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辰撒了一些酒在手掌上,轻轻用嘴唇碰了一下,然后抿了抿嘴唇。

    足足半刻钟的时间,萧辰像是在仔细回忆着百毒酒的滋味般,紧闭着眼睛一言不发。

    “哼,装神弄鬼。”

    秦汉林不屑的讥讽道。

    要说有人尝酒能猜出度数啥的,还有可能,可是尝药酒猜原料,这根本不可能。

    首先,药酒的度数都特别高,不是老酒鬼根本喝不出滋味。

    其次,他泡的可是毒虫啊,又不是人参枸杞啥的,有分辨度。

    “这小子能成功猜出来嘛?”

    “你傻吧,你看他才多大,如果来个老酒鬼,说不定还能勉强猜出一两种,至于这小子,太年轻了。”

    一旁众人见萧辰半天都不说话,也纷纷不看好,毕竟这难度也太高了。

    “小子,你到底行不行?不行就别浪费时间了,乖乖认怂。”

    秦汉林继续讥讽道。

    只见萧辰蓦然睁开了眼睛,自顾自的咋了咂舌道:“酒是好酒,应该是天然的清泉水酿制的,还有一点松花香,不过这里面泡的东西就太次了。”

    众人见萧辰一副老酒虫的模样,也有些诧异了。

    “一共二十六种毒物,分别是七步蛇、银环蛇、魁头蛇…人面蛛、红鳌蛛、长尾蛛…大钳蝎……”

    “咦,好像还有一种红斑寇蛛,俗称黑寡妇。”

    萧辰继续侃侃而谈,一一将里面毒物指出,仿佛这酒是他亲自泡的一般。

    连一旁的秦汉林都懵了,这酒是他亲自泡的,里面泡的东西,他自己都记不清楚,但是萧辰一提,他就回忆起来了。

    萧辰说的几乎丝毫不差,这特么太神了!

    李老板和贺总听完后,一齐瞅了一眼秦汉林,看秦汉林的表情,两人也明白了,萧辰肯定是说对了。

    “你…是怎么做到的?”

    秦汉林此时根本顾不上其他,脑子里只有这一个疑问想要迫切得到答案。

    萧辰笑了笑道:“我训练过。”

    当初他在大山中的时候,天天看师傅没事就拿出一个小酒葫喝酒,于是好奇想偷喝。

    结果被师傅抓到后,师傅却没有责罚他,而是经常拿出一些药酒给他喝,说是他身子虚,需要喝点酒祛寒。

    萧辰也没事就以猜药酒的成分当小游戏,日子久了,自然熟能生巧。

    当年,他能一次猜出泡了几百种药材的药酒,这一能力也让他师傅赞许不已。

    这区区的‘盗版’百毒酒对他而言又算的了什么。

    “恕我秦汉林眼拙,冒犯了小兄弟,还望您不要介意。”

    秦汉林突然深吸一口气抱拳道歉道。

    他虽然长的凶悍像个莽夫,可是并不傻,如果现在还看不出萧辰不是普通人的话,他就白混了这么多年。

    而且他虽然是秦家的人,却不是嫡系族人,在家族中的地位并不高,此次外出就是为了多结识一些朋友,打下基础。

    萧辰见秦汉林居然如此能屈能伸,也有些诧异了,但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

    他也点了点头道:“无妨,虽然你这酒不是正宗的百毒酒,但也确实有一定疗效的,再沉淀上几年,也不失为一罐好酒。”

    秦汉林对身旁侍从吩咐了一声,将剩下的五罐百毒酒拿了出来道:“这剩下的五罐酒就当我秦某的赔礼了,还望小兄弟能收下。”

    “这礼我若不收,只怕秦先生会跟我翻脸吧。”

    萧辰调侃了一句,也缓和了之前剑拔弩张的气氛。

    这药酒他根本用不上,但是可以拿回去给他父亲喝,调养一下身体还是不错的。

    众人见药酒已经有了主,也纷纷散去,李老板和贺总也是一脸惋惜。

    虽然萧辰证明了这不是正宗的百毒酒,但也是一款难得的药酒啊,花个二十万买下来也不亏。

    众人走后,秦汉林跟着萧辰后面聊了起来。

    既然结识到了萧辰这种神人,自然好好拉拢一波。

    “你应该不是秦家嫡系族人吧?”

    萧辰突然瞅了他一眼,小声问道。

    秦汉林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道:“萧先生果然厉害,立刻就能猜出来。”

    秦汉林有些感慨的叹了口气道:“我们秦家到如今分成了三支族人,我这一支已经离开了苗川,在内陆讨生活了,苗川的本族也看不上我们这一脉,那百毒酒的配方,我们自然也不到。”

    萧辰听完后,找路过的一位服务员要了一张纸和笔。

    秦汉林有些疑惑的看着萧辰,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不一会儿,萧辰将一张写的密密麻麻的纸交给了秦汉林道:“真正的百毒酒我也没喝过,不过我这张药酒方子一定不会比百毒酒差。”

    秦汉林扫了一眼纸上的内容,脸上的表情十分精彩。

    以他多年的经验来看,这药酒如果能酿出来,简直就是琼浆玉液啊,这份配方是无价之宝。

    萧辰送他的这份大礼,让他心里五味杂陈。

    想想之前他对萧辰的态度,脸上火辣辣的,让他有些无地自容。

    不过,他也明白了,交好萧辰绝对是他这辈子做的最正确的事。

    “萧先生,您的这份恩情,我秦汉林记下了,日后若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只要您吩咐一声,我决不会推辞半句。”

    秦汉林十分认真的说道。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不必太挂在心上。”

    萧辰不在意的笑了笑。

    这配方留在他手里,也是白瞎,不如送出去得个人情,还能笼络一下人心,简直一举两得。

    秦汉林的表现也是他意料之中,像这种在本族不受重视的家族子弟,更容易被他掌控,这对他将来发展势力会是一个不小的助力。

    不多时,人群突然躁动了起来。

    “江董来了。”

    不知谁说了这么一句,人群立刻安静下来,目光齐刷刷的距离在门口。

    一位大约五十多岁,穿着复古唐衫的中年男人带着很和善的笑容走了过来。

    他身后还跟着一位萧辰的‘老熟人’,江建元。

    也不知道是不是命中注定。

    两人互相对视了一眼,在电光火石的刹那间,完成了一次眼神上的交锋。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