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胡子拉碴的中年男人,手里还拿着酒杯,皱着眉头朝着萧辰两人走来。

    王平谷看了他一眼,脸色有些尴尬的拱手道歉道:“史先生,实在对不起,弄伤了您种的药草。”

    “哼,我百花园的规矩,你又不是不知道。”

    王平谷也自知理亏,讪笑道:“我的确是不小心的,您看看这药草值多少钱,我照价赔偿就是。”

    “不小心?恐怕是不长眼吧。我史东河虽然比不了魏家的人,但是钱还是不缺的。”

    史东河丝毫没有给他面子,依旧咄咄逼人道。

    一旁的萧辰也皱了皱眉头,这人未免也太蛮横,有些得理不饶人,而且王平谷也已经解释了原因,并且道歉了。

    “史先生,这药草不过一介死物,人却是活的,何必再计较。”

    萧辰话一出口,史东河立刻瞪了一眼萧辰道:“你算个什么东西,这里轮得到你说话嘛?”

    他看萧辰是和王平谷一同前来,猜测萧辰应该是王平谷的学生。

    以他的身份地位,和王平谷说话的时候,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指责,这让更是不爽。

    这时,他们的吵闹声也引来了不少目光。

    很多人显然都认识王平谷,但是没有一个敢上前提王平谷说话。

    王平谷见史东河这么咄咄逼人的态度,也微微皱起了眉头。

    而且萧辰是他带过来的,只是替他说了句公道话,还被史东河连带着一起羞辱了,这让平日心高气傲的王平谷也忍不住了。

    “史东河,这位是我的好友,来自海陵市的萧辰,你就算有火气,别殃及他人。”

    史东河戏谑的瞥了一眼两人,十分毒舌的说了句道:“只怕是私生子吧。”

    “你说话可要注意些分寸!别仗着你是史家的人,我王平谷就怕了你!”

    王平谷闻言顿时大怒道。

    “哦?那你能拿我怎么样?”

    史东河不屑的继续说道:“今天的聚会是我史家举办的,现在我决定禁止你们参加,请滚吧。”

    不得不说史东河这张嘴是真的毒,好歹王平谷也是业界有名的人物,但是他却丝毫情面都没有给,从另一方面也看出了史家的势力庞大。

    萧辰只是微微皱了皱眉头,随即便不咸不淡的说了句道:“王教授,我们走吧,因为人不与狗争,免得失了身份。”

    此言一出,附近围观的众人立刻愣住了。

    这话里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萧辰再暗骂史东河是条疯狗。

    这话如果从王平谷口中说出来,他们不会太诧异,毕竟王平谷的身份有资格和史东河怼一下,但是萧辰不一样了。

    萧辰只不过是个二十出头,名不见经传的小年轻,在他们看来估计还是个在哪念书的学生。

    而他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去骂史东河,若不是疯了就是自信过头。

    “这小子是谁啊,口气太大了吧,居然敢骂史东河?”

    纵然许多人都十分讨厌史东河,但是他们都不敢直接说出来,只是在心中暗骂几句。

    “不过他是王平谷带来的,估计王平谷都保不住他了。”

    有人摇了摇头,心中感叹萧辰还是太年轻,说话不知进退。

    “可不是嘛,史东河的暴脾气是人尽皆知的,这些年和别人不知道结了多少梁子了,而且他还有史家撑腰,完全有恃无恐。”

    “这交流会若不是史家老大史文翔亲自发的请帖,我都不想来。”

    此时,旁观的众人一顿小声议论,大多都是有些同情的看向萧辰。

    史东河突兀的被萧辰暗骂了一句,他愣了两秒才反应过来,当即脸色阴沉的可怕。

    “来人啊,把他们两人给我乱棍轰出去!”

    史东河一声令下,原本站在院里的保镖纷纷向他们靠拢过来。

    王平谷脸色有些难看的说道:“史东河,我可是你大哥史文翔发的请帖,邀请来的,你当真不留一线?”

    “哼,那是我大哥的事,又不是我请你来的,动手!”

    史东河冷哼一声,丝毫不在意的说道。

    “住手!”

    就在此时,一道浑厚有力的声音传来,响彻了整个百花园。

    一位穿着灰色长衫的中年男人,皱着眉头朝着萧辰等人走来。

    “史家老大,史文翔来了。”

    “这下有好戏看了,史东河虽然无法无天,可是他大哥却治得了他。”

    有人小声议论道。

    史东河看到史文翔,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头,他眼珠子一转,率先开口想倒打一耙道:“大哥,这两人不仅踩坏了我的宝贝药草,还口出狂言……”

    “闭嘴!”

    史文翔一脸严肃的走了过来,狠狠的瞪了一眼史东河,顿时,史东河说到一半的话也硬生生咽进肚子里了。

    史文翔一脸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身走向王平谷,有些歉意的说道:“王教授,都怪我管教无方,劣弟若有冒犯,还望不要往心里去。”

    史文翔一开口就给人一副如沐春风的感觉,让人听起来十分舒服。

    王平谷摇了摇头道:“史先生言重了,这件事我也有责任。”

    “这位是?”

    史文翔看向了萧辰问道。

    “这是我的一位小友,名叫萧辰,是海陵市医院的副主任医师。”

    王平谷介绍道。

    史文翔闻言只是微微多打量了萧辰几眼,便没有再关注了。

    虽然萧辰这么年轻就当上了副主任医师,很有潜力,但是根本入不了他的法眼。

    能有资格参加交流会的人,最差也是教授头衔,而且要像王平谷一样在某方面有杰出的成就。

    “两位请进吧。”

    史文翔刚说完,只见史东河突兀的开口道:“等等!”

    “你又想干嘛?”

    史文翔有些不满的瞪了他一眼,示意他不要再闹事了。

    然而史东河没有理会他,而是指着萧辰道:“王平谷可以进去,他不行!”

    萧辰只不过是一个小城市的副主任医师,而且还当众辱骂了他。

    这让史东河根本咽不下这口气。

    “东河,你不要再胡闹了。”

    史文翔颇为头疼的看着他说道。

    “大哥,我可没有胡闹,这小子刚刚当着所有人的面骂我是条狗,这口气我岂能咽下?你若不信,你可以问大家。”

    史文翔闻言也望向了萧辰,要知道这事是不是真的。而萧辰只是神色自若点了点头道:“没错,是我说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