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文忠继续蛊惑人心道:“医者父母心,我等学医之人,在穿上这身白袍的第一天就应该担负起该有的责任。”

    “我……我加入。”

    “我也加入。”

    “……”

    一时间不少人都被王文忠给策反成功了,这些人大多都是萧辰上任之后新来的实习生。

    只有小李等一批老人没有说话,她们都见识过了萧辰起死回生的神奇医术,根本不理会王文忠。

    “既然你们要否决我的决定,我也不多说了,希望你们别影响到我们就行。”

    萧辰神色淡然的挥了挥手,示意他们离开。

    这些大学生一个个都是愣头青,现在时间紧迫,他也没时间去跟这些愣头青一个个去解释。

    王文忠带着五六个很得意的瞥了一眼萧辰,然后走了出去。

    “萧医师,我们怎么办?”

    他们走后,小李有些不放心的问道。

    “放心吧,按我的办法来,不会出差错的。”

    萧辰不在意的笑了笑道。

    也许是凭着对萧辰医术的信任,小李只是点了点头就和其他人出去做准备了。

    半晌。

    大厅中,王文忠等人很快拉着几辆手推车走了出来,手推车上是一桶桶纯净水的水桶,但是里面却不是纯净水,而是褐色的药汤。

    他们将水桶放下饮水机,对着众人喊道:“大家都来接一杯药汤服下,可以治好你们的病。”

    此言一出,原本喧哗的大厅诡异的安静了一秒,之后所有人都蜂蛹而来,将饮水机围了个水泄不通。

    一名三十多岁的妇人中毒症状略显严重,她好不容易挤了进去连续接了三杯药汤一饮而尽。

    王文忠看着众人都疯狂的抢着他精心特制的药汤,脸上挂满了得意表情。

    “王医生,你说这药汤会管用嘛?”

    他身旁一名陪诊医生有些担忧的问道。

    “放心吧,我读了十几年的书了,还拿了医学硕士学位,对所有中药疗效都了如指掌,放心的,肯定会管用的。”

    王文忠自信满满的说道。

    那人闻言不禁对王文忠又多了几分信心。

    如果王文忠成功了,说不定很快他就会升任主治医师,接手北区门诊部,到时候自己的地位自然也会水涨船高。

    正当两人各怀心思,想入非非时,突然那名连喝了三杯药汤的妇人剧烈的呕吐了起来。

    王文忠等人见此一惊,立刻跑了过去给她检查身体。

    “怎么回事?她怎么把药汤都吐出来了?”

    “不知道啊,这药汤服下不该有呕吐现象的。”

    王文忠也是一脸懵逼。

    就当几人懵逼的时候,其他人也开始陆续呕吐了起来。

    而且是喝的药汤越多的人,呕吐反应越大,整个大厅都混合着药汤和呕吐物的怪异气味,很是难闻。

    王文忠强忍闻之欲呕的异味,给部分人做了一些检查,眉头深深皱了起来。

    “王医生,你不说这药汤不会有副作用嘛?”

    “是啊,他们不仅没好,病情反而加重了,这下我们怎么对医院交代?”

    众人一脸着急的将矛头指向了王文忠。

    王文忠脸色一白,胡乱编了一个解释道:“肯定是病人的中毒时间太久了,病入三分了,这药汤已经治不好他们了。”

    “不过你们放心,如果我的这药方都治不好他们,萧辰那个土方子肯定也不行,到时候他也资格责怪我们,毕竟我们也是救人心切。”

    王文忠对众人宽慰道。

    他也无形中给大家发了一个‘免死金牌’,只要萧辰也治不好病人,那么萧辰也不好意思来怪罪他们。

    不到片刻时间,小李等人拿着药汤出来了,开始分发给众人服下。

    王文忠瞥了一眼她们,心里根本不以为然,这些所谓的‘药汤’只是简单的用白开水泡了甘草而已。

    在山间老林的某些村子里,这玩意可以说是常见到不能再常见。

    如果有哪家顽皮的孩子被野蜂哲了,就用甘草泡水洗伤口。

    也有山民误食微毒的野果导致拉肚子,也会用这个土方子解毒。

    不过偏方之所以被称为偏方,必然有某些缺陷,不可能像流传千年的药方那般有立竿见影的神效。

    甘草只是很寻常的中药,纵然能‘解毒’,那也只局限于被野蜂哲了这种小毒。

    更何况,萧辰一天学都没上过,在王文忠看来,他治病救人估计凭借运气的成分更多。

    要是萧辰能用这破玩意治好众人,他不如直接跳楼算了,白瞎他学了十几年的医科专业。

    王文忠看着小李等人,心中顿时转过万千思绪。

    很快,他收回了目光,不屑的摇了摇头,准备离开了。

    就在这时,一名病人猛得捂着肚子痛呼了一声。

    小李脸色一变,赶紧上前检查病人。

    正准备离开的王文忠回头看了看,心里暗笑不已,果不其然,跟他想的差不多。

    仅仅过了一会儿,病人站起身来,一脸惊疑不定的表情囔囔道:“怎么回事?我怎么感觉身体一下子轻松了好多。”

    “你别动,我给你做个检查。”

    小李给他翻了翻下眼皮,原本中毒的患者下眼皮全都布满了深红色的血丝,如今却都消退了。

    小李也愣了一下,很快就惊喜的大喊道:“有效果了,中毒症状的确缓解了!”

    她这么一喊,所有人都听到了,开始一个个排队要求让护士们检查身体。

    小李也很快组织了众人给大家检查身体,没过多久,所有人都大略检查了一遍,中毒症状的确消退了。

    只需要采点血去化验,确定彻底解毒了就行了。

    “不可能!”

    王文忠看着众人,一脸不相信的说道。

    甘草泡白开水这种土方子能治病?这简直就是开玩笑,他学了十几年的专业难道都比不上一个‘土郎中’?

    这根本不符合药理学,王文忠心里不停的反驳着这一切不该出现的事实。

    他的表情很是狰狞,如同一头接近发狂边缘的猛兽,只需要一点刺激就能让他彻底疯狂。

    小李没有给他丝毫面子,很不客气的训斥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