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声音太熟悉了,胡一天有些不敢相信的盯着手机,有些反应不过来。

    萧辰居然认识他的顶头上司柯勇伦?

    所谓县官不如现管,而且电话还是通话中呢。

    胡一天为表忠心立刻说道:“听到没?把江建元给我抓起来带回去审问。”

    一时间,情况一百八十度大反转,江建元直接傻眼了,看着几名警察给他戴上手铐,他才蓦然惊醒。

    “胡队长,我可是……”

    江建元像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般准备求情,然而胡一天却没有直接的笑脸相迎了,而是冷冰冰的说道:“这个案子不能听你一面之词,还请江少配合一下,等我们查清楚了,一定会给你一个清白。”

    “带走!”

    胡一天根本不再听他说话,吩咐手下把他带走。

    他此刻只想赶紧甩掉这个烫手山芋,本以为可以和江建元拉一波关系,结果却是蛋疼的。

    一行人把江建元带走后,胡一天恭恭敬敬的拿起手机说道:“局长,事情办妥了,这件事我会派人调查清楚的。”

    “嗯,小辰兄弟是我朋友,你问话的时候客气点。”

    “是?,是,是。”

    胡一天讪笑着点了点头,背后都出了一身冷汗。

    就差那么一点自己就惹毛了自己的上司,要知道一个警局的局长权力是很大的。

    只要一句话就能把自己调走,送到某个穷乡僻壤的边境去追击毒贩啥的。

    到时候,天天都是脑袋别在护腰带上生活,哪有现在那么舒坦。

    电话挂掉,胡一天松了口气。

    他转而尬笑着看着萧辰说道:“萧先生,之前都是误会。”

    “诺,这是江氏集团出售不合格产品的证据,你可要保管好了。”

    萧辰将桌子上的血液化验单推到他面前,胡一天小心翼翼将其收好。

    “我们不需要去录口供了吧?你应该知道怎么写吧。”

    萧辰瞥了一眼胡一天,胡一天立刻心领神会道:“当然,录口供只不过是走个程序,萧先生如果有事可以免去了。”

    “嗯,那好,慢走,不送。”

    萧辰直接开口打发了胡一天了。

    虽然萧辰的态度多少有些倨傲,但是他也不得不忍着,谁叫自己之前站错边了。

    只要萧辰不在柯勇伦面前讲他坏话,他就谢天谢地了。

    “那我先走了。”

    胡一天赔笑着走了出去。

    所有人都离开了后,只剩下齐小雨了。

    萧辰随随便便打了个电话就解决了所有问题,让齐小雨很是震惊,这位看起来不显山不漏水的医生根本就不是普通人。

    就在几分钟前,她还被江建元蛊惑着差点想要背叛萧辰了,这让她现在面对萧辰有些抬不起头来。

    “萧医生,我……”

    “不用说了,我不怪你,而且是我要求你陪我来的,应该道歉的是我。”

    萧辰摇了摇头道。

    齐小雨总归只是个没有社会经验的少女,心思比较单纯,容易被人蛊惑。

    发生了这些意外情况,也是萧辰没有所料到的。

    齐小雨闻言头却更低了,对比一下萧辰对她的态度,她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不早了,我送你回去吧。”

    萧辰看了下手表建议道。

    “不必了,我自己回去吧。”

    齐小雨摇了摇头,在萧辰面前自己都抬不起头了,那还敢让萧辰送她回去。

    萧辰看着齐小雨不由分说的就‘落荒而逃’,不禁苦笑了笑。

    ……

    下午,萧辰处理了一些医院的事就回了家。

    父亲萧居正已经半闲居在家,除非公司有一些重要决策之外,他都不会露面。

    萧辰看到父亲坐在沙发上看着报纸,也走过去坐下。

    “小辰,今天怎么这么早回来了。”

    萧居正放下报纸问道。

    “医院没什么人,比较清闲。”

    萧辰说完又问道:“最近公司发展情况怎么样?”

    “你怎么好好问这个了?”

    萧居正有些诧异,萧辰从回来后都不怎么过问公司的事。

    “没什么,我昨天接手了一个病人,是因为吃了江氏集团的产品而中毒的,如同不出意外,江氏集团很快就会开始下架所有商品开始整顿,这期间市场就会产生巨大的空缺。”

    “我还是没有明白你的意思,江氏集团产品出现问题,与我们何干,更何况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也不是我们能招惹的。”

    萧居正摇了摇头道。

    他们已经和江家结仇了,到现在还没有迎来报复,也只不过是江家根本看不上他们,不屑于对他们下手。

    对于萧居正来说,保持现状,不引起江家的注意是最好的结果。

    江家如同一个庞然大物,雄踞在海陵市,据说背后还有很多高官贵人的影子,他们惹不起。

    “我觉得我们可以趁这个机会占据市场,快速发展起来。”

    如今江建元被他弄进局子,江氏集团的产业也收到波及,而始作俑者萧辰肯定会收到江家的报复。

    萧辰回到海陵市没多长时间,也只不过认识了几个有些权势的大佬,但那些都是外力,不能转化为自己的实力。

    想要得到应有的地位,还得增强自己的势力。

    而他父亲的公司就是最好的目标。

    萧氏集团在海陵市根本排不上号,充其量也就是个‘土地主’,上不了台面。

    原本的市场都是由江家为首的几个大公司掌控,萧氏集团就算想崛起也有心无力。

    但是如今,情况变了,江氏集团的产品出现问题就是一个巨大的机遇。

    萧居正也没想到自己的儿子居然想的那么远。

    “可是,且不说生产保健药品的产业链需要多少资金,我们也没有药品配方啊。”

    萧居正苦笑道。

    每一种保健药品配方都是经过无数次实验,耗费巨大的人力、物力、财力才得出的。

    所以这些配方都是每家公司的机密文件,千金难求,不可能得到的。

    想要吃这块蛋糕,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吃到的。

    萧辰神秘的笑了笑。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