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是一次航班的,能坐在一起,也算是一种缘分了。我叫胡明,不知道你们两位,该怎么称呼?”

    胡明笑着问道。

    其实,胡明主要是想问出那个京城户口的女生名字,至于萧辰叫什么,他才没兴趣,纯粹是拿来当个幌子罢了。

    “我是徐娜,叫我娜娜就行了。”

    徐娜甜甜的笑了起来,可马上就斜瞥了一眼萧辰,意有所指道:“我的小名可不是谁都能叫的。”

    她话里的意思再明显不过,暗自提醒萧辰不要自来熟,跟胡明一样叫她娜娜。

    萧辰皱了皱眉头,简直对这个京城的傲慢女孩无语了。

    她还以为整个世界都得围着自己转,什么人都会喜欢她,讨好她,真是想太多了。

    “娜娜,你也不要这么说嘛,好歹大家坐同一班飞机,都是缘分。对了,这位同学,你还没说自己叫什么呢?”

    虽然胡明对萧辰的名字没什么兴趣,可面子上还是得装一装的,显得他心胸广阔,不摆架子,连野鸡大学的差生都愿意心平气和的聊天。

    “萧辰!”

    萧辰淡淡的说道,已经有点不耐烦了。

    徐娜和胡明这两个人,显然都是一些没见过世面的小年轻。

    “哦,萧同学啊!”

    胡明点了点头,话题就这么过去了,不愿意再多理他。

    “对了,娜娜,你是京城本地人,在京城长大,应该对那里的环境很了解吧!”

    “我家境挺普通的,没什么钱,老爸一个月就给我了万把块的生活费,用完也就没了。我这一万块一个月的生活费,不知道如果在京城那里,够不够用?”

    胡明随意的说了起来,表面上说得非常卑微。

    可是,任谁都知道,一个普通的大学生,每个月生活费,顶多就千把块钱,少点的甚至只有五六百的样子。

    他一个月光生活费,就高达上万人民币了。

    多少人大学毕业出去,工作了好几年,每个月的工资都没有这么高啊!这种话,明摆着就是在赤裸裸的炫耀!

    “胡哥哥,你一个月有上万的生活费啊!你家里应该很有钱吧?一个月一万块,就算是在京城读大学的话,完全够用了。”

    “唉,你爸妈真是大方啊,给你这么多钱。我爸妈就不一样了,非常小气,每个月的生活费才四千,说什么看我以后的成绩再加钱,真是抠门!”

    能给上大学的儿子,每个月上万块的生活费,徐娜就是再傻,也能看得出来胡明的家境非常好。

    什么“家境挺普通”,分明就是富裕之家,估计每年的收入起码在一百万以上。

    这种家境条件,在京城都能算得上很不错了,几年下来,就可以在京城买套房子。

    “哪里,哪里,我们家根本算不上有钱,也只是京城中医院的一名副教授级别的医师,天天给别人打工,混口饭吃罢了。”

    胡明谦虚的说道,脸上却洋溢着骄傲的笑容。

    能评上‘教授’两个字,那么就已经踏入了上等社会,收入自然不是常人能比的。

    寥寥几句话下来,胡明就已经用一种非常谦虚的方式,把自己年入上百万的家境。

    和在国内最顶尖、最出名的医院当副教授的老爸,还有每个月上万的高额生活费,全都一样样的炫耀出来,而且不着痕迹,话说得非常委婉平和。

    看到徐娜对自己崇拜的眼神,胡明仍旧觉得不够满意。

    他的视线,又转到了萧辰的身上,想再利用这个“穷小子”一次,用他的贫穷与卑微,来更加衬托出自己的富裕和高贵。

    “萧同学,你父母每个月,都给你多少生活费啊?”

    胡明微笑着问道。

    萧辰已经有些不耐烦了,这小子泡妞就算了,还非要把他给扯进去贬低一番。

    “切,你看看他身上穿的衣服,全是些便宜货,每个月的生活费能有多少?说不定,他连一千块都拿不出来。”

    徐娜很是不屑的说道。

    “娜娜,你不要这么说萧同学嘛。其实,大家都不是什么富二代,我家只是条件稍微好一点,没什么大不了的。萧同学,你也不用太在意的,多少生活费,说出来又不会怎么样。”

    胡明做起了和事佬,却仍然在劝萧辰说出他每个月的生活费有多少钱。

    “我都说了没上大学,自然是打工了。”

    萧辰不耐烦的说道。

    这两个小屁孩,就跟两只烦人的苍蝇一样,整天在他旁边嗡嗡嗡的叫。

    你想炫耀就自己炫耀好了,非得把别人也拉上来,跟你做对比。

    就好像不踩别人一脚,就体现不出自己的优越感。

    “哦,不就是大学兼职嘛,没什么丢人的。”

    胡明一副我懂的表情,点了点头继续说道:“在海陵市这种小地方,大学生兼职一个月也就一千多钱吧,在这种小地方是足够花了。”

    徐娜则接过了话茬道:“我们京城可是天子脚下,跟你老家那种乡下小地方,完全不是一个世界。每个月消费没有三千块,饭都吃不饱。”“在我们京城里面,要什么有什么,各种各样的好处,说都说不完。不过嘛,一切的前提,都是你得有钱,处处都要花钱。像你这种没钱的穷人就惨了,只能看着别人吃香喝辣,自己每天只能在食堂里吃最

    便宜的快餐。”

    徐娜一口一个“我们京城”,就好像整个京城,都是他们家的一样。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是什么皇亲国戚,豪门世家呢!“算了,娜娜,你说这些干嘛。人家萧同学穿得这么勤俭节约,还兼职打工,想来家境不太好,肯定不会出去乱花钱的。只要一直呆在学校里,每天吃食堂的快餐,一个月几百块钱的生活费,也差不多够用

    了。”

    胡明摆摆手说道,他看似一直在帮萧辰说话,可每句话都像刀子般锋利,直接狠狠的扎在心头上。

    要是换做别人,估计这时候都要被他们这对狗男女,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的,给羞辱到心理崩溃了。

    好在萧辰并非是他眼里的“穷小子”,也不是什么“野鸡大学”的差等生,他这些暗箭伤人的“好话”,全都打在了萧辰的铜皮铁骨上,根本起不了半点作用。这两个小屁孩也是可笑,连一点生活费都能拿出来,洋洋得意的炫耀个老半天。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