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文秀这么一喊,孙俊洋也回过神来发现了萧辰在做的事。

    他起身走了过来,仅仅扫了一眼脸色就沉了下来道:“你会针灸嘛?谁告诉你针灸是这样用的?”

    “而且病人得的是寄生虫病,你居然用针灸来治疗?太可笑了,我真是不知道你给了那帮愚蠢的医院领导什么好处,他们才敢让你当医生。”

    孙俊洋此时抓住机会,就是一顿劈头盖脸的训斥。

    萧辰皱了皱眉头,只是淡淡说了一句道:“你不懂针灸就别说话,免得让我分神。”

    孙俊洋闻言突兀的笑了起来,他不仅仅是学习了西医,他在中医方面也有涉猎。

    “我毕业于京城的中医院,师从王平谷教授,虽然我没有王教授一半的中医水平,但就是个刚毕业的实习生也能看得出,你这不是在针灸,而是在蓄意杀人!”

    萧辰之前让他吃了两次瘪,他好不容易找到这个机会出口气,刚准备继续说下去时。

    萧辰回过头猛得瞪了他一眼道:“别在我耳边呱噪不休,给我闭嘴!”

    萧辰严肃起来的样子十分有威慑力,孙俊洋被萧辰的眼神吓到了,本来到嘴边的话又硬生生的咽下去了。

    “我这就去通知姜院长和保安来,这个人绝对不能再当医生了,这简直就是对病人的不负责!”

    王文秀见萧辰根本不理会他们,还是一意孤行,准备转身就去找人来。

    这时,萧辰已经完成了所有的铺垫工作,病人身上密密麻麻扎满了银针,看着都感觉到疼,也幸亏病人打了麻药睡了过去,不然早就疼的跳起来了。

    萧辰将手中还剩下小半瓶的药液给他灌了下去。

    这时,昏睡的病人突然颤抖了起来。

    走到门口的王文秀连忙又折返回头,她冲到病人身旁,使劲推开了萧辰道:“你如果还是一个有良知的人的话,就别妨碍我抢救病人。”

    萧辰见此有些无语扶额,叹了口气,到底是谁妨碍谁啊。

    “这是什么!”

    王文秀突然惊叫了一声,仿佛被什么吓到了。

    孙俊洋扫了一眼病人,也愣住了,有些艰难的吞了口唾沫,仿佛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事。

    只见病人的皮肤下有很多异物在蠕动,而且非常多,蠕动的速度也越来越快,病人也随之颤抖的更加厉害了。

    “萧辰,你到底做了什么?”

    王文秀有些惊慌的质问道。

    眼看着病人颤抖的越来越剧烈,萧辰看了一眼手表道:“时间到了,拔掉银针。”

    然而这时,孙俊洋和王文秀两人都吓傻了,呆如木鸡,根本没没反应。

    一个人的皮肤下居然密密麻麻的有东西在蠕动,简直让人不由得恐惧,像是在看泰国恶心的鬼片一样。

    萧辰皱了皱眉头,推开两人,速度极快的拔掉了病人身上所有银针。

    很快,银针全部被取下,病人身上留下了十几个很粗的针孔,还流着血。

    仅仅过了两秒不到,王文秀和孙俊洋看着病人,突然瞪大了眼睛,如果刚才他们脸上只是惊慌。

    那么现在,他们脸上就已经写满了恐惧。

    无数的小虫子顺着针孔往外钻,一条接着一条,仿佛它们受了什么刺激,想要快速逃离病人的身体。

    不到一会儿功夫,病床上就爬满了小虫子,这场面让孙俊洋两人根本接受不了。

    虽然他们之前也治疗过寄生虫病人,各种恶心的场面对于他们来说是家常便饭了。

    但是亲眼看到一条条活生生的虫子从人身上破体而出,还是感觉有些惊悚。

    萧辰盯着病人,双眼蓦然闪过一丝光芒,然而点了点道:“都出来了。”

    他对王文秀说道:“帮我把病人抬到另一张床上。”

    王文秀楞了一会儿,才点了点头和萧辰合力将病人抬到另一张干净的床上。

    他又走了回去用床单将所有虫子裹好,回头瞥了一眼孙俊洋道:“我想你既然在国外学了这么多年,应该对这种小场面司空见惯了?”

    “额…对,比这种寄生虫还恶心的,我都见过。”

    孙俊洋干笑了两声道。

    萧辰冷不丁的将裹着寄生虫的床单塞到了孙俊洋手中说道:“那麻烦你把这个拿到焚化室烧掉吧。”

    孙俊洋有些机械的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床单,咽了口唾沫,木讷的点了点头走了出去。

    孙俊洋拿着床单出了门,没过几秒中,萧辰就听到了外面传来孙俊洋的呕吐声。

    “这点小刺激都受不了,还跟我吹牛逼。”

    萧辰笑着摇了摇头。

    他拿着消毒水给病人清理了伤口,过了许久,王文秀才缓了过来。

    她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萧辰,张了张嘴又不知道如何开口。

    半晌,萧辰忙完了,脱掉了手套和制度,坐了下来。

    他从柜子里拿出一盒棉花糖,从里面拿出了一颗对着王文秀道:“棉花糖,又软又甜,吃不吃?”

    王文秀看了看他手中的棉花糖,这种长条形状,又软软的,在他手里捏着,仿佛是捏着一条寄生虫一样。

    想到这,她顿时就感觉到一阵反胃,干呕了起来。

    萧辰轻笑着又将糖放回了盒子里,收了起来。

    王文秀这才意识到,萧辰这分明是故意想看她出糗。

    不过,事实如此,萧辰面对这么恐惧的寄生虫能做到面不改色,而他们却都快吓傻了。

    一时间,王文秀叹了口气,用蚊子般的声音说了一句:“对不起,萧医师,之前言语有所冒犯,还望你见谅。”

    萧辰没有多说,只是点了点头道:“你替我照看一下病人,我还有其他病人要接诊。”

    他说完便走了出去,直到萧辰关上门离开后,王文秀才陷入了沉思,回忆着萧辰治疗的全过程。

    令她百思不得其解的是,萧辰只有二十岁,没有念过大学,接受系统的专业知识,那么他从哪学来的这一手惊人的医术。

    还有之前他的针灸手法,她回忆了一下国内最著名的几位中医教授的治疗手法,和萧辰所用的完全不一样。

    或许,这个男人身上藏着什么不得了的秘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