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先和王教授打个招呼吧,免得他到时候找不到我。”

    萧辰毕竟刚来京城,人生地不熟,王平谷是他在这里认识的唯一一个人。

    “不碍事,我会派人告诉他的。”

    史文翔说完就拉着萧辰往外走,这也让萧辰有些无奈。

    两人出了门,就有司机开了一辆车过来接他们。

    车子开了大约半个小时,停在了一栋古宅大院门口。

    虽然京城是古都,但是到如今还能保留下来的古建筑已经很少了。

    大多不是被拆迁盖大楼,就是被人破坏了。

    遗留下来的古宅十分罕见,价格也是极其高的。

    史文翔带着萧辰从后门进去,直奔大厅。

    他路上遇到一个下人,招了招手吩咐道:“去,通知我几个叔叔来大厅,我邀请来了一位贵客。”

    良久,史文翔陪着萧辰在大厅等了片刻,门外一起走进来三位老者。

    这几人看起来都六十多岁了,但是精神状态很好,双眼炯炯有神,显然很注重保养身体。

    “几位叔叔来了,请坐。”

    史文翔起身,态度恭敬的说道。

    “文翔啊,这史家已经是你当家了,怎么好端端让我们几个一把老骨头的人来议事厅了,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嘛?”

    一位蓄着长胡子的老者问道。

    史文翔点了点头道:“的确有重要的事,先介绍一下,这位是萧辰,他是我请来为老太爷治病的。”

    史文翔话音刚落,只见那长须老者立刻训斥道:“胡闹!老太爷已经瘫痪多年,就是我们几个都没有办法治好老太爷,你让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来替老太爷治病,只怕是想害死老太爷吧。”

    “三弟说的对,此事事关重大,不能如此轻率的决定。而且这小子有什么能耐能治好老太爷。”

    另一位白衫老者也点头附和道。

    萧辰看起来不过二十出头,这么年轻,就算会医术,又能厉害到哪里去。

    医生都是年纪越大越吃香,医学知识可以让人教,但是经验这东西,只能意会不可言传的。

    “三叔,二叔,这位萧先生的医术不在我之下,而且我亲眼见他连续飞射出上百根银针,准确无误的扎进铜人穴位孔里!”

    史文翔急忙解释道。

    “他会银针射穴?”

    史文翔的话让三人不禁重新打量了一眼萧辰。

    他们可是知道史文翔的性子的,绝对不会说假话。

    这样看来,他们的确是小看了这位二十出头的小子。

    长须老者还是摇了摇头道:“就算此人真有你说的那么厉害,那也没用,想治好老太爷,必须得修炼《八脉针灸秘本》,这秘本是我史家不传之秘,怎么可能给外人看?”

    史文翔闻言,脸色阴晴变幻了数次,他从小和老太爷最亲,如今眼看就有机会治好老太爷,可是却碍于家规不能做。

    “三叔,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你们再考虑一下吧。”

    史文翔哀求道。

    白衫老者长叹了一口气道:“文翔,我们史家能在百年内就力压众多世家,被各方势力忌惮,从而一跃成为江湖下三门,全是因为这秘本,如果让一个人外人学了去,这后果有多严重,不用我多解释吧。”

    “可是,你们难道真的愿意眼睁睁看着老太爷一直病下去嘛?”

    史文翔不死心的反问道。

    “老太爷一心为了家族繁荣昌盛,你若是知道为了救他,会让秘本泄露,我相信他也会做出跟我们一样的决定。”

    一旁的萧辰一言不发,看着他们几人争吵着。

    他心里也有些同情史文翔,他不像他的几位叔叔,十分势利,一切都为了自己的利益考虑。

    “如果我把《八脉针灸秘本》给你,你觉得他有几分把握治好老太爷?”

    一直没有说话的那位青衫老者突兀的开口问道。

    史文翔闻言脸色一喜道:“我已经见过了萧先生的实力,我相信他至少有八成把握能治好老太爷。”

    “好!就把秘本给他,但是在治好老太爷之前,他不能离开史家。”

    青衫老者淡淡的说道,他语气的仿佛是给萧辰下命令般,不容置疑。

    “大哥,这事……”

    青衫老者摆了摆手道:“此事不用多谈,我决定了。”

    他说完从怀里拿出一本黄皮小书,皱巴巴的,显然有些年头了。

    史文翔欣喜的上前拿过秘本,将书递给了萧辰。

    然而萧辰却没有接,他冷冷的说道:“史先生,你请我来为人治病,按理来说我不该拒绝,可这句‘没治好老太爷之前不得离开史家’,是什么意思?”

    从头到尾,他一句话都没有说,这几个人趾高气昂的态度让他很不爽。

    “哼,小子,你不要不识抬举,我们连祖传的秘本都交给你了,你别得了便宜还卖乖。”

    长须老者勃然大怒猛得一拍桌子说道。

    史文翔可是深知他三叔的暴躁性子,一言不合就会动手。

    他立刻打圆场道:“三叔你先消消气。”

    “萧先生,我几位叔叔说话可能有些不好听,但他们都是怕秘本有什么闪失,希望你能理解。”

    史文翔对着萧辰赔笑着解释道。

    萧辰心中暗叹了一口气,史文翔的话说的太漂亮了,让人没办法拒绝。

    他点了点头道:“好。”

    “那我带你去客房安顿下,明天,我们一起去看看老太爷的病情。”

    史文翔终于松了一口气,亲自带着萧辰去客房。

    两人走后。

    长须老者冷哼了一声道:“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居然敢这么跟我说话。”

    “大哥,你是不是糊涂了,这秘本你怎么能给外人看呢?”

    坐在之前的青衫老者脸色淡然的端起茶杯,不急不躁的喝了口茶道:“放心,我不傻,这秘本除了我们史家人,没有人有这个命去看。”

    “大哥,你的意思是…?”

    长须老者好像明白了什么,疑惑的看向了他。

    “不管他能不能治好老太爷,等这事一了,找个机会把他永远留在史家。我只相信只有死人才不会泄露秘密。”青衫老者淡然的放下茶杯,眼中猛得闪过一丝寒芒,让人不寒而栗。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