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先生,你腰间那把匕首能否借我一用?”

    萧辰自顾自转身指着秦汉林腰间挂着的精致匕首道。

    苗川秦家人生性好斗,少年时期家中长辈就会送他们一把匕首,当做成年礼。

    这匕首自然也是十分锋利的,轻易不会用。

    秦汉林没有多想就取下了匕首递给了萧辰。

    萧辰拔出匕首,在阳光的照耀下,匕首上闪过一丝寒芒,可见这匕首被保养的很不错。

    正当所有人都疑惑不解的看着萧辰时,下一幕让所有愣住了。

    只见萧辰突兀的拿着匕首在自己手臂上划了一刀。

    匕首极端锋利,轻轻一划就拉出了十厘米长的口子,鲜血也顿时流了出来。

    “萧先生,你这是……”

    秦汉林一惊,有些不知所以然。

    “无妨。”

    萧辰摇了摇头,有条不紊的擦干净了匕首上的血迹,将匕首还给了秦汉林。

    然而,他将杯中的药液直接撒在了伤口上。

    “你这是要打算以身试药嘛?”

    江浩华觉得有些好笑。

    这可是刚刚划开的伤口,难不成萧辰的药是仙药,能让白骨生肉?直接愈合伤口?

    这根本就不符合现代的医学常识,以现在最顶尖的医学水平,也不可能做到这种程度。

    江建元更是毫不客气的讥笑道:“猪鼻子插大蒜,非要装这个逼干嘛。”

    而此时的萧辰根本没有理会他们,只是闭上眼睛静静等着什么。

    仅仅过了几秒,他感觉到了手臂上传来的一阵温热,也睁开了双眼。

    突然,人群中有不可思议的惊呼了一声道:“快看!这怎么可能?”

    萧辰手臂上的伤口逐渐停止了流血,那一道长长的伤口居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了!

    仅仅十秒不到的时间,伤口完全愈合了,而他手臂上居然连一个淡淡的痕迹都没有!

    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让人感觉自己是在做梦。

    所有人以为自己看花眼了,这完全颠覆了他们的想象。

    这哪是外伤用的药品啊,这简直就是仙药啊!

    若不是亲眼所见,没人会相信这是真的。

    江建元狠狠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头,嘴里传来的痛觉让他明白自己不是做梦,这是真的!

    江浩华也蓦然瞪大了眼睛,他自诩为御医之后,医学方面,整个海陵市无人能出其右。

    可今天发生的事,再一次再次刺激到了他的神经,狠狠打了他的脸。

    “不可能!这不可能!”

    江浩华有些失魂落魄,不愿意相信这一切。

    最让他深受打击的是,萧辰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医生,但是他的医术已经完全碾压了江家。

    仿佛他们江家百年的医术传承只是一个笑话罢了。

    萧辰擦干净了手上的药液,脸色淡然的望着江浩华,一言不发。

    良久,江浩华有些自嘲的笑了笑道:“我以为我已经很高看你了,现在发现,我还是小看了你,我承认你赢了,但是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到底是什么人?”

    他早就派人查了萧辰的底细,顺带将整个萧家祖宗十八代的历史都翻了出来,但是让人奇怪的是,除了萧辰小时候那一段时间是空白外,萧辰的一切都正常的让人奇怪。

    如果萧辰这一手惊天的医术不是祖传,那他又是如何学来的?

    他才二十出头,太年轻了,年轻的让江浩华甚至有一些恐惧。

    他隐隐的能感觉到,萧辰日后必将成为大患,需要尽早除掉,否则必将会影响到江家在海陵市的地位。

    “我说过了,你们只不过是坐井观天罢了,还有,别忘了把那两亿送到萧家来。”

    萧辰说完,十分洒脱就径直的离开了江家别墅。

    再待在这里,他怕江家的人狗急跳墙玩什么下三滥的手段,这事不得不防。

    经过萧辰这么一闹,江家的这新品发布会自然办不下去了。

    所有宾客都十分自觉的找了个借口,纷纷离开。

    不过经过萧辰这么一闹,许多人回去后都开始派人去查萧辰的底细,决定交好萧辰这位神医。

    但是萧辰几乎不理会这些人,让许多想来拜访的人都扑了个空。

    萧辰的父亲萧居正自然成为了他们结交的另一个目标。

    也因此,萧氏集团的订单突飞猛涨,是以前的十倍还多,公司规模开始飞速增大。

    ……

    海陵市医院中。

    萧辰像往常一般坐在办公室处理着琐事,他一边翻着文件报告,一边对着一旁的小李随意的问道:“上次那个做手术的病人复查了没?”

    然后却没有声音回应他,萧辰有些疑惑的抬起头看了一眼小李,只见她神色有些憔悴,脸上挂满了担忧。

    “嗯?你怎么了?”

    萧辰再次开口,小李这才回过神来,有些歉意的问道:“萧医师,你刚刚说了什么?”

    “你怎么最近有些魂不守舍的?这不是第一次了,你需不需要放个假好好休息一下?”

    萧辰关切的问道。

    小李在他刚来的时候,帮了他许多忙,而且他不在的时候,也都是小李帮忙处理北区的事务。

    于公于私,他都应该关心一下。

    “没…没什么事,我不用休息。”

    小李摇了摇头。

    她这副支支吾吾的表情就更让萧辰奇怪了。

    “有什么难处,你就直说,我萧辰也能帮的自然不会推迟。”

    小李犹豫了片刻,眼睛突然红了,有些抽泣的说道:“我妈得了白血病,晚期,治不好了。”

    “什么?”

    萧辰闻言也是一愣,他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得到。

    “那你怎么不让阿姨来治疗?”

    小李苦涩的摇了摇头道:“做化疗需要很多钱,我妈觉得治不好了,干脆不治了,在家里等死。”

    白血病晚期是治不好的,只能通过化疗延缓死亡。

    但是化疗的费用不是普通人能负担的起。

    “钱不是问题,我会给你出。而且,谁说白血病治不好的?”

    “在别人眼里,或许白血病是绝症,无药可救,但是对我来说,也不是什么太难的事。”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