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老弟,你认识他们?”

    王平谷回头对着屋里坐在沙发上萧辰问道。

    “萧老弟?”

    胡明听到这话顿时就愣住了,且不说两人年纪相差几十岁,以兄弟相称。

    单单就这说话的口吻,可见王平谷和萧辰关系是有多亲密。

    胡明就算再傻也明白了,两人真的是熟识。

    一旁的徐娜也怔住了,一句话的都说不出来。

    萧辰真的有一位朋友住在这里,而且还是一位大人物。

    胡明脸上的笑容已经凝固了,他勉强干笑着问道:“请问您叫什么?”

    纵然胡明已经明白自己输了,但是他还是想弄清楚,眼前这位是谁,能住在49号别墅。

    “我叫王平谷,恕我有客人在家,不方便和你闲聊太久,请回吧。”

    王平谷说完便‘啪’的一声关上了门。

    就在关门的一瞬间,胡明听到‘王平谷’三个字后,眼中的震惊简直无以言喻。

    他是南海医科大的高材生,父亲又是京城中医院的副教授,自然明白王平谷这三个字代表着什么含义。

    这三个字代表着国内最顶尖的中医技术,他刚入大学时,就已经把王平谷视为偶像了。

    多少医学院的学生都想成为王平谷的学生。

    这次来京城之前,他爸已经在电话里告诉他,王平谷带的一届学生助手已经毕业,准备拖关系将他送到王平谷身边学习。

    可是现在,他已经完全没有刚来时的心情了。

    自己一路上看不起的萧辰居然和王平谷称兄道弟,而他还在苦恼着怎么见上王平谷一面。

    一瞬间,胡明仿佛被抽干了所有力气,像只拔毛的鸡般焉了下去,然而失魂落魄转身离开了。

    徐娜也明白了萧辰的身份,眼中满是懊悔之色。

    如果当时她没有理会胡明的花言巧语,和萧辰好好聊天,说不定早就傍上真正的金龟婿了。

    赶走了胡明两人,王平谷关上门又坐在了萧辰对面。

    两人闲聊了一阵。

    王平谷思索了片刻就开口问道:“你明天没事的话,陪我一起去参加一个聚会吧。”

    “什么聚会?”

    萧辰好奇的问道。

    “你知道京城的三家三门嘛?”

    王平谷反问道。

    萧辰摇了摇头道:“没,还望王教授讲解。”

    王平谷也没有感到太奇怪,于是缓缓的解释道:“所谓三家三门指的是京城的六股势力,他们的势力延伸十分广,影响力也十分大,大到足以影响到国家的决策。”

    萧辰闻言不禁有些吃惊了,居然能影响到国家决策,这就有些恐怖了。“三家指的是韩、李、齐家,是京城三大世家,他们家族子弟多是军政两界的人物,和政府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三门指则是史、魏、汪家,他们分别是医、武、商各界的顶尖代表,关系网盘根错节。所以

    三家三门也称之为官家上三门,江湖下三门。”

    “这六股势力几乎可以代表了整个京城的格局,所以你若是碰到了三家三门的人切记不可随意招惹。”

    王平谷的一番话顿时让萧辰大开了眼界,估计也只有王平谷这种层次的人才能接触到常人所接触不到的高端圈子。

    “这六股势力再怎么强,难道还能无视王法不成?”

    萧辰撇了撇嘴道。

    就算势力大,也就是暗地里做些小东西方便些罢了。

    “萧老弟你可千万不要抱着这样的想法,在京城,他们就是王法!”

    王平谷第一次脸色十分严肃的说道。

    王平谷可是心高气傲之辈,一般人根本就入不了他的眼,能让王平谷都这么严肃对待的,可想而知三家三门的势力有多恐怖了。

    萧辰也点了点头,不再多言。

    “明天有一场史家举办的医术交流会,我想请你和我一同前去。”

    王平谷不急不慢的说出了心中想法。

    若只是普通的聚会,萧辰不愿意浪费时间去参加,但是这种层次的聚会就不一样了。

    萧辰很早就明白一个道理,眼界有多大,你的势力才能扩张到多大。

    而且如今,海陵市的江家依旧对他萧家虎视眈眈着,他急需拥有一定的实力来震慑住江家和一些其他意图不轨的人。

    “行。”

    萧辰没有多想就点了点头。

    ……

    百花园是京城的一所老四合院改建而来。

    这栋四合院占地不大,但是处处透露着古色古香的气氛。

    金丝楠木桌,镂空木门,上世纪的屋檐灯笼,在这里随处可见。

    之所以叫百花园,因为这里种植了无数花草,在道路两旁随处可见,花香味沁人心脾。

    萧辰和王平谷下了车在百花园门口停了下来。

    院内与外面喧哗的街市不同,这里十分安静,只微微听得到不远处一间间客房中有人低声交谈。

    他们大多围着一炉正在烧沸的茶水,相互攀谈着,每个人看起来都气度不凡。

    四周有很多下人隔着十几米站开,面无表情,看起来像保镖一样。

    “这不是普通的花草啊。”

    萧辰扫了一眼道路两旁有些诧异的说道。

    “萧老弟好眼力,这些都是一些珍惜的药草,很多都是花大价钱从深山老林中买来,价格不菲,十分难得。”

    王平谷解释道。

    这么多价值不菲的药草被当成观赏性绿化带种在道路两旁,可见这里的主人财力雄厚。

    萧辰不禁暗自咋舌。

    “但是这里的主人脾气不太好,爱花如命,曾经有人不小心踩到了一株花,被他们当众给赶走出去,所以我们要小心点。”

    王平谷刚说话,突然脚底踩到了一块石头,身体一个踉跄,惯性的往后倒走了几步。

    萧辰手疾眼快一把拉住了他,王平谷刚松了一口气,脸色却猛然一变道:“遭了!”

    只见他脚底下正踩着一株被压扁的药草,药草上的花朵也掉光了,瘪巴巴,看起来是没得救了。

    这时,站在院长里的下人目光也顺势看了过来,他们脸上并没有太多表情,但是有一个人则径直离开走进了一个房间。

    王平谷正一脸懊悔着想着办法补救时,只听见一道有些恼怒的声音传来。“是谁不长眼踩到了我的药草!”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