顿时,女孩平滑的小腹呈现在了萧辰的眼前,滑若凝脂的肌肤,仿佛刺得眼都有些炫目。

    一股少女特有的淡淡体香传来,让萧辰忍不住多嗅了嗅。

    她身上的这种味道和余欣柔身上的不同。

    余欣柔身上有一种成熟女人的味道,令无数男人恨不得立刻把她推倒。

    但是眼前少女身上的味道更像一颗刚刚成熟的桃儿,略带青涩和香甜,让人忍不住去慢慢品味。

    萧辰心中感慨了一句,而后深深地吸了口气,屏弃脑中的旖旎想法,收敛心神。

    萧辰也不再犹豫,手中银针已扎在了女孩小腹的丹田上。

    但是他这次施针与以往不同,他要用一种‘针符’来快速解毒。

    萧辰回忆着脑海中的手法,手起针落,迅速地在女孩小腹上动作着。

    他要在女孩小腹上用针挑刺出点点的血痕,从而绘成一张符箓。

    渐渐的,一幅由点点血痕形成的奇异图案,在她的小腹上形成,看起来很是诡异,这正是针符。

    “散!”

    萧辰陡地低喝一声,猛得用一根银针,猛然刺入了那张符箓中。

    一点血珠猛然喷薄而出,整张符箓给人一种错觉,仿佛它陡地活了过来,符文在诡异的扭动。

    嗡嗡嗡!

    空间荡起了一圈圈奇异的波纹,以女孩小腹上的符箓为中心,符文0向四面八方扩散而去。

    “成了!”

    萧辰擦了擦额头的汗珠,目光望向了四周。

    原本躺在床上如同活死人一样的女孩,身形不禁微微一震,仿佛有了动静。

    不过,细细看去,她仍是紧闭着双眼,并没有醒来。

    “这毒性只是从丹田散了,但是还没有逼出体外。”

    萧辰利用透视眼细细地观察着女孩体内,皱了皱眉头。

    要想让她苏醒过来,必须想办法吸出毒素。

    萧辰心中想着,也不再犹豫,凑到了女孩身边,低下头去,伸手捏开了她的嘴,自己的嘴唇凑了上去。

    反正该看的他看了,不该看的他也看了。

    都到了这一步了,他再婆婆妈妈就有些自欺欺人了。

    就趁现在,立刻帮她吸出毒素,趁热打铁解决问题。

    而且他从小就修炼《九品玄典》,又服用了多年纳灵丹,身体早就百毒不侵,这点毒素对于他而言根本算不了什么。

    正当萧辰刚刚和女孩嘴对嘴,内外兼用帮女孩吸出毒素时。

    这个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一声惊怒交加的叫喊:“啊,小子,你在干什么?”

    “好呀,小子,你这畜生,竟然胆大包天敢强行入室,做这样的禽兽之事。”

    推门进来的是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妇人,来人正是楼下的房东大婶。

    她看到萧辰正伏在女孩身上,与女孩亲嘴,而女孩则一脸苍白昏迷的样子,显然不正常。

    而且这个女孩她也熟识,女孩根本没有男朋友,平日里也没有什么男性朋友来看她。

    说来也确实是难怪妇人发怒,此时此刻的萧辰与女孩,两人的姿势实在是暧昧之极。

    萧辰整个人伏在女孩身上,因为萧辰要吸出毒素,所以必须口对口。

    在妇人看来,这完全就是萧辰趁着她的房客在沉睡,没有知觉,在占她的便宜,在猥亵她。

    尤其是刚才萧辰给女孩身上用银针刺血符,衣服被撩起,衣衫现在看起来有些凌乱。

    再加上地上丢了许多沾上血迹的卫生纸,怎么看都象是萧辰对女孩做了什么不轨之事。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房东大婶愤怒之极?

    她刚才在楼下,就听到楼上有砸门的动静,联想到刚来个生人,以为是小偷便循着声音上来查看。

    那知,刚推开房门,就看到萧辰趴在女孩身上,正在做那禽兽之事。

    她哪里还忍得住,顿时火冒三丈,怒喝着向萧辰冲了过来。

    “呃!房东大婶,我,,我……”

    萧辰浑身一震,陡地回过了神来,不由脸涨得通红,一时间竟语无伦次起来。

    萧辰也是没有想到,房东大婶竟然会在这个时候进入房来,还好死不活地看到了自己与女孩那亲昵的行为。

    现在自己就算满身是嘴也说不清,这可是被人给当场捉奸了!

    不过,就算是无法说清楚,萧辰却也必需解释,萧辰支支吾吾了半天,终于说出了个所以然:“大婶你别激动,我这是在给她治病!”

    “去你娘的治病,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啊!”

    房东大婶闻言是更加的怒不可歇,已是暴跳如雷,一时间爆了粗口。

    “小子,我打死你!”

    说话声中,她已是拿起门边的拖把,朝着萧辰没头没脸地打了过来。

    “啊,刘阿姨,不要啊!”

    这个时候,突然一道的声音响起,一名三十岁的女人也走了进来。

    来人正是给萧辰地址的杨青茹。

    杨青茹看到房东大婶拿着拖把追着萧辰有些不明所以。

    她回去后左思右想总觉得不对劲,可能她的同事也中毒了,但是她一个人居住,如果出事了也许都没人发现,这就很危险了。

    所以她决定来这看看,结果就看到这一幕,不过她并不知道房里到底出了什么事,更不清楚房东大婶怎么好好的上来,就发了这样大的火,现在更是要打萧辰。

    这到底是哪跟哪啊?

    所以,她连忙惊叫着上前来拉住房东大婶:“刘阿姨,有话好说,你不要吓着萧医生了。”

    “滚开,你居然认识这个禽兽,气死我了。”

    刘大妈也是个脾气火爆的人,此刻已是完全处于暴走的状态,见有人认识萧辰来拉自己,更加的狂怒不以:“今天我不打死这畜生,我就不性刘!”

    “呃,禽兽?”

    杨清茹浑身一震,扫了一眼屋内情形,脸色刹那变得煞白一片,她陡然也意识到了什么,神情却是变得难以喻意的悲愤起来:“萧医生,你!你对小雨做了什么?”

    “刘姨,我刚才真的是在给她治病!”

    萧辰现在只有苦笑的份,一边拼命地躲闪刘大妈的追打,一边向杨清茹解释道:“她中毒很深,我已把她治好了。”

    “你在给她治疗?”

    可床上的女孩却衣衫不整,地上还有带血的卫生纸,傻子都能猜出来发生了什么。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