。”

    “这颗连珠草不值这个价。”

    萧辰淡淡说道。

    此言一出,不仅男子一愣,连卖员都皱了皱眉头。

    这是要来砸场子的?

    “朋友,这话可不能乱说,这家店的老板背景可是很深的,你若是没有真凭实据就说这话,恐怕……”

    男子皱了皱眉头,小声劝诫道。

    没等卖员开口,女孩冷笑道:“真是笑话,五百年的连珠草,十三万已经很划算了,你应该不懂药材吧?”

    “我跟你讲,我们家族都是做这一行的,是不是值这个价,难道我们会看走眼嘛?你不懂就不要乱说话了。”

    “妹妹,怎么说话的呢。”

    一旁的男子见此,有些无奈的瞪了她一眼。

    “本来就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乡巴佬,居然在我们面前指手画脚的,这要是穿出去,我们杨家人的脸往哪搁啊。”

    女孩冷哼了一声道。

    “朋友,我这个妹妹从小娇惯坏了,你别介意。”

    男子有些歉意的望向萧辰。

    “无妨,不过我并不是乱说的,这颗连珠草并不值这个价。”

    萧辰依旧淡淡说道。

    男子闻言眉头也深锁起来,他已经好心告诉了萧辰不要乱说话,可是他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好像并不领情。

    在他看来,萧辰不过二十出头的年纪,哪有什么鉴别药材的经验,贸然之下就说这种话,显然是有些不知天高地厚。

    而且他们不过去萍水相逢,他已经好心劝诫了萧辰,萧辰继续作死下去的话,他也没必要继续多言了。

    “先生,请你注意言辞,你的意思是说我们的这颗连珠草是假货嘛?”

    卖员的声音也冷了下来。

    “不,不是假货,只是年份不对罢了。”

    萧辰如实说道。

    “真是笑话,你都没有亲手接触过,单凭看了两眼就能看出年份来?”

    女孩不以为然的讥讽道。

    一般经验丰富的药农在鉴别药材年份的时候都需要经过望、闻、摸、尝、试几道工序。

    而且不同的药材有不同的鉴别方法,细数起来根本讲不完。

    萧辰只不过是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难道比那些资深药农还厉害?看一眼就能判断出年份?

    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就是她的祖爷爷,沉浸此道几十年了,也没有这么厉害。

    “先生,我建议你收回之前的话,我可以既往不咎,否则别怪我叫保安来了。”

    卖员态度强硬的说道。

    他们这家店在这里开了几十年了,卖品都是上等的好货。

    就算有想闹事的事,也不敢在这里造次,因为他们的老板背景很深厚。

    “你们就是这么对待顾客的嘛?”

    萧辰皱了皱眉头道。

    “那你今天倒是给我说说看,这连珠草若不是五百年以上的,那该是什么年份?”

    卖员冷冷的盯着他道。

    “行了,别跟这乡巴佬废话了,找人把他轰出去就行了,免得影响我们买东西。”

    女孩阴阳怪气的说了句。

    “朋友,最后劝你一句,别乱说话了,这里不是你能闹事的地方。”

    萧辰等他们说完后,只是淡然指着那颗连珠草的根茎说道:“自己看吧。”

    “连珠草生长的条件极其苛刻,需要在温度二十度以上,常年接受烈阳的地方才能生长,因此连珠草的根都扎的很深,用以汲取足够的水分。”

    “那又能说明什么?你说的这些,一般的药农从小都知道。连珠草的年份判断一般都是根据根茎的长度、数量,这颗连珠草根茎如此发达,必然是五百年以上的真货无疑。”

    女孩摇了摇头,不以为然的说道。

    “那你们可知道,连珠草每十年就会断根一次,断口会形成一个肉瘤,自己数数吧。”

    “断根?”

    此言一出,三人目光都不自觉转移到连珠草的根茎肉瘤上,大致默数了一下,只有三十来个!

    一时间三人竟无言以对。

    卖员见此一下子脸就红了,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

    “哼,估计也就是你恰好懂连珠草这种药材罢了,知道的再多,你有钱买嘛?”

    女孩依旧不服气的讥讽道。

    萧辰的穿着、打扮、谈吐都不像什么富家子弟,如今被一个自己瞧不上眼的乡巴佬给打脸了,她心里自然满是不服气。

    “按照这份清单的药材给我准备好,这是定金。”

    萧辰没有理她,自顾自的拿出一张纸条和银行卡放在了桌子上。

    三人不约而同目光都聚集在那张纸条上。

    马蹄草、雪莲、乌灵子……林林总总大约五十多种极其罕见的药材,而且都是要五百年以上的老药。

    这粗略一算,起码两千万啊!

    三人看完纸条都默不作声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