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恕我眼拙,你是?”

    秦汉林皱了皱眉头,望向了萧辰。

    “萧辰。”

    萧辰只是简单的报出了自己的名字。

    “这小子是谁,在这里口出狂言,太不把我们当回事了吧。”

    “应该是某个家族的后辈陪长辈来开开眼界吧,估计是家里长辈没好好教导,在这种场合乱说话。”

    众人对于萧辰的话,都没当回事,反而有些反感。

    毕竟萧辰看起来太年轻,没有他们身上那种富贵的气质。

    如果说这话的是一位从事医药行业的大佬,他们自然会听一听,但是萧辰说出来的话,他们则没那么客气了。

    而且在场众多大佬都是在商场摸爬滚打多年,是假是真一眼就能看出。

    如今萧辰当众说这药名不副实,不就是打他们的脸嘛?

    秦汉林上下打量了一眼萧辰,认真回忆了一下,海陵市中也听过什么萧姓的名门望族,当即对萧辰像赶苍蝇般挥了挥手道:“浑小子,赶紧滚,胡言乱语什么。”

    萧辰皱了皱眉头,这秦汉林的态度未免太恶劣了,他只是指出这百毒酒名不副实,并没有当众羞辱他。

    既然秦汉林如此不识抬举,萧辰自然也不会给他留什么面子。

    “那我斗胆问一下,你说这百毒酒是用上百种毒物泡酒而成,你可能给我一一说出,有哪些毒物?又是什么品种?”

    面对萧辰的质问,秦汉林只是不屑的笑了笑道:“小子,你别没事找事,别以为在江家,老子就不敢动你,侍从,把他轰走。”

    贺姓男子瞥了一眼萧辰,抬手阻止道:“唉,在场诸位可都是江家请来的贵宾,不要动手伤了和气。”

    “哼,算你小子运气好,有贺总为你说话,还快滚?”

    秦汉林冷哼一声道。

    “笑话,我是江家请来的客人,为何要走?反而是你,面对我的问题,避而不答,怕不是心里有鬼?说不出来,或者是不敢说?”

    萧辰神色自若的反驳道。

    若真是动起手来,就这两个歪瓜裂枣根本不够他打的。

    “呵呵,小子,你别仗着有人撑腰,就蹬鼻子上脸。”

    秦汉林愈发的恼怒了。

    “我只是实事求是,并没有什么过分的举动。”

    萧辰气势上丝毫不弱。

    “这百毒酒是我十年前酿制的,我怎么可能记得原材料有哪些。”

    一旁的眼睛男也点了点头道:“秦兄说的对,哪有人有这么好的记性。”

    “而且在场都是有眼力劲的,是真是假,我们岂会看不出。”

    眼睛男这话说出来,所有人都点了点头。

    “李老板可是从事这一行几十年了,一双火眼金睛可是从未看走眼,还有贺总,他们都愿意出高价买这百毒酒,那定然不会有假。”

    “是啊,小兄弟,你就别闹事了,秦先生可是苗川的秦家人,秦家人出手都极为狠辣,你还是快走吧。”

    贺总好心的对萧辰小声劝诫道。

    “我说了,这百毒酒只是名不副实,并不是假货,而是泡酒的药材根本就没有上百种毒物。”

    萧辰依旧脸色淡然的说道。

    他这话一出口,李老板和贺总都皱了皱眉头,显然对于萧辰如此不知好歹,十分不满。

    他们都认定了这百毒酒是真的,还好心劝萧辰离开,可萧辰却不领情,坚持说百毒酒是假的,这就是赤裸裸的要打他们的脸。

    “小子,既然你不领情,那我也不多言了,好自为之。”

    贺总脸色冷了下来,不再多说了。

    “这小子也太不知好歹,连贺总都听不下去了。”

    “也不知道这小子是谁家的后辈,惹了苗川秦家的人,有的受了。”

    众人纷纷低声议论道。

    秦汉林环视了一眼众人,将所有人的表情都尽收眼底,然而冷冷的望着萧辰道:“你说这百毒酒名不副实,那你给我说说,哪里有问题?你今天若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那就是明摆着想故意羞辱我,也别怪我不客气了。”

    萧辰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当着众人的面质疑他的百毒酒,这让他很是不爽。

    但是碍于在江家的地方,又有那么多人看着,他又不好动手教训这个小子。

    所以他故意想给萧辰一个机会去‘解释’,当然,这个‘解释’他若是不满意的话,就有理由名正言顺动手了。

    秦汉林心里冷笑不已,百毒酒的秘方是秦家上百年来的不传之秘,就是他也不知道真正的百毒酒是如何制成的。

    就算拿去化验,这罐百毒酒经过这么多年的发酵,里面的物质早就改变了,根本查不出来的。

    “算了吧,这小子怎么可能知道百毒酒的原料,我觉得,你还是向秦先生道个歉,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吧。”

    有人见萧辰文文弱弱的,被秦汉林等人给围在中间,有些不忍心的说道。

    “哼,这可不行,我秦汉林虽不是什么一方大佬,但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被这个浑小子一而再的挑衅,我若是忍了这口气,江湖上的人还不知道怎么看我呢。”

    秦汉林直接拒绝道,他若是不出这口气,心里就不爽。

    “那你是铁了心要丢这个脸咯?”

    萧辰莫名其妙的笑了笑道。

    萧辰这突兀的一笑落在秦汉林眼里,简直就是赤裸裸的蔑视和嘲笑,他的嘴角也狠狠的抽搐了一下。

    秦汉林深吸了一口气,按耐住暴起出手的冲动,冷笑道:“小子,真是不知死活,你要是答不出来,看老子不扒了你的皮做灯笼。”

    萧辰没有理会他,而是直接从他手中夺下百毒酒,其速度之快,连当事人秦汉林都没有反应过来。

    萧辰右手轻轻一捏,竟硬深深在竹罐上摁出了一个缺口,这一手令刚刚回过神来的秦汉林又是一怔。

    “这…这小子力气这么大?”

    秦汉林心中翻起了惊涛骇浪,这竹罐的材料可不是普通的毛竹,而是苗川当地特有的,其硬度堪比石砖。

    不过,这也没有太让他担心,萧辰又不是神仙,还真能将酒中的原料丝毫不差的猜出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