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多时,警笛声响起。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渐渐传来,大约五六名身穿警服的男子很快便上了楼。

    江建元立刻笑着对为首的一名说道:“胡队长居然亲自来了,我可是等的有些心急啊。”

    “江少太客气了,不知道这里是什么情况?”

    胡姓男子显然熟识江建元,说话很是客气。

    “诺,就是这两个人,伪造了一个莫须有的罪名,想诬陷江氏集团,还约我出来谈条件,实则是想敲诈我。”

    江建元指着萧辰两人说道。

    “居然有这种事?”

    胡队长打量了一眼萧辰两人,沉声说道:“你们两个跟我走一趟吧。”

    他不由分说就想让手下将两人逮捕起来,根本就不给机会让两人辩解。

    一旁的江建元心中冷笑不已,萧辰还是太年轻了,跟他斗还是等下辈子吧。

    等进了警局,自己再用点关系把罪名弄的严重一些,少说关他个三五年。

    “不是的,我们没有,他说的全是谎话。”

    齐小雨见警察都站在江建元这边,急的眼泪都要落下来了。

    “一派胡言,江少可是江氏集团的继承者,在海陵市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怎么可能这么兴师动众来冤枉你们两个普通人。”

    胡队长摇了摇头,根本不信这个小姑娘的解释。

    “胡队长,我的两个保镖,都是被这个小子给打伤的,你看地上还有血迹呢。”

    江建元指着地上的一些碎瓷片和血迹说道。

    “没有,那是他们要抓我们,所以萧医生才迫不得已动手的。”

    齐小雨急忙解释道。

    “别废话了,人证物证都有了,你们这两个人也真是胆大包天,不仅打伤了人还想敲诈江少,乖乖跟我去警察局吧。”

    胡队长冷冷的说道。

    齐小雨到底还是太年轻了,被两人这么一冤枉,眼泪就流了出来,看起来可怜巴巴的。

    但是胡队长根本不以为然,就算齐小雨跪下来对天发誓都不行。

    江建元显然是有理有据的一方,而且江家势力之大不是他一个小警察能招惹的。

    自己只负责抓人,至于真相如何那是法官的事,他只需要不得罪江建元就行了。

    “小姑娘,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你只要愿意当污点证人,指认萧辰的罪行,我觉得胡队长看你年少无知会酌情给你减轻罪行。”

    江建元对着齐小雨意味深长的说道。

    “这…不行……”

    齐小雨犹犹豫豫的摇了摇头,她明白这一切都是江建元搞的鬼,可是江建元势大,连警察都帮着他。

    但是心里有另一个声音告诉她,不能陪着萧辰死磕下去。

    江建元一看齐小雨脸上的表情就明白她已经有些动摇了。

    “小姑娘,你和他无亲无故,而且还有大好的青春年华,没必要因为他而坐牢。”

    江建元一边蛊惑道,一边给胡队长使了个眼色继续问道:“胡队长,这案子如果坐实了,这小姑娘应该判几年?”

    “她如果参与了其中,属于帮凶,一两年肯定少不了。”

    胡队长如实说道。

    “啊!我什么都没……”

    齐小雨大惊,连忙准备说话,被江建元打断道:“你别激动,你如果愿意当污点证人指证萧辰,我可以保证你一点事都没有。”

    齐小雨闻言脸上挣扎之色更甚,萧辰可是救了她的命,而且她心知肚明萧辰是冤枉的。

    可是她也是无辜的,只是为了还萧辰的人情才陪他一起来的,如今却陷入了这泥塘中自身难保。

    一时间,齐小雨有些痛苦的捂着脸,失声痛哭了起来。

    “我求你们了,我真的什么都没做。”

    齐小雨哭的很是激动,可是一众警察却脸色如常。

    他们是警察,这种嫌疑人认错痛哭的场面早就见怪不怪了。

    更何况,这个案子可是与江氏集团的少董相关,他们就算心里有些疑惑,也只能睁一眼闭一眼。

    胡队长瞅了一眼齐小雨也开口道:“我看你年纪不大,涉世未深,像敲诈这种事你应该做不出来,应该是你身边这小子骗了你,而已江少都表示可以不追究你了,你可要想清楚了。”

    胡队长的话像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齐小雨慢慢停止了啜泣,有些歉意的看了一眼萧辰。

    就当她准备开口时,萧辰突然拨通了一个电话,对着胡队长说道:“我这有个电话需要你接一下。”

    “不用了,小子我告诉你,现在人证物证确凿,别再奢想着叫人来保你,我胡一天不吃这一套。”

    胡队长冷笑着摇了摇头,根本不打算接电话。

    江氏集团是海陵市最大的企业,每年交的税占全市收入的很大比重,更重要的是江氏集团后面有高官贵人撑腰,就是市长来了,也要给江建元几分面子。

    而且他不认为萧辰能有什么牛逼靠山,就算有,那人也不可能愿意为了保萧辰而去得罪江氏集团未来的少董。

    “听说你曾经治好过余老爷子的病?让我猜猜,你是不是给余老爷子打电话了?”

    江建元一副不在意的表情,还嘲讽般的猜测道。

    余新洲可是老狐狸,他不可能愿意为了一个微不足道的萧辰而得罪江家,这买卖显然不划算。

    只要他一句话,余新洲立刻就会明白该偏袒谁。

    “如果是余老爷子,那让我来接电话吧。”

    江建元有恃无恐的说道。

    “不好意思,这电话不是让你接的。”

    萧辰摇了摇头,转而对胡队长说道:“接吧,不然你会后悔的。”

    “开玩笑!我会后悔,你把免提打开,我今天倒要看看什么人会让我后悔。”

    胡队长不屑的说道。

    “免提早就开了。”

    萧辰轻笑着对着手机说道:“柯局长你听到了吧?”

    “柯局长?”

    胡队长听到这个名字有些发愣,海陵市有几个姓柯的局长,难道是……

    “哼,装神弄鬼,什么狗屁局长。”

    江建元不以为然的讥讽道。

    就凭萧辰能请动一位局长级别的高官为他说话?

    电话那头突兀的传来浑厚的男声,这熟悉的声音让胡队长完全怔住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