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文翔带着萧辰两人走进了一间厢房,厢房中摆设很精简,一旁是书柜,门口摆着一个铜人,上面标注了人体所有的经脉穴道。

    桌子上点着安神香,让人闻了感觉心旷神怡,显然这应该是史文翔专用的厢房。

    “史先生烧的这是什么香,有点像沉香但又有些不同。”

    王平谷有些惊讶的问道。

    史文翔笑吟吟的摸了摸下巴的胡子道:“你们可以先猜一猜。”

    王平谷思索片刻,摇了摇头,显然没有太好的答案。

    “这是青桂香,与沉香同出一树,但是这里面烧的香,还夹杂了五六味药草。”

    萧辰一开口,史文翔更加诧异,他点了点头道:“萧先生厉害啊,这都能闻出来,不知道萧先生能不能猜出来,这多加的几味草药是什么?”

    萧辰闭上眼睛,仔细闻了闻,然后指着门外的道路两旁的花草道:“没猜错的话,应该是那几种。”

    “哈哈哈,我果然没有看错人,萧先生说的不错,这香是我特制的,常年闻此香有调养心肺、清心明目的功效。”

    三人闲聊了十几分钟,很快百花园已经来了不少人。

    这个交流会并不是需要人主持的,大多都是三五成群,相互交流一下医术感悟。

    史文翔和萧辰闲的很欢,反而王平谷被晾在一旁了,显然他的注意力都在萧辰身上。

    王平谷很十分识趣的找了个理由离开了

    王平谷离开后,史文翔沉吟了片刻,手里拿出了一根银针把玩着。

    “萧先生,我心里一直有个问题,不知当讲不当讲。”

    “史先生但说无妨。”

    史文翔点了点头将银针放在桌子上,直视着萧辰问道:“敢问萧辰师承何人?会哪里学的这一手银针射穴?”

    “抱歉,我师傅喜欢清净,所以不想让别人透露他的信息,至于你口中的‘银针射穴’,在我看来不值一提。”

    萧辰不以为然的说道。

    “不值一提?”

    史文翔微微一怔,苦笑道:“这招‘银针射穴’是我史家祖传的招式,除了嫡传族人外,其他人根本没有资格窥探。”

    “而且,据我来看,你的‘银针射穴’已经练的炉火纯青了,力道、分寸丝毫不差,我远不如你。”

    史文翔眼神有些复杂的看着萧辰,让他亲口承认自己不如一个二十岁的小伙子,心中也有些五味杂陈。

    萧辰摇了摇头道:“你口中所谓祖传的‘银针射穴’招式,只是我闲来时练习的小把戏罢了。”

    史文翔一直盯着萧辰,想从他的脸上看出一些端倪,但是丝毫作用都没有。

    他不知道萧辰说的话是真是假,如果是真的,那么萧辰的潜力之大就太夸张了。

    自己家族的不传之秘居然被萧辰无意给学会了,说出来未免太过讽刺。

    “不知道萧辰能做过同时射出几根银针?”

    史文翔又问道。

    “那得看我要对付几个人了。”

    萧辰随口回答道。

    这个答案让史文翔都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他起身从柜子里拿出三卷针袋,然后展开放在桌子上,粗略一数,大概有上百根还多。

    “还请萧辰不要藏拙,让我开开眼界。”

    史文翔的姿态放的很低,以至于让萧辰都猜不透他想干嘛,不过他能感觉到史文翔应该是没有恶意的。

    萧辰没有继续多想,双手齐动,飞快的从针袋上抽出银针,而后飞射向门口的铜人。

    史文翔睁大了双眼,努力想看清萧辰的动作,但是只见眼前一片恍惚,不到三秒的时间,桌子上只剩下空空如也的针袋了。

    他有些愕然的转头望向了门口的铜人,双眼蓦然睁大,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

    门口的铜人身上竟然扎满了银针,全部都准确无误扎在了经脉穴位上,地上没有一根落下的银针。

    要知道这铜人身上的穴位孔也只是比银针稍微大了一点点,萧辰一次性连续飞射出上百根银针,全都扎进了穴位孔,这需要对力道、分寸的掌控达到一种人针合一的地步。

    而能达到这种程度的,别说是他,就是整个史家上百年来,也没有一个人能做到。

    史文翔倒吸了一口凉气,随即眼中满是兴奋之色,他仿佛发现了什么稀世珍宝一般,目光灼灼的看着萧辰。

    萧辰被他这么看着,心里不禁有些发毛,心里暗自嘀咕,这特么不是个基佬吧。

    他还没来得及多想,只见史文翔突然跪了下来说道:“求萧先生帮帮我史家!”

    萧辰略微一怔,立刻扶起他说道:“史先生为何行此大礼?有什么事你直说便是。”

    史文翔叹了口气,眼神中透露着一丝神伤。

    “我史家一直上百年来,一直都是‘医武双修’,两者互补互缺,这样才可以发挥医术的最大作用。”

    萧辰点了点头道:“不错,可是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萧辰也有些纳闷,他和史家唯一的共同点,可能就是同为医武双修了。

    他修炼的《九品玄典》同样也是医武双修。

    如果光有一身顶尖的医术,根本发挥不了其最大的作用。“但是医武双修也有一个致命的缺点,就是一心两用会导致在练功时出现意外,我的老太爷就在两年前因为练功出现意外,导致全身瘫痪,经脉穴位错位,需要用银针同时刺激一百零八个周天穴位才有可能

    恢复,可是我们史家却没有一个人能做到,只有你能做到!”

    史文翔说完,带着请求的目光看着萧辰。

    从萧辰使用银针击退一众保镖的时候,他就感觉到了萧辰的不凡,但那时他还没有觉得萧辰有能力治好史老太爷。

    可就当萧辰连续射出一百根银针准确无误扎在铜人身上时,他的心思就活络起来了。

    萧辰终于明白了史文翔为何一开始就对他青睐有加,想到这,他也释然了。

    同时使用银针刺激一百零八道穴位,难度可不小。

    而且针灸这方面,因为每个人的力道都不同,所以也不存在能分工合作。

    “我可以试试,但是我不能给你保证,毕竟我也没有尝试过。”

    萧辰给了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但是史文翔听到这话就已经很高兴了。“事不宜迟,萧先生不介意的话,我这就带你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