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建元只是深深望了一眼萧辰,并没有什么其他举动。

    萧辰自然也‘老老实实’待在人群中,看着江家正主。

    江氏集团的董事长名叫江浩华,为人颇为手腕。

    萧辰出发前,他父亲还再三嘱咐他,不要和江浩华产生太多交集。

    虽然江浩华一路走来都是笑眯眯的和善表情,但是这种人最值得警惕。

    自古真小人不可怕,反而是伪君子才是最大的隐患。

    因为你不知道,他会在什么时候在你背后捅黑刀。

    “诸位能够应邀前来,是江某的荣幸,如果有招待不周,还望海涵。”

    江浩华十分谦逊的说道。

    “江董太客气了,您的请帖,我们怎么敢不来呢。”

    “是啊,不知道江董这次又弄出了什么好东西,要给我们开开眼界。”

    众人纷纷起哄道。

    “诸位抬爱了,我旗下的江氏集团的确研发了一款新产品,所以想提前给大家看看。”

    “建元,拿出来吧。”

    江浩华对身旁的江建元吩咐了一声,他拿出了一个托盘,上面用红布盖着。

    江建元掀开了红布,一个透明玻璃瓶里装满了琥珀色的液体。

    “江董,你就别卖关子了,快介绍一下吧。”

    台下有些心急的人已经开始催促道。

    “这是我们最新研制的产品,叫‘神仙水’,名如其实,就是如同神仙水般,对肌肤修复有神效。”

    江浩华一边介绍着,然后拿起瓶子拔掉了木塞子。

    一阵浓郁的清香顿时散发出来,萧辰站在十米开外都能问道。

    “好香啊,而且是一股中药材的清香,这制作工艺不简单啊。”

    有人惊奇的说道。

    “不错,这神仙水可不是那些烂大街的货,采用了三十多种昂贵中药材,萃取其精华,而且都是纯天然的培育药材。”

    “就这么小小的一瓶,成本就不低于三万块,而且经过实验没有任何副作用。”

    江浩华又对着身后一位侍女招了招手,让她上前来。

    侍女自觉的上前,然后撂起了袖子,雪白的手臂上露出一条已经结痂的伤痕。

    “你们看,她手上的这道疤,虽然已经结痂,但是以后肯定会留下疤痕。”

    “不过,如果用了我这神仙水的话,一切都不是问题了。”

    江浩华将瓶子里的药水倒了一点女孩的手臂上。

    琥珀色的药水刚刚接触女孩的手臂,立刻就发生了剧烈的化学反应。

    就像消毒水触碰到伤口一样,立刻出现了许多的小气泡。

    大约过了五分钟的时间,江浩华从下人手下接过一条毛巾,在女孩的手臂上轻轻擦干药水。

    那条结痂的伤痕居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脱落了,雪白的手臂上只留下一道粉色的淡淡痕迹,如果不是近距离看,完全看不出来。

    “天啊!这简直就是神药啊!”

    “何止神药,能加快伤口愈合,还能淡化疤痕,这种药在国际上也能占据一席之地。”

    许多人眼睛一亮,已经看到了巨大的商机。

    “不知江董这神仙水什么时候上市,我愿意先预购一批。”

    很多经销商都纷纷开口想要买上一批。

    单凭这种立竿见影的神效,这种新产品一经上市必然会大卖,最好趁现在拿下订单,到时候就不愁没钱赚。

    江浩华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这些人的反应已经达到了他预期的想法。

    他之所以弄出这个新品发布会,就是想聚集海陵市众多富商、大佬,然后一举打响名气。

    显然,他的目的已经达成了。

    “可以,第一批货已经在生产了,你们想要现在订单也可以。”

    江浩华笑眯眯的说道。

    “不知,江董准备卖多少钱一瓶?”

    众人都是商人出身,最关心的还是他们能不能从中赚到钱。

    “这神仙水成本不低,但是诸位都是我的老朋友,我决定以原价分销给你们。”

    江浩华此言一出,众人立刻又是一片赞许之声。

    虽然他们心知肚明,江浩华既然能以三万块单价卖给他们,那必然成本还要低上一些。

    可就算如此,这其中利润还是很大的。

    这种灵药可是高端奢侈品,对于某些有需要的人来说,就是千金也会买。

    “这么贵,真是奸商……”

    萧辰低声摇了摇头道。

    他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一直注意他的江建元却能从嘴型读出他的话。

    江建元皱了皱眉头,很不客气的指着萧辰说道:“萧先生,你刚刚在说什么?能否再重复一遍。”

    他对萧辰之前做的事,一直耿耿于怀,早就想找机会羞辱一番萧辰了。

    所以他故意放大声音让所有人听见。

    众人的目光也立刻聚集到了萧辰身上。

    面对众人的目光,萧辰但是神色自若,淡然重复了一遍道:“这神仙水太贵了,江董这算盘打的可真漂亮。”

    此言一出,众皆哗然。

    这里可是江家的地盘,而且今天可是江家的举报的新品发布会,这小子居然刚当众说出这种话,怕不是脑子坏了吧。

    萧辰身旁的秦汉林也是一愣,嘴角都狠狠的抽搐了两下。

    他虽然看出来了萧辰是个有能耐的人,而且为人直接、不做作,但是‘直言不讳’也得分场合啊。

    当着江浩华和众多商界大佬说这种话,不就是打江浩华的脸嘛?

    “咳咳…萧先生,这话可不要乱说啊。”

    秦汉林压低了声音,好心劝诫道。

    然而萧辰却没有理他,依旧脸色淡然的看着江浩华等人。

    江浩华眼中微不可查闪过一丝阴霾,但是脸上依旧挂着和善的表情道:“你应该就是萧辰了吧?闻名不如见面,果然自古英雄出少年。”

    “江董‘谬赞’了,做生意我还是得向您学习。”

    萧辰不卑不亢的回答道。

    但是仔细一听,这话中却带着刺,只有江建元能听出弦外音。

    萧辰这是暗讽他们,为了做生意赚钱不择手段。

    “小子,你未免太不给我父亲面子了吧?”

    江建元显然没有他父亲那般城府,根本忍不了气,立刻开口怒斥道。

    “建元,我让你插嘴了嘛?”

    江浩华瞪了他一眼,江建元只好愤愤的瞪了萧辰一眼,不再多言了。

    江浩华转而重新打量了一眼萧辰,他眼中透露出的锐利目光如同刀子般,寻常人根本不敢与之对视超过三秒。

    良久,江浩华突兀的拍手道:“好一个萧辰,果然没有让我失望。”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