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平谷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姜院长心中也只好暗叹一口气。

    王平谷护短的性子他可是知道的,孙俊洋什么德行,他也知道,他就是想帮萧辰说话,估计王平谷也听不见去。

    姜院长点了点头,给萧辰打了个电话道:“萧医师,你来我办公室一躺。”

    “院长,有什么事嘛?”

    电话那头的萧辰略微有些疑惑的问道。

    “你先过来再说吧。”

    当着王平谷和孙俊洋的面,姜院长也不好说太多,含糊的说了一句就挂断了电话。

    王平谷十分悠闲的喝着茶,一旁的孙俊洋则不时回头看看门口,焦急的等候着萧辰。

    昨天他被萧辰接连打脸,这么快就能报仇,让他心中不禁有些激动起来。

    很快,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进来。”

    大门推开,萧辰走了进来,先是环视了室内众人一眼,当目光移动到王平谷身上,微微一怔。

    王平谷依旧‘专心致志’的喝着茶,看都没看萧辰一眼。

    他身旁的孙俊洋则冷笑的望了一眼萧辰,脸上带着些许得意之色。

    “王教授,萧医师来了。”

    姜院长见王平谷半天不说话,头都没抬一下,开口提醒道。

    王平谷淡淡说一句道:“俊洋,是他欺辱你的嘛?”

    他说完抬头瞥了一眼萧辰,然后整个人都愣住了。

    “老师,就是他,这人不仅欺辱了我,还口出狂言对老师您不敬。”

    孙俊洋立刻开口道,还添油加醋了一番。

    就算萧辰不承认也没关系,他可是王平谷的得意弟子,王平谷该偏袒谁,不言而喻。

    “萧…辰。”

    王平谷深吸了一口气,有些反应不过来。

    他此行的目的就是为了拜访这位小神医,本想顺路替徒弟报个仇,结果却这么‘巧合’的碰上了。

    而此时,孙俊洋依旧喋喋不休的在他耳边说着萧辰的坏话,还不时回头望了一眼萧辰。

    他见萧辰脸色淡然,一言不发,一副无所谓的态度,心中更是暗喜不已。

    这就无形中会让王平谷认为萧辰是默认了他说的话。

    一旁的姜院长也撇过头去,当做什么都不知道,虽然他知道萧辰是被冤枉的,但是以他的身份根本插不上嘴。

    王平谷蓦然站起了身,突然一巴掌扇了过去。

    “啪!”

    一个响亮的耳光。

    但是这一巴掌却是打到了孙俊洋脸上,在他脸上留下了一个深红的五指印,显然王平谷这一巴掌是用了很大的力气。

    孙俊洋直接被打懵了,王平谷不应该是打萧辰嘛?怎么会打到他?

    是他在做梦,还是王平谷在梦游,这差点让他以为王平谷神经错乱了。

    “老师,你干嘛打……”

    孙俊洋捂着脸,话还没说完。

    “啪!”

    又是一个响亮的耳光。

    王平谷在他另一边脸上又印了一个五指印。

    这下,孙俊洋彻底傻了,他看了看王平谷又看了看萧辰,委屈的差点哭出来。

    “老师,你到底是怎么了?”

    孙俊洋说完,连忙往后退了一步,拉开距离,以防再次被打。

    然而,王平谷根本没有理他,而是换上一副笑脸,十分亲切的拉着萧辰的手道:“萧老弟啊,我这不成器的逆徒是不是给你惹了什么麻烦?”

    “没有,你这徒弟……还行吧。”

    萧辰瞅了一眼孙俊洋,笑着说道。

    “来来来,快坐下。”

    王平谷拉着萧辰坐在他身边,两人就像多年未见的老友一般亲密。

    孙俊洋直接看傻了,为什么萧辰会认识王平谷,而且两人关系看起来还不简单。

    不可能啊!这完全不可能,孙俊洋完全不相信自己眼睛所看到的。

    不光是他,就是姜院长也懵逼了,这一幕也太戏剧性了。

    王平谷居然认识萧辰,还为了萧辰打了自己的得意弟子孙俊洋。

    这需要多好的关系,才能让王平谷下得去手?

    “老师,您难道认识这小子?”

    孙俊洋有些不死心的问道。

    “啪!”

    回应他的又是一个耳光。

    王平谷皱着眉头怒斥道:“不成器的东西,这位是萧神医,你居然惹到了他头上,还不快滚!”

    王平谷劈头盖脸的将他骂了一顿,孙俊洋心里有些欲哭无泪,但是他不敢质疑王平谷的话,只好愤愤的望了一眼萧辰,灰溜溜的离开了。

    孙俊洋离开后,王平谷又有些歉意的对着萧辰说道:“都是我教导无方,没想到他会得罪你。”

    “无妨,不知者无罪。”

    萧辰摆了摆手,并没有在意。

    王平谷见此暗自松了口气,他此行来拜访萧辰,是想邀请萧辰去京城。

    结果,好死不死,差点因为孙俊洋闹出了个大乌龙,幸亏他反应快。

    孙俊洋只不过是他众多出色的学生中一员,但是萧辰只有一个。

    自从上次他告别萧辰后,每次回想萧辰的针灸手法都感到震惊不已。

    就他认识的几位针灸高人中,没有任何一位比得上萧辰。

    而且萧辰才多大?二十出头的年纪,就拥有这么一身惊人医术,这就值得让他重视了。

    姜院长见两人聊的很热络,很知趣的起身道:“我好像还有一些事忘记处理了,你们先聊着。”

    王平谷只是点了点头,姜院长就笑着离开了。

    “萧老弟,我今天来其实还为了另一件事。”

    不多时,王平谷开口说道。

    “王教授太客气了,如果不嫌弃,叫我一声小辰就行。”

    王平谷已经五十多岁了,还是医学界的泰山北斗般人物,从他口里一口一个萧老弟叫着,让他有些哭笑不得。

    “你我一见如故,这就是缘分,你不嫌弃我这一大把年纪占了你的便宜就好了。”

    王平谷笑着说道。

    面对王平谷这么热情,萧辰也只好点了点头接受了。

    “你还记得我上次说的话嘛?我想请你去京城做客。”

    “去京城?”

    萧辰有些诧异,但随即摇了摇头道:“我这里有些忙,怕是走不开啊。”

    “萧老弟啊,你这一身医术屈居在这小小的医院当名医生太屈才了,而且我可是第二次来请你了,萧老弟怎么也要赏个脸吧。”

    王平谷皱着眉头,有着惋惜的说道。

    王平谷的盛情难却,而且萧辰也的确不太好意思再拒绝,只好提了个折中方案道:“这样吧,我手头上还有几个病人等着我治疗,等我将这里的事处理完就去京城,您看怎么样?”王平谷一听,顿时喜上眉梢,只要萧辰没拒绝,那就一切好说。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