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文忠好歹也是医学院毕业的,他自认为他跟小李这种卫校出来的护士根本不是一个‘地位档次’。

    正当他刚准备会怼回去的时候,萧辰突然走了出来。

    他环视一眼全场,所有的病人喝过药汤后和他想的差不多,所以神色没有太多变化。

    王文忠此时看到了萧辰如同老鼠见了猫一般,立刻就转过身去,不敢与他对视,唯恐萧辰找他秋后算账。

    但是他等了一分钟,都没有听到萧辰喊他。

    萧辰只是给一些病情严重的病人又检查了一下,又叫了几个恢复快的人跟他去陪诊室询问具体情况。

    正当王文忠松了一口气时,萧辰突然回头指着王文忠说道:“那个……叫什么来着,你可以去写辞职报告了。”

    萧辰淡淡的说了一句,准备就离开了,仿佛只是吩咐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

    对于这种在紧要关头还想玩小心思的人,萧辰可不会养虎为患。

    王文忠闻言脸色涨的通红,萧辰也不知道是故意还是真不知道,居然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这是赤裸裸的蔑视。

    但是现在这幅田地都是自己咎由自取,也怪不了他人,王文忠垂头丧气的低着头灰溜溜的离开了。

    萧辰带着几个病人来到陪诊室关上了门,神情很严肃的问道:“我要问你们几个问题,希望你们能老实回答。”

    “萧医生请说,您可是我们的救命恩人,我们只要知道一定不会隐瞒。”

    萧辰拿出一份文件继续问道:“你们所有人在中毒症状发生之前并没有什么关联点,我想知道你们之前有没有吃过什么,或者去过同一个地方?”

    几人认真回忆了一下,都摇了摇头,她们互相都不认识,各自的职业也不相同,几乎没有任何交集。

    “那就奇怪了,你们一定吃过什么,再认真想想的。”

    这么大规模的中毒现象一定不是偶然,而且绝大多数都是女性居多。

    “我一直在吃江氏集团的保健药品,不过我吃了很多年了都没事,应该不是这个原因。”

    一名妇人提出疑惑又摇了摇否定了。

    “对,我们也是江氏集团的老顾客了,他家卖的保健药品效果很好,不过这么久以来都没有出过什么事。”

    其他人点头说道。

    “江氏集团的保健药品?”

    萧辰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头,这一定不是碰巧。

    “能不能拿一些你们买过的药品给我看看?”

    萧辰问道。

    几人互相对视了一眼,有些为难的摇了摇头道:“都用完了,而且就在一个月前江氏集团所有实体店的货都宣称卖完了,我们已经有很久没买到新货了。”

    “好,没事了。”

    萧辰点了点将众人送了出去。

    其中一名叫杨青茹女人走到门口,脸上有些欲言又止的表情,但是仅仅过了两秒她还是决定开口道:“萧医生,我有个同事,经常和我一起买江氏集团的保健药品,不过我今天没看到她,如果真的是药品有问题,可能她……”

    杨青茹话没说完,随即又摇了摇头道:“可能是我多想了。”

    “等等,你知道她的地址嘛?能不能给我。”

    萧辰立刻拦住她问道。

    “嗯。”

    杨清茹点了点头,走到办公桌旁写下了个地址。

    杨清茹走后,萧辰撕下写着地址的那张纸看了一眼。

    现在他可不能放弃任何线索,也许这个女孩就是突破点。

    ……

    也许是冥冥之中感觉,萧辰总觉得这事和江氏集团托不了干系,但是他没证据也不好将心里的想法说出去。

    于是他找了个借口提前下班溜了出去。

    萧辰出门拦了一辆出租车然后告诉司机纸条上的地址。

    大约二十分钟后,出租车在一栋廉租房停下了。

    这里便是杨清茹给他的地址,萧辰下了车,走了进去。

    “你找谁?”

    一名四十多岁的大婶穿着拖鞋坐在楼下的椅子,看起来像是这里的房东。

    她看到萧辰走进来觉得眼生便问了一句道。

    “额,我找……”

    萧辰一时间突然发现自己还不知道住在这里的那个女孩叫什么。

    “算了,算了,你上去吧。”

    大婶见萧辰尬笑着,也懒得问了。

    反正她们这的廉租房经常有生人来,只要不是干坏事,她也管不着那么多。

    萧辰暗自松了口气,径直上了楼。

    不到一会儿,他来到三楼房门外敲了敲门。

    但是里面并没有声音回应他,萧辰双眼蓦然亮起光芒往屋内看去。

    突然,萧辰脸色一变,猛得拿住门把手然后用力一拧,房门应声而开。

    屋内的摆设很简单,到处都彰显着女性居住的气息。

    但是萧辰却看都不看,直奔卧室,一个大约二十多岁女孩昏迷在了床上。

    女孩的脸色发白,嘴唇红的发紫,萧辰翻了翻她的下眼皮,里面布满了充血的血丝,很是恐怖。

    这和今天来医院的那些中毒患者是同样的症状,不过眼前的这个女孩显然中毒更深。

    女孩的毒性太深,而且拖延的时间太久了,用甘草泡水恐怕不足以解毒。

    那只有另一个办法用银针逼毒。

    但是萧辰此时却犹豫了起来,如果没猜错女孩应该是吃了有毒的保健药品才中毒的,食物中毒毒性会聚集在丹田处。

    可是,丹田在人体的小腹脐下三寸之地。

    要在这里给她施针,做为一个男人,萧辰确实是不合适。

    不过,望望躺在床上昏迷的女孩,此时就算把她带回医院,等一系列手续办下来,恐怕女孩早就错过了最佳治疗时机。

    萧辰咬了咬牙,终于还是做出了决定:“不管怎么说,自己是为了她好,一切都是为了救治病人。就算有所冒犯,我这也是问心无愧。”

    萧辰自我洗脑地笑了笑,也不再迟疑,伸手从口袋里取出了针袋。

    “姑娘,冒犯了!”

    萧辰朝着昏迷中的女孩道了声抱歉,手一伸,解开了她上衣的纽扣。

    女孩只有二十岁左右,显然保养的很好,身上没有一丝赘肉,身体曲线很完美。

    萧辰的心不禁一颤,除了不久前和醉酒的余欣柔在车上有过一次暧昧。

    他还真没有与女孩子有过如此近距离的接触。

    萧辰深深地吸了口气,强自压抑住心头的那份异样,手轻轻的撩起了女孩里面穿的短衬衫。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