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不觉,天色也晚了,萧辰坐在客房里,拿出了那本《八脉针灸秘本》。

    以萧辰的眼力来看,这应该是一本手抄本,上面的毛笔墨水也有些褪色了。

    他翻开第一页,认真看了起来,足足片刻钟,他的脸色变化很精彩,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一样。

    “卧擦,这不是我修炼的《九品玄典》第六篇,针灸术嘛!”

    萧辰蓦然瞪大了眼睛,眼中满是不可思议。

    他又仔细检查了一遍,对比着脑海中早已经背的滚瓜烂熟的《九品玄典》。

    良久,萧辰合上了书,深锁着眉头,在思索着什么。

    这本书和《九品玄典》第六篇的差别就是,它是残缺的!也就是说它只记载了第六篇的三分之一不到的内容。

    萧辰记得他师傅说过,这世上知道《九品玄典》的人,只有他们两个活人。

    上一个修炼这书的人,是师傅的师傅,已经死了三百年了。

    那么,这本疑似‘盗版’的《九品玄典》是从何而来?

    萧辰满脑子都是疑问,他感觉这个疑问,整个史家或许只有那么素未见面的老太爷能解释。

    ……

    一夜无眠,清晨,史文翔就过来敲门。

    萧辰早就等着了,很快就开了门,两人一同前往去看看史老太爷的病情。

    “萧先生,那本《八脉针灸秘本》你看的怎么样了?可有疑问,我也学过这书,或许可以给你解惑。”

    史文翔好心的问道。

    萧辰摇了摇头道:“没有,只是我有一肚子其他问题。”

    “哦,但说无妨。”

    萧辰没有多说,这事就算他问了,估计史文翔也不知道。

    史文翔见萧辰不愿意说,自然也不会自找没趣去问。

    两人很快就来到了一所安静的小院,门口还站着两个下人。

    “史先生。”

    两人看到史文翔,恭敬的开口道。

    “嗯,老太爷状况怎么样了?”

    “还是和往常一般无异。”

    史文翔点了点头,和萧辰一起推开门走了进去。

    萧辰刚一入门,扑面而来的一股浓郁檀香味让他皱了皱眉头。

    史文翔仿佛看出了萧辰的疑惑,开口解释道:“这是古法,用檀香刺激瘫痪病人的感官。”

    萧辰没有多说,快步上前走到床边,床上躺着一位须发皆白的老人,老人满脸的褶皱表明了他经历过的岁月。

    老人睁着眼,怔怔着望了一眼萧辰和史文翔,但是无法说话,显然他还是清醒的。

    “老太爷,这位是萧先生,我请他来给您治病的,放心,再等几天就好了。”

    史文翔细声说道。

    萧辰站在一旁,双眼蓦然闪过一丝光芒。

    “经脉错位,气血逆转,最后导致全身瘫痪,这应该是练功太过急功近利造成的。”

    萧辰一下子就直切要害,点明了病因。

    史文翔点了点头道:“不错,萧先生,你需要上前仔细做些检查嘛?”

    “不用了,现在开始治疗吧。”

    “什么?”

    史文翔有些以为自己听错了。

    “萧先生,老太爷的病,需要用……”

    史文翔的话说一半就被萧辰打断道:“放心,我从不做没有把握的事。”

    史文翔犹豫了片刻,还是让开了,就算不行,只是试一试应该也没事。

    萧辰拿出了针袋,从上面取下一根银针夹在双指间。

    萧辰深吸了一口气,手起针落扎在手太阴肺经上。

    人体有共有十二经络,是人身上的经络系统的主体。

    其简单的可分手三阳经、手三阴经、足三阳经、足三阴经。

    这十二经络是非常重要的,寻常练武之人如果不小心伤了经络,轻则功力倒退,重则一命呜呼。

    像史老太爷这种,则是经络错位,导致气血无法流通。

    中医上说,人有精、气、神,其中精则是精血,最为重要。

    精血无法顺畅的流通,人就会生病。

    萧辰要做的则是疏通史老太爷的经络,让气血流通顺畅。

    他手上丝毫没有停顿,紧接着两针扎进手少阴心经和手阳大肠经。

    三针下去,史老太爷的左手手指微微动了一下。

    史文翔敏锐的看到了这一幕,脸上有一丝兴奋之色。

    萧辰继续取出银针,飞快的扎进了手少阳三焦经、手太阳小肠经、足阳明胃经、足少阳胆经……等其余九处经络上。

    “呃…”

    床上的史老太爷微不可查的发了一道声音。

    “有效果!”

    史文翔极为欣喜的抓住了史老太爷的手说道:“老太爷,您马上就好了,再忍耐一下。”

    萧辰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将史老太爷的上衣给脱了下来。

    现在只需要完成最后一步,也就是最难的一步,刺激一百零八个穴位就好了。

    这一百零八个穴位又称为大周天穴位,这上面的穴位全部都在十二经络上。

    萧辰微微屏息,而后双手速度极快的取针、拔针、落针,整套动作如同行云流水般一气呵成。

    史文翔只能看到萧辰的双手在史老太爷身上不停的运动着,竟隐隐出现了一道道幻影。

    史文翔暗自心惊之下,也对萧辰治好老太爷更添了几分信心。

    床上的史老太爷已经渐渐有了知觉,但是还没有恢复说话的能力,他勉强转过头望着萧辰,那双沧桑的眼中透露出了一丝惊疑不定的眼神。

    萧辰太像一个人了,竟一时间让史老太爷看着萧辰陷入了回忆。

    说时迟,那时快,萧辰猛然长舒了一口气道:“好了!”

    史文翔急忙上前去查看史老太爷的情况。

    而这时,房门突然被推开。

    史文翔的三位叔叔带着五六个家丁冲了进来,气势汹汹的将萧辰围了起来。

    而外面也传来了一阵脚步声,显然有更多人逼近了过来,将这个小院给围的水泄不通。

    “大叔,二叔,三叔,你们这是?”

    史文翔一脸茫然的看着他们,根本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文翔,你闪开点,免得伤到你。”

    青衫老者淡淡的开口道。

    史文翔猛然脸色一白,他若再猜不到他的这几位叔叔要干嘛,那就是傻子了。长须老者冷笑着看着萧辰道:“你的确是个人才,小小年纪就有了如此了得的医术,可惜啊,你看了你不该看的东西。”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