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辰,我真不知道你是哪来的底气,太过狂妄自大了吧。”

    江浩华盯着萧辰突然说道:“你可敢和我打个赌?”

    “平生打赌,从未输过,愿闻其详。”

    萧辰神色自若的说完,还意味深长的瞅了一眼江建元,提醒江建元输给他三千万的事。

    江建元一想到这事,额头青筋都隐隐浮现了,显然旧事重提让他很不爽。

    “好,那就赌你做不出比神仙水药效更强的药来,为限一星期!”

    江浩华紧盯着萧辰说道。

    “赌注?”

    萧辰问道。

    “你若输了,我要你们萧家所有资产,包括不动产。我若输了,你想要什么,随便说吧。”

    江浩华抛出的这个赌注不可谓不惊人,而且里面门道很多。

    如果萧辰输了,他将失去所有资产包括房子,可以说是一夜回到解放前了。

    真到了那步田地,萧家就是一穷二白了,估计连饭都吃不上,只能上街乞讨了。

    “我也不狮子大开口,就要两个亿吧,准备好银行汇票,直接送到我父亲公司去。”

    萧辰懒洋洋的说道,仿佛这两个亿已经是囊中之物了一般。

    “可以,在场这么多人为证,你快回去吧,记住,你只有一个星期的时间。”

    江浩华闻言,脸上已经掩饰不住得意的表情了。

    一个星期想做出比神仙水药效更强的东西来?做梦呢。

    生产这种高端药品,需要从国外购进大型精密的萃取机器,这种机器不是一个小小的萧家有资格买到的。

    退一万步来说,萧家就算能买到,从国外运回来也得一个星期时间吧。

    所以他这个赌约从一开始就个圈套,萧辰答应的那一刻起,萧家已经完了。

    ‘果然,还是太年轻啊!像这种毛头小子怎么跟他斗?自己吃的盐都比他吃的米多。’

    江浩华十分得意的心里感叹道。

    江建元显然也猜到了他父亲的想法,极为嚣张的说道:“赶紧回去好好享受这最后一个星期吧,想赢?下辈子吧,哈哈哈。”

    在场众人也有寥寥几个比较聪明的,一眼就看穿了江浩华的套路,但是他们作为江家在生意场上的盟友,自然不会好心提醒萧辰。

    他们大多都在心里暗自感慨一句,好好的一个家庭,因为一个毛头小子的狂妄无知而败光了家产。

    这件事也被他们当做了反面教材,心想等回去后,要以此来教育后辈,切莫不能让后辈成为萧辰这样。

    而此时,萧辰只是淡然说道:“不必了,我就在这现场制药吧。”

    “什么?你再说一遍,我没听清。”

    江建元有些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萧辰要当场制药。

    这里没有任何设备设施,萧辰拿什么做?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耳聋是嘛?我说现场制药,也好让你们输个心服口服。”

    “哈哈哈……真是笑掉大牙了,你是不是没睡醒,说梦话呢?”

    江建元笑的泪眼都快出来了。

    江浩华也被萧辰这句话给逗笑了,在他看来,萧辰如果不是傻子,那一定是狂妄到自大了。

    “也好,免得让我等一个星期,你既然这么快想败光家产,我也不拦你。”

    江浩华讥笑道。

    萧辰转身对着秦汉林说道:“秦先生,让你的侍从帮我个忙吧。”

    “你说,能帮的,我自然不会推迟。”

    秦汉林点了点头道。

    “不过,萧先生,你是不是应该再考虑下……”

    秦汉林欲言又止的说道。

    虽然萧辰从头到尾让他见识了种种不可思议的事,但是这件事,萧辰未免做的太草率了。

    这可是关乎整个萧家,萧辰应该做好充足准备的。

    “没事。”

    萧辰拍了拍他的肩膀,笑了笑道。

    “让你的侍从帮我去附近的药店买来这些药材……?”

    萧辰对着他吩咐道,将写好的纸条交给了他。

    侍从很快就跑出去买药材了,一众人等都一副看好戏的表情,静静的等着。

    大约十几分钟后,两个侍从拿着几大包药材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

    萧辰接过药材一一检查了一下,满意的点了点头。

    然后,他在众人的注视下摆起了一个药炉。

    “你不会就想用这些地摊货做原料吧?”

    江建元在一旁讥讽道。

    药店的药材都是最低级的药材,很多都是人工大面积培育再用化肥催生,从种植到晒干上市销售,都没有半年时间。

    这种中药材根本没有药效可言,对于他们这种制作高档保健药品的公司来说,选原料都是要精挑细选,反复筛选。

    “药材确实差了点,不过足够了。”

    萧辰没有看他,随意回了一句。

    他十分熟练的将几种药材放进药炉里煮,又分挑出几种药材加水捣碎。

    原本地上一大堆的药材很快就被萧辰处理完了,手法很是娴熟,仿佛吃饭喝水般简单。

    “这小子看起来有一手啊,这熟练的处理不同药材的手法,就是一般老药农都做不到。”

    “那又有什么用?就这种成色的药材怎么能做出顶尖的药品,更别谈比过神仙水了。”

    另一人不屑的摇了摇头道。

    “好了!”

    很快,萧辰将最后一炉药汁倒进一个杯子里,此时,杯子里已经混合了所有的药材,呈现出一种墨绿泛黄的颜色。

    咋一看,这杯子里的液体就挺恶心的,没有琥珀色的神仙水给人的感觉纯净,而且还散发着一种浓郁且刺鼻的味道。

    众人在心里将两种产品简单的一比,孰强孰弱,高低立下了。

    “你就拿这个跟我们比?我看你还是赶紧滚回去和你爸妈吃最后一顿饱饭吧。”

    江建元捂着肚子大笑道。

    众人见此也纷纷摇了摇头,没有人会认为这杯浑浊不堪的‘不明液体’能赢神仙水。

    “你还试过效果呢,话不要说得太早。”

    萧辰淡然说道。

    “呵呵,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就让你再多挣扎一会儿吧,说吧,想怎么试?需要我去找几个有伤疤的人来给你试药嘛?”

    简直就是白日做梦!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