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卡里能有那么多钱?”

    女孩虽然暗自吃惊萧辰的大手笔,但是萧辰的打扮、谈吐怎么看都不像富家子弟。

    这样一个年轻人能随随便便拿出二千万来?

    不单女孩不信,一旁的卖员也回过神来质疑道:“先生,我需要先确认下这张卡里是否有足够的钱。”

    “可以,密码是后面卡号后六位数。”

    萧辰点了点头道。

    卖员半信半疑的拿着卡便走了,不到一会儿功夫,卖员便一脸欣喜的回来了,身旁还跟着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

    “先生,我是本店经理,您的这单买卖将由我全程负责。”

    在杨姓男女目瞪口呆的注视下,中年男人一脸恭敬的带着萧辰去了贵宾包厢。

    直到萧辰走远后,女孩才怔怔的说道:“哥,你说这小子难道是某个大家族的子弟?”

    “不知道,这人给我一种看不透的感觉。”

    女孩闻言依旧不服气的说道:“估计也就是个有点闲钱的富二代罢了,怎么能跟我们比。”

    ……

    萧辰陪着经理聊了一会儿,大概将这家店的底细摸清楚了。

    这家店是整个铜山县最大的黑市市场,几乎所有珍惜的好货都能会在这里出手。

    能来办起这么大规模黑市的老板背景也是很深厚,经理对此则避讳不言,凭空多添了几分神秘感。

    大约等了一个小时,日头已经过正午了,萧辰所需的药材都准备齐全了。

    由几名男子分批拿了进来让萧辰验货。

    “可以了。”

    萧辰看完所有药材点了点头。

    “这些东西体积太大,您若是不方便带走,我可以派人送到您家里。”

    经理想的很周到,对萧辰建议道。

    “行,那就麻烦你了。”

    萧辰点了点头。

    这时,萧辰的电话突然响了。

    来电显示则是医院的护士小李,让萧辰诧异的是他今天放假,如果医院有事,小李也应该等明天他上班再告诉他。

    萧辰没有多想便接了电话。

    “萧医生,医院出事了,来了一大批有同样中毒症状的患者,现在住院部都满员了,还有很多患者需要急诊。”

    电话那头的声音显得有些着急,显然事情很严重。

    “好,你等着,我这就尽快赶过去。”

    萧辰挂了电话,给经理留下了送货地址便匆匆离开了。

    小李的电话催的很急,萧辰也不敢多耽误,立刻就叫了辆车赶往医院。

    在萧辰多加了一百车费后,仅仅过了四十分钟,萧辰便来到了海陵市医院。

    刚一进门,大厅中的情况让萧辰愣住了。

    几乎清一色的都是二三十岁左右的女性,一个个脸庞有些浮肿,嘴唇略带不正常的深红色。

    有一些病情严重的则在呕吐不已,直接晕厥了过去。

    许多医生都提前结束例假被召回了,所有人都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

    这种大规模的中毒现象如果搞不清原因的话,只能干瞪眼着等着化验部给出具体报告。

    萧辰进了办公室,一众医生护士都紧张的看着他,现在萧辰可是他们的主心骨。

    小李立刻拿着一沓文件上前准备说明情况。

    萧辰则摆了摆手道:“不用说了,去准备一些水和甘草。”

    “水和甘草?”

    小李怔了怔,有些不明所以。

    “对,用甘草泡水让所有人喝,多喝几碗下去就能缓解病情。”

    萧辰解释道。

    “萧医师,外面的患者情况很严重,甘草的药效并不高,这样行吗?”

    一旁的一名眼睛男开口质疑道。

    虽然甘草具有清热排毒的效果,但是面对病情这么严重的患者,用这种土方子真的有用嘛?

    他是新来的陪诊医生名叫王文忠,而且是名牌医学院毕业的,只要实习几个月就能转正升医师,所以对于萧辰的给出‘土办法’不屑一顾。

    “我建议用金银花、连翘加之白花蛇舌草煮成药剂让病人服用看看效果,本草纲目有记载,这药方有利湿通淋、清热解毒,熄风止痉的效果,就算不能根治也能稍微缓解病情。”

    王文忠刚说完,一旁众人都纷纷点了点头,他给的方案有理有据,而且外面病人不能托,时间很关键。

    “萧医师,不知我的方案你觉得怎么样?我已经在准备这些东西了,很快就能实施。”

    王文忠瞅了一眼萧辰问道。

    如果他的办法奏效了,这份大功劳可就是他独得了,这将在他的人生履历上留下漂亮的一笔。

    “我觉得这个办法可行,而且王医生都有所准备了,应该能加快不少时间。”

    “嗯,这个药方我也看过,既然本草纲目都记载了,应该是有效果的。”

    众人开口附和,一致赞同了王文忠的方案。

    这让王文忠不禁有些得意,他虽然只是个陪诊医生,但是出身名牌医学院,升职医师只是迟早的事。

    而且他也听说了,自己的这个上司萧辰只是一个‘土郎中’,根本没上过大学,更别提接受正规的医学知识了。

    之前北区都将萧辰的医术传的神乎其神,今日一看也不过如此。

    虽然王文忠嘴上不说,但是心中对这自己这个上司却更加轻视了。

    “我说话你没听见?还是你耳聋?”

    萧辰只是淡淡的瞥了他一眼说道。

    “萧医师,你这话什么意思?”

    王文忠愣了愣,脸色有些难看的质问道。

    “这是由我做主,我已经吩咐了你们,按我的办法去做,否则耽误的是病人治疗的机会。”

    “萧医师未免太霸道了吧,虽然你是我上司,但是你的做法不对我就有权利指出。”

    王文忠憋的脸色通红,很恼怒的怒斥道。

    他毕竟只是个刚出校门的大学生,很容易就被萧辰有意无意的话给激怒。

    既然反抗不了萧辰,王文忠立刻决定了拉拢其他人来对抗萧辰,只要他的办法奏效了,那么萧辰就等着被他取代吧。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