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天,萧辰刚刚回到家,萧居正便拿着一份请帖对他招了招手道:“小辰,你过来看看。”

    他将手中的请帖递了过去,萧辰拿到手扫了一眼,脸上闪过一丝诧异。

    “江氏集团这是搞什么鬼?请我们去参加他们的新品发布会。”

    萧辰有些哭笑不得,这不是明摆着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嘛。

    而且这请帖上指名道姓要萧辰去,就更加值得让人深思了。

    “他们这是来者不善啊,我们就当没收到请帖,不管他。”

    萧居正沉吟道。

    “不,我要去。”

    萧辰摇了摇头道。

    “可是我们这段时间已经严重触犯了江家的利益,只怕你去了话……”

    萧居正有些担忧道。

    “没关系,一个江家罢了,算不了什么,大丈夫在世,需顶天立地,若是这点困难都畏惧的话,那还有什么意思。”

    萧辰的这番话说出来,不禁让萧居正多看了他两眼。

    这根本不像一个才二十出头的男人能说出来的话。

    萧居正心中也有些感慨,萧辰长大了,不再是自己印象中那个体弱多病的孩子了。

    ……

    次日。

    海陵市最繁华的海口地段,一栋占地上千平方的豪华别墅伫立在这里。

    东边就是川流不息的繁华城市,南面则是湛蓝的大海。

    这栋别墅在这里显得十分耀眼,寻常人都没有资格进来。

    而这天,原本有些冷清的别墅却热闹了起来,各色豪华轿车纷纷停在了门口。

    来往的人流中,每一个人看起来都气度不凡,单单那种从容不迫的气度就能看出,这群人每一个都是非富即贵的存在。

    不多时,一辆商务型的路虎停了下来,萧辰从车上走了下来。

    这辆轿车是他父亲借给他的,如果他来参加这种层级的聚会,还打车来就显得有些掉价了。

    萧辰一路上开车也是心惊胆战,毕竟没有考过驾照,考驾照这件事也是时候该提上日程了。

    别墅门口站着十几位迎宾的服务员,萧辰拿出请帖,立刻就被人恭恭敬敬迎了进去。

    别墅整体是一个环形的,中间是露天的,一旁还有一个小型游泳池。

    四周桌子上放着很多令人垂涎欲滴的热带水果和糕点。

    桌子上还有外面卖到几万块一瓶的高档红酒、香槟,被随意的摆在一旁。

    单从这些来看,江家的财力雄厚就可见一斑。

    萧辰随意在四周看了看,已经来了不少人,但是江家的人还没有露面。

    这时,离他不远处一群人在围观着什么,萧辰有些好奇也走了过去。

    只见一名蓄着大胡子的壮汉,身后跟着两名侍从,壮汉手里拿着一个密封的竹筒道:“这是我们苗川的百毒酒,可治风湿骨痛、解百毒,就算没病喝了也能延年益寿,壮实身子骨。”

    “而且……”

    壮汉故意压低声音神秘兮兮道:“还有壮阳的神效。”

    “有这么神奇嘛?”

    一位看起来五十多岁的中年男人有些不信的看着他质疑道。

    “这位先生估计不懂行吧,苗川的百毒酒声名远扬,早些年曾是清朝时候的皇帝贡品。”

    他身旁的一位戴眼镜的男子解释道。

    “据说这百毒酒是用上百种毒蛇、毒蝎、蜈蚣、蜘蛛、蟾蜍等毒物泡酒,采用苗川当地的清香毛竹装灌,酿制十年以上才能开封,俗称百毒酒,是难得的佳品啊。”

    “这位兄弟识货啊,不错,这百毒酒的制作不易,光是寻找泡酒的毒物困难重重,还得死伤不少人。”

    壮汉有些唏嘘道。

    眼睛男听完又有些疑惑的问道:“不过这百毒酒的制作方法早已经失传,只有苗川的秦家才会,难道您是……”

    “不错,我正是苗川秦家的人,在下秦汉林。”

    壮汉谈及自己的家族显然有些自豪。

    “原来是秦家的人,失敬了。”

    众人一听秦家,纷纷对秦汉林重视了起来。

    苗川地处西南荒蛮之地,山林、沼泽居多,而且那里的毒虫、猛兽数不胜数,普通人到了那,一不小心就会丢了小命。

    所以自古以来,生活在苗川的居民都是打猎的好手,民风彪悍。

    其中属苗川秦家最为出名,秦家在清朝时候靠着跑商起家,专门卖苗川当地的‘土特产’。

    无论是常人避之不及的毒虫、毒蛇,还是凶猛的虎豹都是他们捕抓的对象,然后卖到中原地区。

    到了建国时期,老虎豹子等成了保护动物,不能随便猎杀了。

    所以秦家开始专卖各种晒干做药材的毒虫、毒蛇。

    “不知道秦兄手上的这种百毒酒卖不卖?我愿意出五十万一罐的价格全买了。”

    眼睛男一开口就报出了天价,让所有人都微微侧目。

    不过,他们细想之下,百毒酒已经失传多年,几十年没有出现在市面上了,可以说是有价无市。

    而且药酒这东西,年份越久,疗效越好,价格自然也越高。

    就算不喝,买了放家里也是每天都升值,所以五十万买一罐,完全不亏。

    在场的大多都是商贾巨富,根本不缺钱,他们更看中的是这东西是否有利可图。

    于是,眼睛男话音刚落,就立刻有人再次报价道:“我出六十万!”

    “六十万就想买百毒酒?我出八十万,秦先生,全卖我吧。”

    一名大腹便便的男子冷笑的瞥了一眼众人,再次刷新价格。

    秦汉林闻言,眼中微不可查闪过一丝喜色,但是他却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这百毒酒是我的珍藏,我今天只带了寥寥六罐,而且今天我来拜访江家,还要送一罐给江家当见面礼。”

    “秦兄,你不要再多说了,剩下的五罐,我每罐一百万全买了。”

    眼睛男笑着和秦汉林称兄道弟起来,想拉近关系。

    “做买卖还是得看钱,我出一百二十万一罐,秦先生,这剩下的百毒酒卖我吧。”

    “贺总,你没必要这个时候跟我死磕吧?”

    眼睛男闻言,有些恼怒的看着贺姓男子道。

    “生意场上无兄弟,这百毒酒,我也想买,自然就公平竞争了。”

    “你!”

    眼看两人为了百毒酒争的脸红脖子粗,气氛也像火药桶般一触即发了。

    突然,一道突兀的声音插了进来。

    众人闻言一怔,目光齐刷刷的看向了声音来源,正是萧辰。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