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下子,连姜院长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虽然他很看不惯孙俊洋,但是毕竟孙俊洋是上面派来的人,起码表面上的功夫还要做的。

    他还没来得及说话,孙俊洋便直接起身,怒气冲冲的离开了,王文秀有些歉意的对着姜院长笑了笑,也跟着离开了。

    两人出了门后。

    王文秀低声说道:“我们好歹是来学习的,但是你也太不给他们面子了。”

    “面子?就这破医院?看看萧辰就知道了,这医院是什么水平,要不是上头有吩咐,我可不愿意呆在这里。”

    孙俊洋不满的说道。

    “算了,就当应付一下场面工作,过两天回去后,如实上报情况就好。”

    王文秀摇了摇头道。

    “哼,你也看到了,那个萧辰可是跟我摆谱呢,这口气我还能忍下?”

    “那你想怎么做?”

    孙俊洋沉思了一会儿道:“走,我们直接去找他,看看这个小子在干什么。”

    ……

    萧辰回到了北区门诊部,很快就将之前的事忘了干净。

    像孙俊洋这种人,大概也就是个纸上谈兵的家伙,除了一张嘴,什么都不行。

    萧辰没有继续多想,走进了门诊室准备继续工作。

    不多时,门外突然传来一阵喧哗。

    “你们不能进去!萧医师在里面给病人治疗呢。”

    话音刚落,突然大门被推开,孙俊洋大摇大摆走了进来,环视了周围一眼,跟在他后面的还有王文秀。

    萧辰正在给一位病人做些检查,见此一幕,也是微微皱了皱眉头。

    任谁在工作的时候,被人打扰都是一件很不礼貌的事,况且他还是一名医生,工作的时候更加需要安静。

    这时,小李也焦急的走了进来道:“萧医师,我拦不住他们……”

    “好了,你先出去吧。”

    萧辰面不改色,对着小李吩咐了一声。

    小李点了点头,看了一眼孙俊洋两人走了出去。

    “孙大医生,你们这是想干嘛?不知道医师工作条例?还是缺心眼?”

    对于这种脑子可能有泡的智障而言,他可不会嘴下留情。

    “你说话给我注意点!”

    孙俊洋一听这话,也顿时火冒三丈,以他的身份走到哪儿,都是被人跟在屁股后面讨好、巴结,可今天却两次被萧辰羞辱了。

    一旁王文秀也皱了皱眉头,虽然她知道孙俊洋的行为不好,但毕竟孙俊洋是她同事,两人更熟识,她也自然而然站在孙俊洋的立场上说道:“萧医生,虽然我们贸然打搅,有些抱歉,但是你说话也不应该这样吧。”

    “跟你们讲个故事。”

    萧辰话锋一转,继续说道:“有一次我路过一户人家,他家有条恶犬一直对我吼个不停,我就不理它,走了。过几天我再次路过时,那条狗居然挣脱锁链冲了出来想咬我,你们觉得我当时应该跑呢?还是拿根棍子赶走它?”

    两人都是读了十几年书的高材生,自然一下子就听懂了萧辰的画外音。

    萧辰在暗指他们就是故事里的恶犬,孙俊洋闻言额头青筋浮现,显然处于即将爆发的临界点了。

    “好一个牙尖嘴利,我告诉你,上头派我们来,如果等我们回去告诉这里的真实情况,你也不用干了,而且姜院长任用没有学历、资质的人也要受处分。”

    孙俊洋冷笑道。

    “哦,那我希望你,最好如实上报。”

    萧辰懒洋洋的点了点头。

    他这副不屑一顾的态度更是让孙俊洋气的牙痒痒。

    这种感觉就像一拳打在棉花上,使不出劲来,让人很难受。

    “我们已经让人去收集你之前的所有接诊报告了,但是我们认为这也有可能存在造假,所以你不要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

    王文秀也皱了皱眉头冷声道。

    就算不提她对萧辰的恶劣印象,就目前看来,萧辰不太可能就是那个治好癌症病人的神医。

    “绕了那么一大圈,不就是想看我出手嘛?”

    萧辰笑了笑道。

    “但是不好意思,我很忙,没工夫跟你浪费时间。”

    萧辰淡然的下了逐客令,跟他们没有什么好谈的。

    他们不相信萧辰的医术,那他说破了嘴,他们也不会信,况且他又何必在乎孙俊洋这个智障的意见呢。

    王文秀见萧辰这是软硬不吃,也皱了皱眉头,但是她眼角余光一扫,看到了躺在病床上的病人,突然眼睛一亮走了过去。

    孙俊洋见王文秀走向了病人,立刻也明白了什么,也随之走了过去。

    两人很有默契分工合作,一个查看病人报告,一个给病人检查病情,浑然不在意萧辰还在一旁。

    他们就是想抢了萧辰接诊的病人,逼得萧辰生气,这样才能找出萧辰的破绽,来对付他。

    萧辰站在一旁也没有阻止,就静静的看着他们。

    不多时,两人停了下来。

    “病人得了一种嗜血性寄生虫病,目前生命体征正常。”

    王文秀说道。

    “这种寄生虫病症,我曾经见到过,它们繁殖能力非常强,很难杀死,所以治疗起来十分麻烦。”

    孙俊洋手里拿着笔在纸上挥挥洒洒的写了一大堆道:“嗯,我列出了几种可行的方案,一,用给病人用驱虫药,先抑制病人体内的寄生虫繁殖,再用温和的方法慢慢治愈。”

    “二,用一种带有刺激性但是杀虫率高的药剂给病人服用,可以根治,但是需要评估病人受药反应,以及可能出现的意外。”

    “三……”

    正当两人讨论着治疗方案时,萧辰已经自顾自的走到了病人身旁。

    他拿出一根银针和一瓶早已经准备好的药水,然后用银针蘸上一点药水扎在病人身上。

    不到一小会儿的时间,萧辰已经在他身上扎了三十多针,而且针灸的手法很是奇怪。

    同一个穴位上,萧辰用较粗的银针扎了三根。

    而这时,王文秀回头一瞥发现了萧辰在给病人针灸,但是她仔细一看却脸色大变。

    萧辰这哪里是做针灸啊,这分明是蓄意杀人啊!

    王文秀来不及多想,立刻呵斥道:“住手!”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