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文翔几位叔叔的态度已经很明确了,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

    史文翔虽然明面是史家的当家人,但是其真正的权利很有限。

    他一脸悲戚的望了一眼萧辰道:“萧先生,我……”

    萧辰是他亲自请来为史老太爷治病的,结果自己家人却恩将仇报,这让史文翔根本无颜面对萧辰,一时间都不知道怎么说话。

    萧辰皱了皱眉头,他是真的有些生气,这几个老不死的原来一直都在算计他。

    “几位叔叔,我史文翔自诩为做人光明磊落,今天我求你们能不能放萧先生一马。”

    史文翔依旧不死心的哀求道。

    “动手,死活不论!”

    长须老者没有理会史文翔,冷漠的一声令下,众多家丁立刻冲向了萧辰。

    正当众多家丁气势汹汹的逼近萧辰时,萧辰眼中也闪过一丝杀机。

    有时候,拳头才是最大的道理!

    “都给我住手!咳咳……”

    突兀的一道苍老的声音传来让所有人都愣住了。

    他们的目光不约而同的望向了病床。

    只见病床上,史老太爷十分勉强的坐直了身体,指着史文翔的几位叔叔说道:“我平日里就是这么教你们的嘛?我史家虽然不是什么名门望族,但是做人最基本的道理还是知道。”

    “老太爷,这小子看了《八脉针灸秘本》,他只是个外人,如果他将秘本泄露出去,我们史家的地位恐怕就保不住了啊。”

    长须老者急忙说道。

    “我虽然瘫痪了,但是我不聋,我都听见了。”

    史老太爷生气的说道。

    “那老太爷的意思是?”

    青衫老者皱了皱眉头,望向了他。

    秘本是史家能继续繁荣昌盛下一个百年的宝贝,这东西的重要性,他不信史老太爷会不知道。

    史老太爷没有理会他们,而是和蔼的对着萧辰招了招手道:“你叫萧辰是吧,过来,在我身边坐下。”

    萧辰没有多说,走了过去坐下。

    他倒不是怕了这些人,需要史老太爷解围。

    他只是不想大开杀戒,把事情闹的太大,毕竟这是一个法制社会。

    他若是被史家杀了,估计这事也就被压下去了,没有人会再提起他。

    可若是他血洗了史家,这事明天立刻就会成为国内最轰动的新闻。

    毕竟他和萧家在那些大人物眼里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角色,三家三门的其他势力为了维护他们的尊严,一定会拿萧辰杀鸡儆猴,说不定还会牵扯到他的家人。

    说到底,还是他的实力太弱了,没有资格让其他人忌惮和重视。

    史老太爷上下打量了一眼萧辰突兀的问道:“司徒信鸿老先生和你是什么关系?”

    萧辰听到这个名字,猛然一震,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史老太爷。

    司徒信鸿正是他师傅的名字,但是除了他之外,几乎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名了。

    连萧辰平日里都是称呼他为史(司)师傅。

    虽然萧辰眼中的震惊只是一闪而逝,但又怎么可能瞒过史老太爷的眼睛。

    “你先告诉我,你又是怎么知道他的。”

    萧辰出于警惕,没有直说他们的关系。

    从他来到史家后,种种迹象都表明史家和他师傅有些什么不同寻常的联系。

    史老太爷点了点头,眼神陷入了回忆。

    “当时还是清朝末年,我才十三岁,我父亲给当地县令治病,却因为能力有限治不好他,从而得罪了当地县令,县令给我父亲三天时间,说如果治不好他,就将我们全家都抓起来。”

    “我父亲迫不得已做好了赴死的准备,将我带进深山让我藏起来。我就是在那时候遇到了司徒信鸿老先生,老先生同情我的遭遇,便将《八脉针灸秘本》传授给了我,并且告诉我如何去医治县令的病。”

    史老太爷缓缓说完这一段秘史。

    史文翔和他的几位叔叔也是第一次听到史老太爷亲口说出《八脉针灸秘本》的来历。

    他们听完后都不约而同的感叹史老太爷年轻时的奇遇,同时也暗自猜测起来,这位司徒信鸿老先生究竟是怎样一个神人。

    萧辰听完后,心中早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

    “敢问,您今年高寿?您遇到司徒信鸿的时候,他看起来多大了?”

    萧辰没头没尾的问了这么一句。

    “老夫今年九十一了,也算是活够了。至于老先生当时看起来应该也有五六十岁了吧。”

    史老太爷自嘲般的笑了笑道。

    萧辰深吸了一口气,脑子里却出现了一个不可能的想法。

    他师傅可能已经快二百岁了!而他和师傅一起待了十五岁,他师傅如今看起来还是五六十岁一般。

    如果他师傅不是穿越了,那他师傅可能就是个‘老妖怪’了。

    按照现代医学的解释,人的寿命平均只有七十岁左右,有一些极其特别的高寿老人能活到上百年。

    但是那些高寿老人活到上百岁后,基本都失去了自主生活能力,身体早已经老朽不堪。

    而他师傅呢,且不说身手比年轻人还敏捷,容貌还是五六十岁的模样。

    细思极恐,这让萧辰一时间再次回忆起了他师傅醉酒后说的一句话。

    他师傅曾说自己考过状元,科举制早已经废除了一百多年,当时他只觉得师傅是喝多了说胡话,现在想想,他师傅可能说的是真的。

    “萧小友,我已经跟你说了这么多了,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

    史老太爷开口将萧辰从沉思中惊醒。

    萧辰脸色复杂的说道:“他是我师傅,而且他还活着。”

    “什么?”

    此言一出不仅史老太爷懵了,就连史文翔和他几位叔叔都愣住了。

    他们完全无法消化萧辰的这句话中的所蕴含的巨大信息。

    尤其是史老太爷的三个儿子脸色变化最为精彩。

    他们想杀的人,居然是史家恩人的徒弟,而且他们视为珍宝的《八脉针灸秘本》,萧辰肯定早就会了,甚至懂的比他们还多。

    如果这是的话,未免有些太过讽刺了。而那位司徒信鸿老先生如果这么多年过去了,依旧还活着,难不成是神仙嘛?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