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房中。

    小李坐在病床旁,手紧紧握着躺在病床上的一位中年妇人。

    妇人脸色惨白,带着呼吸机,精神状态显然不是太好。

    萧辰给她检查了一下身体,也微微皱起了眉头,癌症晚期,而且拖的太久了。

    就算做血液透析也只是治标不治本,多活几个月罢了。

    “小李,阿姨是什么血型的?”

    “AB型的。”

    萧辰闻言突兀的笑了笑道:“那就简单了。”

    “萧医师,我不太懂你的意思。”

    “跟你解释不清楚,准备输血吧。”

    萧辰没有给她解释太多。

    “萧医师,我妈有机会治好嘛?”

    小李还是有些不放心的问道。

    “放心吧,没什么大碍。”

    萧辰宽慰的拍了拍她的肩膀,走了出去。

    很快,萧辰拿着两个血袋走了进来,给小李的母亲开始输血。

    萧辰看着输流管中的血液随着针管流进了她的体内,脸上微不可查闪过一丝异色。

    这血袋中的血是他刚从自己身体的抽的。

    之所以萧辰要将自己的血输给小李母亲,因为他的血液十分特殊。

    他从五岁就开始吃师傅炼制的各种丹药,但是师傅说,这些丹药并没有完全被萧辰吸收,有很大一部分药力积蓄在他体内,融在血液中。

    当时萧辰并没有觉得有什么特别,直到十三岁那年,师傅带着他下山买东西,路过一户人家。

    一对家庭不富裕的老夫妇老来得子,可是他们七岁的儿子却得了白血病。

    师傅看这家人可怜,于是抽了一些他的血输送给了得白血病的小孩,仅仅过了一天,那对老夫妇带着儿子去医院复查发现白血病神奇的‘自愈’了。

    从那天起,萧辰就知道了自己的血液堪比液体黄金。

    他就好比西游记中的唐僧,浑身上下都是宝,不同的是,他的血肉只能治病而已。

    萧辰做好这一切就离开了病房回到了办公室。

    没过多久,小李就脸色犹豫的走了进来说道:“萧医师,我妈什么时候开始治疗啊?”

    “已经开始治疗了。”

    萧辰看了她一眼回答道。

    “萧医师,你不是开玩笑吧,我妈得的是白血病,难道不需要什么特殊治疗方法嘛?”

    在小李的印象中,萧辰每次接诊疑难杂症时,治疗手段很非常奇怪,但又恰恰有奇效。

    “我像是跟你开玩笑嘛?放心吧,不出意外,最慢两三天就会痊愈了。”

    萧辰笑着说道。

    他也没有打算把自己的秘密告诉别人,这关乎他的身家性命。

    ……

    次日清晨,萧辰刚刚回到医院。

    病房里突然传来一阵惊呼,许多医生护士都挤在病房里看着什么。

    “你们在干嘛呢?”

    萧辰开口说了一句,一瞬间,所有目光都聚集在萧辰身上,看的萧辰浑身发毛。

    仅仅过了几秒,一个人影突然冲了出来,猛得窜进他的怀中抱住了他。

    萧辰低头一看,只见小李在他怀里哭的梨花带雨,情绪十分激动。

    “怎么了?难道……”

    萧辰脸色微变,联想到了一个不太可能发生的事。

    “不是,我妈真的痊愈了!”

    小李又笑又哭的说道。

    这让萧辰有些哭笑不得,原来她是激动的喜极而泣。

    “而且,我妈她好像有一些变化。”

    小李脸色有些古怪的说道。

    “什么?”

    “你进来看看吧。”

    小李没有多说,而是带着萧辰走进了病房。

    萧辰刚进去,扫了一眼躺在病床上的小李父母,微微一怔。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所有人都用着古怪的眼神盯着他看了。

    原本躺在病床上的,是一位五十多岁,神情憔悴的农家妇人。

    但是现在,呈现在萧辰眼中的是一位一位四十岁左右,保养极好的女人。

    如果不上前仔细看,还以为这是一位风韵犹存的少妇。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别说小李等人惊住了,就是萧辰自己也没有预料到。

    他也仅仅只是知道自己的血液有治病救人的神效,并不知道还有这样的‘副作用’。

    “萧医师,太谢谢你了。”

    小李母亲看到萧辰,也是激动的要起床上前感谢萧辰。

    但是她立刻被萧辰阻止道:“你别动,你体内的癌细胞估计还没有完全消失,还需要多休息几天,以防万一。”

    萧辰又嘱咐了几句,然后出了病房。

    他刚出门,一众年轻的小护士就追了出来,一脸希冀的看着萧辰。

    她们还没开口,萧辰就已经猜到了她们想说什么。

    “别问我,我也不知道,或许是什么基因突变啥。”

    萧辰含糊的说道。

    他这话半真半假,倒也不完全是骗她们。

    众人见萧辰都这么说了,也只好悻悻的散了。

    不过萧辰治好了一位癌症晚期病人的事,像长了翅膀般飞快传遍了整个海陵市。

    很快,医院领导震动了,姜院长亲自接见了小李母亲,仔细询问了整件事的过程。

    姜院长了解完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后,除了感到不可思议外,还有对萧辰的治疗方法感到好奇了。

    按众人所说,萧辰只是给病人输了血,第二天小李母亲就痊愈了,这也太诡异了。

    姜院长带着一肚子的疑惑亲自来到了北区门诊部。

    “姜院长来了啊,请坐,我去给你泡杯茶。”

    萧辰正办公的时候,只见姜院长突然开门走了进来。

    “萧医师不必太客气。”

    姜院长摆了摆手,示意他坐下。

    “这几天,你治好了一位癌症晚期的事在外面传的沸沸扬扬,你还这么沉得住气。”

    姜院长带着些调侃的口吻说道。

    “只是一个普通病人罢了,没什么值得炫耀的。”

    萧辰不以为然的摇了摇头。

    “萧辰,你是真傻还是装傻啊?那可是癌症晚期!以现在的医疗水平,根本做不到,就是美国的NIH研究院在治疗癌症这方面也还是实验阶段,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是怎么做到的?”

    姜院长将心中的疑惑一口气讲了出来,直勾勾的盯着萧辰。

    萧辰闻言又沉思了起来,外面那些人可能比较容易糊弄过去,但是姜院长可不是那么容易糊弄了。

    “对不起,这事是个秘密,我真不能告诉您。”

    萧辰摇了摇头,很直白的说道。

    这是全世界人类的通病,一旦发现自己所不能理解的人或事物,第一反应不是去沟通、探索,而是去毁灭。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