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清茹也不说话了,脸上满是愤怒之色。

    她没想到萧辰居然是这种人,居然连一个未经人事的小女孩都不放过。

    “打死你,打死你这畜生!”

    刘大妈咆哮着,不顾一切地就扑向了萧辰。

    房里空间本就不大,三个人在屋里已是显得非常的拥挤,刘大妈这一发彪,萧辰还真是无路可逃。

    眼看刘大妈就要打到萧辰身上,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声微弱的声音传来:“额……你们干什么?”

    “呃!小雨你醒了?”

    杨清茹连忙上前扶着女孩坐起来

    此时此刻,躺在床上的女孩,逐渐苏醒过来,她正睁着迷茫的双眼,望着屋里的几人,满脸的疑惑。

    “小雨,你告诉我,这个禽兽对你做了什么?”

    刘大妈开口问道,一边死死盯住萧辰以防他逃走。

    “他……”

    小雨看了眼萧辰,显然有些摸不着头脑。

    她刚刚才醒过来,昏迷的时候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我不认识他啊,我只知道我从上午开始就觉得头晕,然后睡着了。”

    “你不是睡着了,而是中毒过深晕倒了。”

    萧辰替她补充了一句道。

    “哼,你这个衣冠禽兽,还想狡辩。”

    刘大妈怒斥道。

    “我狡辩什么啊,我都说了,我是在救她。”

    萧辰无奈的说道。

    “那你怎么解释我之前看到的,还有地上的带血的卫生纸?”

    刘大妈反问道。

    萧辰摇了摇头道:“我给她做了针灸排毒,但是毒素并没有排出体外,所以我就自作主张给她吸毒了。”

    “什么?”

    小雨脸色一变,瞪大了眼睛看着萧辰,难道她昏迷的时候被眼前这个男人给……

    而且还是用的嘴对嘴!

    一时间,小雨想到这,脖子都红了,脸上更是一脸羞愤的表情。

    “刘阿姨,我们报警把他抓起来吧。”

    一旁的杨清茹听不下去,直接拿出手机准备报警。

    “等等!你们听我说完再决定报警行不行?”

    萧辰立刻开口道。

    他要是不能说服三人的话,等警察来了,估计这套说辞警察也不会信。

    “呵呵,真是不撞南墙不回头,任凭你说出花来,我都不会信的。”

    刘大妈冷笑道。

    “这位小姐,能否掀开你的衣服,露出小腹就行。”

    萧辰对着床上那位叫小雨的女孩说道。

    “臭流氓,你还想干嘛?”

    小雨条件反射般抱紧了自己,警惕的看着萧辰。

    “你别想多了,我在你小腹上做过针灸,那些卫生纸都是擦血迹的。”

    萧辰一边指着地上的带血的卫生纸解释道。

    杨清茹望了一眼萧辰,皱了皱眉头,于是走到女孩身旁低声说了些什么。

    小雨才不情不愿的点了点头道:“好,不过要让他转过身去。”

    萧辰很自觉的转过身去不看,小雨掀开了上衣,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她的小腹上。

    大约十几个针眼呈现在她们眼前,还有一些干涸不久的血迹。

    看着这一幕,刘大妈的脸色变的很古怪。

    过了片刻,她才冷声对着萧辰说道:“行了,你转过身来吧。”

    “你们现在相信我了吧?”

    萧辰瞥了一眼三人脸上的表情大概能猜出她们心里想着什么。

    刘大妈没有说话,虽然一切证据都直指真相,但是她不太愿意承认当面说出去。

    杨清茹和小雨则有些不好意思的对视了一眼,歉意的说道:“对不起,萧医生,我们误会你了。”

    “没事。”

    萧辰摆了摆手。

    他走到小雨身旁问道:“你是不是也服用过江氏集团的产品?”

    小雨点了点头道:“怎么了?难道这和我中毒有关系嘛?”

    “当然有关系,你还有剩余的药品嘛,给我看一下。”

    “好像还有一些。”

    小雨起身走到柜子旁,从里面拿出一瓶胶囊类的药品。

    萧辰接过瓶子从里面倒出了几粒淡黄色的半透明的胶囊在手上,他定睛看了片刻,又送到鼻子旁闻了闻,随即皱了皱眉头道:“居然有这么重的木魁子味道,放的这么多,难怪会出现中毒现象。”

    木魁子是一种不常见的中药材,在民国时期,医学还没有这么发达,人们只知道木魁子有养生驻颜的神效,但是不知道木魁子是有剧毒的。

    只要剂量过了一个临界点,这种灵药就会变成毒药。

    “萧医生这东西真的有毒嘛?”

    一旁的杨清茹问道。

    “不仅有毒,还是剧毒!”

    “这里面放了太多木魁子,木魁子如果多食会产生肾脏中毒现象,如果不及早治疗会导致肾脏衰竭。”

    萧辰如实回答道。

    小雨和杨清茹闻言脸色一白,一副心有余悸的模样。

    也辛亏萧辰来的巧,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萧辰拿着胶囊摸了摸下巴,心里暗自思索。

    江氏集团出了这么大的纰漏,相信他们很快就会察觉,如果这种事情曝光了,对于一个上市集团将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如今这个把柄落到了他手里,他可得好好利用一番了。

    “小雨,你能不能帮我个忙?”

    萧辰突然问道。

    “萧医生请说,能帮的我自然不会推迟。”

    “好,明天你陪我去吃个饭吧。”

    萧辰笑着说道。

    “啊?”

    小雨闻言脸色有些异样,小脸都不禁红了起来,本来她面对萧辰就觉得有些尴尬了,如今萧辰却要请她吃饭。

    这是为了给之前的冒犯赔罪?还是想追求她?

    小雨毕竟只是一个二十左右的女孩,情窦初开,也没有什么经验,对于男女关系十分敏感。

    萧辰一看她的样子就知道她多想了,立刻干咳两声解释道:“我只是想让你陪我见个人,你什么事都不用做。”

    “哦。”

    小雨见此却更加不好意思了,尴尬的头都不该抬起来。

    萧辰见此,觉得这个女孩还是挺可爱的,在她身上隐隐能看到自己妹妹的身影。

    事情敲定下来,萧辰随手捡起了地上一张带血的卫生纸,便告别了众人。

    “帮我化验一下这纸上的血液毒性成分,我需要一个完整的血液毒性报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