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萧辰肯定的答复,史文翔脸色也不好看了。

    史东河毕竟是他亲弟弟,萧辰的表情则太过淡定,没有丝毫道歉的意思。

    而且萧辰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若不是王平谷带来,根本没资格来参加交流会。

    王平谷眼见苗头不对,立刻开口替萧辰解释道:“萧老弟当时是心急之下为我说话,可能有些口不择言了。”

    一旁的史文翔闻言没有说话,史东河立刻心领神会,戏谑的看着萧辰说道:“你是自己跪下认错呢,还是我让人‘帮’你一把?”

    王平谷脸色着急的想开口说话,却被史文翔拉住道:“王教授,我们先进去吧。”

    萧辰和王平谷不一样,是一个可有可无的角色。

    而且他弟弟被他训斥了一顿,估计也憋了一肚子气,就让萧辰给他做出气筒,这样既不得罪王平谷,又不伤及他们兄弟感情。

    “史先生,萧老弟是我朋友,您能不能劝一下你弟弟,放萧辰一马?”

    王平谷对着史文翔说道。

    史文翔却没有回答他,而是话锋一转道:“我前些日子得了些好茶,想请王教授一起品鉴一下。”

    史文翔虽然没有直视他的请求,但是王平谷也已经明白了史文翔的态度。

    他叹了口气挣开史文翔的手,回到萧辰身旁对着史东河说道:“今天之事完全因我而起,我王平谷不可能眼睁睁看着萧老弟为我的错误负责,你有什么冲着我来。”

    史东河闻言突兀冷笑了一声道:“好一个王平谷,看不出来你还有这份气魄。那就两个一起打!把他们抓起来!”

    史东河一声令下,众多保镖顿时上前将两人围了起来。

    这时史文翔也没有开口劝架了,他已经很给王平谷面子了。

    但是王平谷不领情非要保下萧辰,这让他也有些不开心了。

    史东河毕竟是亲兄弟,手足之情重于山,王平谷只是外人,孰轻孰重他还是很明白的。

    “连史文翔也不帮忙说话了,王教授这下要遭殃了。”

    “平日里看王教授一副眼高于顶的模样,没想到他也是重情重义之人。”

    附近围观的几人不由得感慨道。

    “那有什么用?史家可是三门中人,何况这里还是史家的地盘,光凭气魄就能挡住这些身手不凡的保镖不成?”

    正当附近众人议论纷纷时,十几个保镖愈发逼近了萧辰两人。

    王平谷一脸凝重的对着萧辰小声说道:“一会儿我挡住他们,你趁机跑出去,放心,他们不敢对我下重手的。”

    “王教授,你让一让。”

    萧辰摇了摇头,对着他说。

    “你想干嘛?史家的这些保镖可都是一些练家子,一个人对付三五个成年人都不是问题,你不要硬拼啊。”

    王平谷以为萧辰是想放手一搏,立刻脸色焦急的劝诫道。

    而此时,十几个保镖围住萧辰等人后,十分有默契的同时出手,从四面八方袭来,让人防不胜防。

    萧辰眼神一冷,左手抓住王平谷将他的身躯压低,右手指间则夹着十几根银针,蓦然飞射了出去。

    “咻咻咻……”

    银针飞射出去响起了破空声。

    仅仅一瞬间,所有保镖都应声倒地,晕倒在地上人事不省,他们身上的百会穴上都精准无误的扎着一根银针。

    一时间,空气仿佛凝固了,气氛安静的可怕,只听得见史东河沉重的呼吸声。

    附近围观的众人也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不可思议的一幕。

    “这小子到底是什么人?身手不错啊。”

    “你懂什么?一个呼吸放倒十几名保镖,这种身手就是魏家的人也没几个能做。”

    仅仅一个呼吸不到的时间,萧辰就放倒了十几个训练有素的保镖,能达到这种战绩的人,就是武学世家的魏家子弟也鲜有人做到吧。

    最主要的是,萧辰看起来才二十出头啊,这么年轻就有着这么一身厉害的好功夫,不应该是无名之辈啊。

    史文翔看向萧辰的目光就不一样了,眼中的那种震惊之色和其他人完全不同。

    他仔细看了看昏迷在地上的保镖,他们身上的银针位置。

    ‘银针射穴!’

    史文翔深吸了一口气,压下了心头的巨震。

    史东河完全怔了一下,立刻反应了过来,他眼神瞬间变的狠辣起来,身形一动想要对萧辰出手。

    “住手!”

    史文翔蓦然一声大吼,叫住了史东河。

    “大哥,他都打伤了我们十几名保镖了,你还护着他?”

    史东河有些恼火的说道。

    “不成器的东西,你以为你能打得过萧先生嘛?”

    史文翔训斥道,而且他对萧辰的称呼也变了。

    “我……”

    史东河脸色青红一阵,他其实也没有把握打赢萧辰,但是这种情况下,他若是认怂,岂不是面子都丢尽了。

    史文翔没有再理他,而是十分出人意料的笑着走到萧辰面前,十分诚恳的说道:“萧先生,这件事是我们的错,希望您不要介意,里面请,我们会用最好的规格来招待你,还望您忘记这些不愉快的事。”

    “这是先打一棍子再给一根萝卜嘛?”

    萧辰不动声色的讥讽道。

    史文翔变脸变的如此之快,不仅所有人都不明白,连他的亲弟弟史东河都看不懂了。

    史东河可是十分了解史文翔的,史文翔为人十分精明,眼光独到,他的做的决定从来都没有错过。

    史家这几年来一直壮大,也全归功于史文翔的英明决策。

    这也让史东河一直对他哥哥非常信服。

    史东河带着一肚子的疑惑,闷闷不乐的转身就准备离开。

    只见史文翔突然叫住了他道:“东河,过来,给萧先生道个歉。”

    史东河和史文翔对视了一眼,持续了一秒后,他暗叹了一口气,不情不愿的开口道:“对不起,我错了。”

    他不知道史文翔为什么要这么讨好萧辰,但是想来史文翔一定有他的目的。

    “萧先生,您看……”

    史文翔目光灼灼的看着萧辰,想知道萧辰的态度。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萧辰也只好点了点头,就算这事过去了。

    “那萧先生里面请!”史文翔见此,眼中微不可查闪过一丝喜色。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